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起到王老爷子,陈大河也想起来很久没跟他联系过了,这一年多前前后后给了他好几十万的外汇券,只听他说收了些好东西,却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干脆明天去趟尚海,去看看到底都有些什么,顺便找他说点事儿。

现在这个时候离饭点也快了,秦奶奶便在厨房开始忙活,茜茜也乖巧的过去帮忙,陈大河则将罗老爷子的胳膊一拽,将他拉到书房。

“哎哎,慢点儿,”罗东升没好气甩了甩胳膊,拿眼睛斜看他,“怎么个意思,慌忙火急的,后院着火啦?”

“后院没着,就屋顶差点给着了,”陈大河将手揣到袖笼里,整个人蹲到沙发上缩成一团,张了张嘴,却不知道从哪里比较好开口。

“真着火啦?”罗东升一愣,凑到边上盯着他,“你那事儿,露馅啦?”

他说的那事儿陈大河明白,无非就是持有琼斯公司的事,除了这个也没别的能让他担心。

“唔,差一点儿,”陈大河咂吧着嘴,“这事儿吧,不太好说,算了,不说了。”

“别啊,有什么不能说的,”罗老爷子瞪着眼睛,“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你还能捅破个天来。”

“那绝对没有,”陈大河换了个姿势,侧靠在沙发背上,皱着眉头说道,“就那琼斯公司,我把所有的股份都转让给奥利弗了,以后啊,我跟这家公司就没关系了。”

虽然实际上只转出去美国公司那部分,但陈大河早已和奥利弗协商好,以后深阵和香江这边的业务也都还是由她全权负责,就连股份也再次做了各种变更,从表面上来看,跟陈大河再没有半点关系,反而全部股权都在奥利弗手上,这样做肯定瞒不住美国那边的老鳄,但只要能把他从里面摘出来,不再给别人威胁他向内地曝光的机会就行了。

“转出去了?”罗老爷子先是吃了一惊,接着又是一喜,“转了好,转了好啊,这东西留在你手里,就是个定时炸弹,我也不问你为什么卖,卖了多少钱,不管有多少,你全部存国外,以后就当从来没这回事!”

“这我知道,”陈大河晃着脑袋,“刚才我都说了不说了,是你非让我说的,不过,我今天来不是为这个。”

“还有别的事儿?”罗东升丢下暖手炉,愣愣地看着他,“难道你又整出什么妖蛾子?”

“能好好说话不?!”陈大河翻了他一眼,斟酌着说道,“是这么个情况,我收到消息,稍晚点的时候,老美那边的总统新年讲话,会发布一个重要消息。”

罗东升又是一愣,“你这路子挺野的啊,连他们总统新年讲话的内容都能提前弄到,说说,什么个消息?”

“一个战略欺诈计划,”接下来,陈大河将那个星球大战讲了出来,最后说道,“就这个,我怕你听了犯心脏病,就提前过来知会你一声。”

“不管是早是晚,听了这个就没有不犯病的!”罗东升眉头紧皱,站起来来回走动,嘴里还在默默念叨,“牵一发而动全身,更何况老美发了个大招,这可怎么办才好?!”

随即立定转身,死死地盯着陈大河,“小子,这个消息到底靠不靠得住?”

陈大河耸耸肩,撇着嘴说道,“这事儿要是出来,肯定能上内参,以你的资格也能看到,你睡一晚上,明儿个赶早去趟紫禁城不就知道了么。”

“这要是真的,可要出大事!”罗东升坐回到沙发上,手掌还在扶手上不停拍打,皱着眉头陷入沉思。

“老爷子,”陈大河歪躺着,看着他呵呵直笑,“知道我为什么来跟你说这个?”

“当然是为了让我提前知道,能有所应对啊,”罗东升头也没抬,依然在低头沉思,“但以我们现在的条件,要想有所作为,难,太难!”

“错啦,”陈大河拉出一个长调,笑着说道,“我就是怕你钻牛角尖,才过来跟你说这个的。”

“钻牛角尖?”罗东升愕然地抬起头,“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天塌了有个子高的顶着,”陈大河往北边指了指,“人家老美这是有明确的目标,你非把自己往人家枪口上撞,有意思么?!”

“哼,一损俱损唇亡齿寒的道理难道还要我教?”罗东升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

“我说还是你别把事情想得太复杂!”陈大河撇着嘴说道,“我问你,你也是经常进紫禁城君前奏对的人,如果我们国家要介入这个计划,你认为现实么?”

“这,”罗东升顿时陷入疑虑,片刻后摇摇头,“底子太差,不现实!”

“所以说,这事儿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置之不理!”陈大河看着他,身体往前倾,小声说道,“当今是两极世界,哪一极咱们都惹不起,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首长的部署,一步一个脚印,打好基础搞建设,至于其他,能不理的都可以不理,只要咱们把底子打好,兜里有粮手里有枪,那时候不管外面有什么变化,咱们才能从容应对,”

“更何况,您刚才也说了,牵一发而动全身,”陈大河继续说着,“等这个计划发布,首先着急的肯定是苏联,无论他们愿不愿意,都必须做出相应的应对,只要他们一动,整个西方国家肯定也会跟着动起来,那时候两极相争,就正是我们埋头发展的大好时机!”

罗东升听在耳里,抬起手打断陈大河,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好半天才轻轻点头,又突然看着他,“这些,是你自己想通的?”

“那当然,”陈大河毫不客气认了下来,其实他哪知道这些,无非是照着上辈子思想政治课上老师的话照本宣科而已。

“呼,有出息了,”罗东升呼出一口长气,满脸欣慰的点着头。

虽然他的主业是搞哲学研究,但无论是国际关系,还是国内发展,哲学也能起很大的思想指导作用,这也是为什么他会经常进紫禁城的原因,之前是一时没有想通,现在听陈大河这么一说,立刻明白里面的关键,的确,无论是谁称霸谁争霸,想要入局,就必须要有入局的本钱,而国内经济现在千疮百孔,也许能支撑一场生死战,但绝不可能去参与一场争霸战,更没有这个必要。

很快,罗东升就在脑子里形成自己的思路,只等明天消息发布之后,再来一场大思辨,过了这一关,自己也该再进一步,在即将成立的顾委里面占有一席之地了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