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奥利弗筹谋积蓄力量谋求报复的时候,正处于高空中的陈大河也有着同样的打算。

别看他在奥利弗面前嘻嘻哈哈,一副资深财迷只想数钱的样子,但心里却在滴血,在美国的那几家公司,往少了预估,市值至少也能达到壹佰伍拾亿美元,如果搭配一些其他手段,说不定还能更高。

但在那些狂徒的压力之下,他只能将将拿到二十五亿,勉强达到实际价值的六分之一,这还是因为叶正根和关三拿命去替他保驾护航的原因,否则连这六分之一都别想拿到,算是名副其实亏了血本。

老祖宗说得好,有仇不报非君子,又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同时还有一句,就是小人报仇一天到晚。

他不是君子,等不了十年,也不是小人,不会盲目冲动以卵击石,从摆脱危机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在考虑,要怎么好好地回报这次十大财团给予的一切。

十大财团确实很厉害,甚至在未来还会更厉害,但是单纯以影响力来计算,从八十年代后期再往后,他们其实是在逐步走弱的。

这个走弱并不是说实力走弱,尽管美国社会通过各种法案限制垄断,但对于十大财团来说,无非就是多找几家壳公司的问题,而对于经济的渗透力,实际上在不断的增强,因为没有人会拒绝他们的投资,敢拒绝的最后都破产了,所以他们的实力只会越来越强。

但是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底层民众表达意见的渠道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简单,在那种名义上的民主国家,没人敢忽略民众的呼声,中下层社会不希望看见顶级财团对全美的掌控,那些顶级财团就必须退隐幕后。

他们退后之后,就给了一些新兴财团崛起和挑战的机会,有些可能会向他们靠拢,合作,但肯定也会有想要挑战他们地位的存在。

更何况,只要他们不直接站到台前,再加上新兴势力的崛起,他们对外界的操控力就必然会减弱,到时候隔空对弈,哪怕陈大河的实力弱一些,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那时候更多的是看各自的手段,更何况,到了那个年代,谁强谁弱还不一定!

但他也没耐心等这么久,真要熬到十几年后,都熬成乌龟了,还报个屁的仇,要报仇,就要趁早,借助大势,不是没机会在十大财团的身上割下一块肉!

比如,八五年的广场协定,还有八七年的黑色星期二,这两个在西方经济学课堂上被老师反复提起的例子,他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忘记,这两个就是绝好的机会。

当然,在此之前,他还会做一些其他的。

三十三亿六千多万美元,留了三点五亿给奥利弗,用作事业发展备用金,剩下的三十亿,就是他翻身并报复的本钱。

对于这三十亿的去向,他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但是,还缺少可以具体去实施的人,到底找谁,才能让他放心把这笔钱交给他们去运作呢?

现有的事业版块肯定暂时不能去动了,无论的奥利弗,还是欧洲的第三国际银行,都已经进入那些财团的视线之中,但凡有任何动作,都不太可能逃过他们的眼睛,要想在他们的眼睛皮底下搞鬼,基本上没什么机会。

他之所以留给奥利弗那笔钱,建起一个研究院和一所学校,无非是抱着用她吸引关注的打算,美国的事业都没了,要是这边还没有一点改变,谁知道他们会怎么想,相反的话,自己在这边投入巨资搅风搅雨,才能让那些人安心。

至于报复,则全在那些暗手上面,只要等资金到位,通过不可能查到资金去向的瑞士银行进行资金操作,才有可能给他们一记痛击!

飞机在云层上空划过,到了晚上九点多钟,终于到达北金机场。

忙忙碌碌的一天,回到家里时,茜茜还没有休息,看到他回来,立刻雀跃而起,一头扎到他怀里紧紧抱住。

搂着怀里娇柔的身躯,陈大河冰冷的心顿时也软了下来,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笑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啊?”

“睡不着,”茜茜将俏脸紧贴着胸膛,听着强有力的心跳,悄声说道,“本来以为你今天回不来了,没想到还能接到奥利弗的电话,说你今晚回来,我就一直等着你。”

紧紧抱着茜茜,陈大河似乎能感觉到这个丫头还残留的一丝颤抖,心里顿时明白,虽然她什么都不知道,但肯定能猜到自己遭遇了一些麻烦,一直在替自己担心呢。

轻轻扶着她的肩膀,陈大河低头看着白皙的俏脸,突然感觉有一丝心疼,这个丫头,还是一点都没变,只会傻傻的跟在自己身后,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这一刻,他脑海里的几道倩影瞬息消失,脑子里只有这个默默为他担心的傻丫头。

洗漱过后,又是一夜云雨,还好这天是元旦节,全国放假休息,茜茜既不用上课也不用上班,能好好睡个懒觉。

直到下午时分,两人才一起从房间里出来,简单吃了些东西之后,陈大河便带上茜茜,一起去到罗老爷子家里。

看到两人到来,老两口都开心得不得了,陈大河两手空空地往沙发上一摊,有气无力地说道,“老爷子,我说你儿子到底在忙些什么啊,一年到头人都见不到,每次年啊节啊什么的都是我来,你就没觉着臊得慌啊?”

“滚蛋,”罗老爷子捧着个铜胎掐丝珐琅暖手炉,翘着二郎腿直嘚瑟,“我儿子那是在为国家做贡献,哪像你个小滑头,一天到晚只会偷懒耍滑,简直就是社会蛀虫,要不是看在你送了两个暖手炉的份上,老头子指定敲死你。”

“去去去,会不会说话,”秦奶奶立刻喷了他一脸,“元旦说什么死不死的,要死也是你先死!”

先欣赏了一阵老爷子憋屈的脸色,偷笑过后,陈大河才好奇地问道,“哎,我说老爷子,我什么时候送你的暖手炉啊,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了,”罗东升端着暖手炉,尾巴又翘了起来,“这是我上个月去尚海,从王老头那儿敲来的,本来只想给你秦奶奶拿一个,结果他说是替你买的,就又挑了一个,”

“要说这东西还真不错,”罗老爷子说着还将暖手炉举了起来,在眼前直晃悠,“听说还是明神宗用过的,你秦奶奶那个正好是孝端显皇后用过的,正好凑成一对。”

陈大河满脸囧然,这个老不羞,抢东西还这么光明正大,真没见过比他还不要脸的!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