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武装?!开什么玩笑,当老子是军阀啊!

原来倒是有两家保安公司,一家在美国一家在香江,美国那边的肯定是不作指望了,现在多半已经被那些财团安排接管了吧,至于在香江的那家,也就两三百号退伍兵,连枪都没几支,用来唬唬小混混还行,刺杀?还是洗洗睡吧!而且先不说他们愿不愿意,就算有人肯去,自己也不能让人家去送死啊。

躺在沙发靠背上,陈大河嘴里满是苦涩,“特么的,我就是想拿这个吓唬吓唬他们,希望让他们能坐下来,大家好好谈谈,讲讲道理,没想到连这个机会也不给,歹命哦。”

奥利弗坐在他对面,低着头沉默不语,不一会儿突然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上,连灌了三杯之后,又猛然抬起头,看着陈大河说道,“陈,要不,要不,你和我假结婚吧!”

“啊?”陈大河愕然地看着她,不明白什么意思。

也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害羞,奥利弗的脸红得厉害。

她拿起酒瓶又倒了一杯,一口干掉之后,磕磕巴巴地说着,“我,我是说,你可以假意接受他们的拉拢,先度过这个难关,茜茜那边我会和她解释清楚的,等以后有机会了,我们再离婚,然后,你再回到茜茜身边,大家还是和以前一样,我的意思就是先骗他们,对,就是这样。”

“行不通的,奥利弗,”陈大河满脸苦笑,随后将自己的分析说了一遍,最后摊开两手说道,“所以,如果我接受他们的条件,移民美国,只能成为他们砧板上的肉,甚至终身不可能离开美国一步,更别提什么以后。”

“怎么会这样,”奥利弗刚才明亮的眼神再次黯淡下去,低下头抱着双腿,整个人缩成一团,像只受伤的小兔子。

她是真没想到,那些拉拢派的背后,竟然会藏着这么险恶的用心,她不会怀疑陈大河的话,因为在各大家族的发展史中,就有数不清的同类例子,之前只是一时没想起来而已。

“奥利弗,”陈大河叫了一声,等她抬起头,才笑了笑,“还有半个多月呢,总能想出办法的。”

“哦,”应了一声,奥利弗又将小脑袋扎了下去。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不觉喝掉四五瓶红酒,陈大河还好,毕竟是经过二锅头考验过的,只是稍微有点头晕,而奥利弗已经不行了,迷迷糊糊地躺在沙发上直哼哼。

笑着摇摇头,轻轻叹了口气,陈大河起身将她拦腰抱起,送到客房里放到床上,替她脱掉外套盖好被子,才转身离开。

在房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奥利弗突然睁开眼睛,皱着鼻子说道,“艾丽莎不是说,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么,我都装醉了,他怎么就不抓住机会呢?这家伙未免也太老实了吧!还是本姑娘不够漂亮?”

“呸呸,谁见了本小姐不说一声美女,怎么会不漂亮!”奥利弗嘟嘟嘴,随即抿嘴一笑,“不过,这么老实的男人还真有点可爱呢!”

带着一丝笑意,奥利弗很快进入梦乡,也只有这时候,在那个男人身边,她才能暂时忘掉那些烦恼,得享片刻的安宁。

从楼上下来,陈大河便看见提奥等在那里,见到他后立刻站起身,“先生。”

陈大河微微一笑,走到沙发上坐下,“有事吗?转账的事安排得怎么样了?”

“这个已经办好了,五千万美元分两个账户存在瑞士银行,只有您和我两人可以动用,”提奥顿了顿,又说道,“但有另外一件事,苏菲女士从巴黎发来的最新一批三千多件古董已经入库,可是这一批几乎没有什么精品,绝大部分都是普通古董,均价只在一百美元左右。”

“哦,”陈大河撇撇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持续收购了一年多,也许她所能联系到的珍品应该差不多都收完了吧。”

“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先生,”提奥的表情很严肃,“没有了高额佣金,那些高价值的珍品会不会被她截留了?”

陈大河有些发愣,苏菲,真的有这么现实么?

这时他也有些反应过来,均价一百美元的古董,恐怕已经是市面上最普通的货色了吧,之前的那些古董均价可都在四百美元左右,一下掉了这么多,确实很难让人理解。

并不是说以前没有这种级别的货色,不仅有,而且还不少,只是每批货里多少都会夹着一些高价值的珍品,那些东西就会将均价拉高,而现在这种情况,只说明了一点,珍品极少,甚至没有!

但他现在为了美国的事已经是焦头烂额,实在没精力去搭理这些,便摆摆手说道,“只要古董是真的,就先收下,至于苏菲那边,没有证据的猜测就不要做了,看以后吧。”

无论苏菲有没有藏私,他现在都顾不上了,只能先放到一旁,等过了这一关再说。

“明白了,”提奥点点头,“先生,您看,这些存放在地下库房的古董要怎么处理?”

如果银行保不住,那这些古董多半也会没了的吧。

陈大河拍拍脑袋,他还真忘了这一茬,怎么说也是这么长时间的心血,能保留一点是一点,便对着提奥说道,“那些一般的古董不要动,国宝级的也不动,你将所有珍品级的全部转运回来,我记得庄园库房下面有个小型地下室,应该差不多能放下,至于其他的,还是照旧吧,账册做得干净点,另外,普通古董可以有选择的卖掉,但要注意一点,别放出太多,频率也要降低,要是让这些东西贬值可就不划算了。”

普通古董价值不高,国宝级的难以变现,所以最好的收藏品还是那些珍品级,虽然放到庄园里没有在银行库房来得保险,但现在也只能暂时这样处理,等以后再另外安排。

这一刻陈大河突然有种逃难的感觉,顿时觉得心里憋得慌,烦躁地拍拍沙发扶手站起来,“提奥,我的机票定好了吗?”

“好了,”提奥眼里闪过一丝诧异,机票的事他早就已经汇报过了,没想到陈大河还会问,似乎,先生真的有点心乱了呢。

但他脸上依然不动声色,躬身说道,“明天早上九点十五分的飞机,和往常一样,经米兰飞往香江。”

“谢谢,”陈大河点点头,说着便准备上楼,“等奥利弗小姐醒了再来叫我。”

“好的,”提奥躬身回应,看着陈大河正上楼的背影,他又突然叫道,“先生,我说的是真的!”

陈大河扶着栏杆回头看他,有些不明所以。

“关于梦想,”提奥咧着嘴笑道,“我说,我的梦想是,家族的荣耀永不坠落,是真的!”

陈大河眉头轻挑,两边嘴角越翘越高,随即哈哈一笑,“谢谢你们,提奥,放心吧,我会回来的!”

提奥轻轻点了一下头,脸上的笑容依旧,“无论何时,我们都在这里恭候您的驾临!”

陈大河扶着栏杆,拾阶而上。

苏菲也好,提奥也好,他们谁是人谁是鬼,他现在都无法分辨,只能用最大的善意来做好后续安排,至于身边那些人的真面目,在这件事尘埃落定之后,自然就能看出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