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赟吃力地推开仓库的铁大门,陈大河赶紧上去帮忙,推开门之后,王赟在挨着门的墙边摸索了一阵,随着一声咔嚓,仓库里一排白炽灯被拉亮。

还不等陈大河看清楚里面,王赟又按着陈大河的肩膀将他往里一推,随后便把门给关上。

适应了几秒之后,陈大河才看清里面的样子。

一座典型的大仓库,宽约二十来米,深应该有五十米,这里面至少有上千平米的面积,在靠里边还隔出一个二层的铁架楼,通过一座焊死的铁架楼梯通往上面。

看不清楚二楼有没有东西,倒是在铁架下面,整整齐齐地码放着几排大木箱子,粗略看上去大概有五六十个。

收好钥匙,王赟拍拍他的胳膊,示意往里走。

两人直接走到那堆木箱边上,王赟随手揭开一只箱子的盖子,双手捧出一只瓷罐,笑呵呵地说道,“给你验验货,看看,明宣德青花大罐,这可是好东西,猜猜多少钱买的?”

陈大河茫然地摇摇头,“不知道。”

他古董是藏了几万件,可对这些东西真是一窍不通。

小心翼翼将瓷罐放回去,王赟才伸出一个巴掌,“五十块买的!要放五十年前,没两千大洋,想也不想!卖这东西的人就是眼瞎!”

“有那么贵吗?”陈大河伸着脑袋看过去,“我就知道元青花,宣德炉,这宣德青花靠不靠谱啊?”

“滚,”王赟气得鼻子眼睛挤到一块,“不懂就别瞎说,元青花贵那是因为它少,真要论艺术成就,还是明宣德年间的更高!至于宣德炉倒是不错,可惜仿品太多,连累真品也卖不起价来,我倒是替你收了两个,保真,自己留着玩儿就行。”

“得嘞,”陈大河两手叉腰,看看这些大箱子,“我那七十多万的外汇券,就换了这么些东西?”

“还加上这座仓库,”王赟笑着指了指屋顶,“仓库花了一万块买的,其他的都换成古董藏在这里。”

“哎,我说老爷子,”陈大河左顾右盼,“你就这么放着,也不找个人看门,万一让哪个小贼惦记上怎么办?”

他是真担心,这么大一仓库,就安排一铁将军守门,也忒不靠谱了些,要知道这时候治安可不太好,尤其是小偷小摸更是常见,要不然也不会明年就来一场严打。

“你懂个屁,”王赟一屁股坐到边上一只箱子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尚海牌香烟,划亮一根火柴点上,吞了两口云雾之后,才继续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

不等陈大河说话,他就自问自答,“警察局库房,原来存放警械的地方,谁敢来这里撒野?!”

“不是吧?”陈大河顿时大吃一惊,“这地方你是怎么弄到的?而且,”

说着还左右看了看,“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也没见到有警察在附近啊?”

“都搬走了,当然没人,”王赟依然理直气壮,“不管怎么说,也是警察原来待过的地方,哪个小瘪三来这里找不自在?”

“不是,”陈大河有些哭笑不得,“可现在人家不用了啊,这可是好几十万的东西,你就一点也不担心呐?”

这老爷子还真是心大,现在是几十万,可能三四十年后就是几十亿的东西,真要弄丢了他可舍不得。

“瞧你那点出息,”王老爷子嗤之以鼻,将烟头扔到地上,用脚碾熄之后,才慢条斯理地说着,“你只管把心放回肚子里,别的地方不敢说,在尚海,就算有哪个不长眼的愣头青敢来这里撒野,要不了半个小时,他就能去黄浦江喂鱼!”

看到老爷子一脸淡然的样子,陈大河感觉有些头皮发麻,凑过去小声说道,“老爷子,你也当过教父?”

美国那边七十年代就已经出了两部教父,就不知道老爷子看过没有?

“教父?”王赟有些茫然,“信上帝那个?没当过啊,你提那个干嘛?”

果然没看过,不过没关系,他会循循善诱。

“我的意思是,”陈大河指了指外面,“就像以前的旧尚海,杜黄张那种。”

一听这话,王老爷子脸色变得比锅底还黑,一脚就踹了过去,“老子要是教父,就先弄死你个不长眼的小兔崽子,省得听你胡说八道把自己给气死!”

“这可不能怪我啊,”陈大河一个跃步躲开,觉得有些委屈,“刚才你说那些话,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啊,再说了,谁让你自己从不说你的来历的,你们六个老头子,就数你最神秘!”

“屁,”王赟冷哼一声,“再神秘能有你那个便宜姥爷神秘,黄老头不也从没说过自己的来头!”

“哼哼,”陈大河拉下脸,阴沉地说道,“迟早有一天,我会揭开你们的真面目!”

“那请先把你姥爷的揭开再说,”王赟敲着二郎腿呵呵直笑,“到时候记得告诉我一声,看看是不是和我猜的一样。”

“哎,老爷子,”陈大河眼睛一亮,凑到他身边坐下,“你有什么想法?说说看。”

“有也不告诉你,”王赟又抽出一支烟点上,透过烟雾,眯着眼睛看着陈大河,“有些事不让你知道是为你好,就算你家那位关三爷天下无敌,他也只能守个家宅罢了,不该惹的事还是不要惹的好,时代变了,该丢的就应该丢掉,你就当我是个孤老吧!”

短暂的沉默之后,陈大河抬起头嘴角下撇,“还孤老,我看今年你就该焕发第二春了,坦白交代,组织给你找了几个对象?”

“去你的,没大没小,”王赟笑骂着站起来,“走了,回家吃饭。”

“不是,”陈大河也赶紧站起来,指着几十只大木箱子,“你就给我看一个,这就完了啊,这验货也太随便了吧?”

“那你还想看几个?”王赟自顾自地往外走,“要不要都给你摆出来,一个个慢慢欣赏?”

“也就是你,”陈大河追上去指着他,满脸无奈地说道,“要换个人跟我这样说,我指定抽不死他,这可是好几十万呐,还有,你以后也别只收你自己喜欢的,也收点我喜欢的啊,什么齐白石,傅抱石,徐悲鸿,张大千,他们的画有多少来多少,多多益善!”

“你看得懂吗?”王赟鄙视地瞟了他一眼,随手指着后面,“里面有八只箱子都是字画,你说的几个都有。”

“哈,那就行,”陈大河笑呵呵地两手相握,跟在他后面出了仓库,嘴里还在嘀咕,“这些东西才好啊,不占地方价值又高,以后可以多买点。”

王赟懒得理他,锁好大门之后,直接拉开车门上车,脚踩油门往外开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