王老爷子开着吉普车穿大街过小巷,十来分钟后,将车开进一条小弄堂里。

将车停在最里面一栋洋房门口,陈大河下车抬头往上看,嘴里还啧啧有声,“行啊老爷子,一个人住个四层别野,你就不怕闹鬼啊?!”

“你家才闹鬼,不会说人话啊,什么别野,这叫别墅。”王老爷子将车门锁好,正准备去开门,结果大门咔擦一声从里面打开。

“哟,王局长回来啦,”开门的老大妈很是热情,笑呵呵地问候着,“今天没去单位上班?”

“啊,”王赟笑得跟个弥勒佛似的,点着头说道,“今天孙子过来,请了天假去接他。”

“哎呀,真俊的小伙子,”老大妈看着陈大河,就跟看女婿的丈母娘似的,捧着手连连点头,“要是我闺女没嫁人,肯定请人到您家说媒去。”

“哈哈,”王老爷子打着哈哈,“没嫁人也晚啦,我孙子早结婚啦,”

随后又看着老大妈挎着的竹篮,“您这是要去买菜吧,再晚可就没好菜啦。”

“哟,”老大妈一拍额头,连忙往外走,“我得赶紧去,回见啊。”

“回见,”王赟摆着手,这才推开门往里走。

“什么情况啊这是?”陈大河跟在身后小声说道,“这么快就定好,都同居啦?”

“去你的,”王老爷子一个马蹬蹄,差点把他给踢下去,“怎么说话的,这栋楼总共住了十几户,我在二楼,刚才那个是我邻居。”

“哦,原来是这样,”陈大河点点头,沿着狭窄的楼梯往上走,随口问道,“王老头,刚才我听她叫你局长,什么局的?”

“文化局,”王赟也随口答道,“其实就是个副局,也没怎么去上过班,主要工作还是在尚海博物馆,我兼着副馆长。”

“不行啊你,”陈大河瞪着眼睛,“你看看人家罗老头,学生都快成文化部的副部级了,自己也三天两头往紫禁城跑,你这还没人家学生位置高,不行,差得太远!”

他说的自然是翟国新,依靠文化交流中心的成绩,如今他早就实际主持副部长的工作,主要负责对外文化交流与合作,只不过要等过会之后,才能正式做上副部的位置,到了这种高度,就不是随随便便能够上位的,该走的流程一步都不能少。

王老爷子依然不为所动,气喘吁吁地爬到二楼,掏出钥匙打开一扇房门,撇着嘴说道,“我要是想当官,故宫博物馆当家人的位置都是我的,还能比那个满口胡话的罗老头差?其实啊,正好相反,我就不爱沾这东西,要不是在博物馆干能接近那些宝贝,我连这个副馆长副局长都不爱干!”

“呵,口气倒是不小,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陈大河表示鄙视,但在心里却一点也不意外,他一个,黄老爷子一个,这两人似乎都对从政不感兴趣,如今坐的这个位置,与其说是当官,还不如说是为了减少点麻烦,或者为了其他方便而已。

嘴上说着话,跟在王老爷子身后进屋,陈大河转着脑袋看了看。

二十来平米的面积,一房一厅的格局,一眼就能看到底,陈大河站在房间门口,摇着头说道,“老爷子,你干嘛不换套好点的房子,这儿也太小了吧。”

“我一个孤老头子,要那么大的房子干啥,”王赟一屁股坐到躺椅上,冲着陈大河挥挥手,“倒水。”

“到底谁是客人啊?”陈大河黑着脸,走到五屉柜旁,提起上面搁着的开水瓶倒了两杯水,

一手一杯走到椅子上坐下,然后将水搁到茶几上,才继续说道,“大小也是个副局,这待遇,差了点啊!”

“已经不错啦,”王老爷子拿起水杯喝了两口,笑着说道,“你以为这是上剅啊,这是尚海!自古有云,长安居,大不易,尚海不是长安,但有过之而无不及,好多一家五六口挤在十几平的筒子楼里,还没我这儿宽敞呢,人呐,得知足!”

“要我说,不知足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源!”陈大河也端着水杯胡扯,“都知足了,谁还去奋斗?”

随即突然想到一个事儿,便侧着身子,看着王赟小声说道,“老爷子,你不有配车吗,干嘛不去稍远点的地方弄套大点的?浦西是很挤,可浦东宽敞啊!”

“这你就不懂了,”王老爷子拿眼睛斜瞄着他,“尚海人有句老话,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栋房,那地方,忒荒,不宜住人!”

“那还有句话听过没?”陈大河笑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就算风水轮流转,轮也该轮到浦东了吧。”

一听这话,王赟刚准备反讽,却突然顿住,眯着眼睛看着他,“小子,你这话里有话啊,难不成,上头有意动动尚海?”

由不得他不怀疑,这小子身居京城,边上又有个常往紫禁城跑的罗老头,指不定能听到什么消息。

只是,以他的推测,时间不对啊。

“别瞎猜,”陈大河一摆手,“南方的试验田都还没丰收呢,动什么尚海啊,要动,起码也得是试验田见成效之后,”

陈大河说着,又将声音压低,故作神秘的样子,“你想想,尚海那是什么地方?几十年前就被称为远东巴黎,要是改革真有成效,上头能不把成功经验,第一时间引到这里?”

王老爷子点着头没说话,这样才对嘛,和自己猜想的差不多。

“小子,”王赟心里一动,突然看着他说道,“你是不是想,让我替你在浦东买几块地放着?”

“不要,”陈大河果断摇头拒绝,“没想过,还有,买古董的事你自己知道就行,要是被人揭发暴露了,只管往洪门身上扯,别搭上我。”

如果是去年王赟提这个,说不定他还真会同意,请老爷子给他物色几块好地,然后用琼斯公司的名义买进,等到十几年后再一开发,少说也是几百倍的利润,但现在嘛,得低调,凡是能不动的就坚决不动,省得引火烧身。

但是现在不动,等十年之后,那时候也肯定是要动一动的。

而王老爷子也竟然满意地点着头,“不错,不错,沉稳不冒进,比那些年的时候强多了,看来这两年跟着罗老头没白混。”

陈大河满脸囧然,关罗老爷子屁事,得感谢美国财团好吧。

平时王赟一日三餐都是在外面解决,从来没在家里开过火,今天陈大河来了,自然也不会劳烦他亲自动手,在家里稍作休息,便带着陈大河到城隍庙一带逛了逛,顺便吃了个胃饱肚圆,晚上在家里将就一宿之后,第二天一早,就将他送到机场返回北金。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