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陈大河就这么拉开门潇洒离开,老琼斯依然不为所动,只是心里却有点打鼓,这小子到底是真的要走,还是只是一种谈判手段呢?

直到他穿过里面的会客厅,拉开房门准备离开的时候,老琼斯才突然开口,“站住。”

话一出口,心里顿时涌起一股苦涩,这小子看准了自己这边拖不起,他赢了!

陈大河一手扶着门把手,扭头看着他,微笑不语。

老琼斯站起来走进屋子,两手叉腰看着他,“你小子,懂不懂谈判啊?有一言不合就掀桌子的吗?”

顿了顿又说道,“在这里等着,我出去打个电话。”

陈大河耸耸肩,让开门口的位置,看着他出去之后,才稍微松了口气。

赢了第一局,接下来,就看送给奥利弗的那三家公司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刚到沙发上坐下,奥利弗就敲门走了进来,脸上还带着一丝怪异,“你是怎么谈的?我从来没见到爷爷这么生气过。”

陈大河笑了笑,将刚才的经过说给她听,完了说道,“所以,他不应该感到生气,而应该高兴才对。”

“为什么?”奥利弗的笑容渐渐敛去,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将那三家公司送给我,等于是琼斯家族白得一笔优质资产,就是为了让爷爷帮你说话,是这样的吗?”

“大概占了百分之二十,”陈大河抿着嘴,经常挂在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看着奥利弗说道,“还有百分之三十,是这三家公司维系着国内一百多家单位的创汇销路,这条销路对他们来说不容有失,所以公司必须维持现状,最后的百分之五十,是因为你,”

陈大河抬抬双手,眼神有点复杂,“你爷爷说得对,如果没有你的努力,我们的事业不会做到今天这个地步,这些就当做对你的补偿吧,都是你应得的,另外,尽管美国那边的公司都没了,可还有香江和深阵的公司需要你来打理,我得拉拢你啊!”

最后一句玩笑话并没有打动奥利弗,反而让她脸上浮现一丝悲伤,脸色倒是缓和了许多,“陈,你有想过吗,如果不是我将星球大战计划……”

“打住,”陈大河立刻阻止她,“已经说了很多遍,这事儿是我挑起的,真要论责任,也是我占七成,你完全没必要将错误都归在自己身上,而且,以后也不要再提!”

奥利弗张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片刻之后,她突然抬起头,看着陈大河笑道,“所以说,你还是打算让我做你的财务代理人,是吗?”

“要不然呢?”陈大河耸耸肩,“我再去哪里找你这样的优质代理人?!那个第三国际银行的杰罗姆吗?”

事到如今,奥利弗肯定已经知道第三国际银行的存在,自然不用再瞒着,虽然这是他给自己准备的另一个篮子,可惜现在看来效果不佳啊。

“哈哈,他可不行,”奥利弗笑得很夸张,“他比我差远了!”

刚知道这家银行存在的时候,她心里还有些不高兴,想着陈大河是不是要抛弃她,至少也是要分散风险,尤其是这次危机爆发之后,更增添了她的担忧,以为自己手里掌握的公司管理权即将被这家银行所取代,现在看他这么直接地说出来,显然陈大河并没有这个打算,顿时也让她松了口气。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陈大河点点头表示认同,脸上还带着些许遗憾,“可惜那家银行也被美国那边盯上了,我还打算亲自管理一家公司呢,没想到才刚开始就结束了。”

奥利弗眨眨眼,刚想说不介意替他多管一家银行,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走过的路肯定会留下痕迹,这次的事要说对两人的关系没有任何影响是不可能的,她现在也变得小心起来,不再像以前那样对陈大河的事都大包大揽。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奥利弗问道,眼里还有一些担忧,“他们会同意你提出的条件吗?”

“谁知道呢,”陈大河撇撇嘴,“总归不会比以前更坏!”

“你就这么有把握?”奥利弗有些好奇,“如果他们对你不利怎么办?”

“他们不敢,”陈大河笑道,“我们国家有句老话,越有钱越怕死,在摸清我的底牌之前,他们绝不敢动我,只能从商业上进行打压。”

奥利弗还是有些担心,但没有再多问,只是轻轻感叹了一句,“但愿如此吧。”

在别墅里另一个房间,老琼斯通过一部单线电话,拨出了通往美国的号码。

“洛克菲勒先生,他知道了我们明天就要发布星球大战计划,并以此为要挟,提出了一些不合理的条件。”

刚开始电话那头并没有声音,老琼斯依然手握着话筒,静静等着那头的回音。

片刻之后,才传来一个字,“说。”

“与文化、表演和餐饮相关的三家公司,他表示可以以两亿美元的价格转让给奥利弗,条件是维持并扩大与中国的业务关系,另外两家公司,黑水作价五亿美元,进击游戏作价二十亿美元,除此之外,他还要求带走这些公司账上所有的现金,作为交换,他承诺绝不干涉星球大战计划,并永不涉足美国市场。”

他可不敢说出陈大河是免费赠送,要不然洛克菲勒先生肯定会怀疑他的立场是不是有问题。

这次回应得很快,“答应他。”

“先生,”老琼斯有些惊讶,“不用再压一压吗?”

“不用,”电话那头顿了顿,又说道,“他的底牌我已经知道了,他有与我们谈判的资格,答应他。”

“哦,”老琼斯有些云山雾绕,是什么样的底牌,竟然让洛克菲勒家族也会选择退让?

这时他突然注意到一个细节,刚才他听到的是我,而不是我们,这里面,可就有点意思了。

挂断电话,老琼斯回到顶楼的会客厅,看见孙女正和那个讨厌的小子相谈正欢,不禁有些面色发黑,冷着脸坐到奥利弗身边,看着对面的陈大河说道,“小子,我警告你,既然是已经订婚的人了,就要离我孙女远一点,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铁锤般的拳头!”

说着还亮出自己的右拳,来证明这只拳头真的很大。

奥利弗两眼一翻,冲着搭在额头上的一缕发丝吹了口气,一声不吭走了出去。

随着一声门响,老琼斯将双手搭在沙发靠背上,冷着脸说道,“小子,你赢了,今天签股份转让协议。”

听到这话,陈大河彻底放下心来,提心吊胆十来天,终于尘埃落定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