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留一半可不是什么玩笑话,自从三个月前和奥利弗接触过之后,苏菲回来就找人调查了琼斯文化公司,这家突然间崛起,主要经营中国艺术品的公司显然跟陈大河息息相关,再联想到奥利弗的财务代理人身份,不难想到陈大河才这家公司的幕后黑手。

如此有商业眼光的人肯定不会轻易看错,替他收购中国古董的事答应过也就算了,现在就几幅水墨画而已,自己跟风收藏几个总没问题吧,说不定还能小赚一笔呢。

她可不知道,这几个人的画作放到三十年后就不小赚一笔,而是上千倍的回报,张大千的画拍出上千万美元的可不在少数。

对于苏菲的故作无赖陈大河也不介意,只是笑了笑,便跟着她继续参观。

几幅画而已,回头让在尚海的王赟老爷子多收点就行。

画廊里其他四个展厅里挂着的都是西方油画,对这个陈大河真没什么研究,除了知道一个毕加索,其他的一个都不认识,更别说这些当代青年画家的作品,更不会去在意,只是草草的走马观花一遍了事。

不过苏菲却很兴奋,这里的所有作品都是她雇佣的十七位青年画家创作的,虽然这是一笔不菲的费用,但只要能捧红一两个,就能成倍地回本,要是再多几个,那就是纯赚,想想以前辛辛苦苦做贸易时赚的那点小钱,实在是不值一提,要是早知道艺术品行业这么暴利,就该早点涉足,也不用遭一年多前的那番罪。

从画廊出来,陈大河先送彭雪晴回学校。

坐在计程车上,看着略显疲惫的小姑娘笑道,“你该去考个驾照,拿到驾驶证,我借一辆汽车给你,这样就方便多了,否则每天这样坐公汽可难受得很。”

“我看你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彭雪晴撇着嘴,“别说我们国家来的那些留学生,就算将其他国家的人也算上,有几个是自己开车的?大家还不是一样走路挤公汽。”

不过倒是没有说出拒绝的话,在巴黎这种大都市,有辆汽车确实要方便许多,而且以后还可能要去歌剧院学歌剧,到时候时间更紧张,每天挤公汽确实受不了,倒不是吃不了这份苦,而是担心体力不够,影响到学唱歌的效果。

陈大河笑笑没有说话,很快车子到了学校,将彭雪晴送回宿舍区,看着她说道,“我要回去了,下次有空再来看你。”

彭雪晴点点头,没有吭声。

陈大河深吸一口气,笑了笑,“走了,再见。”

彭雪晴嘴角轻扯,迟疑地举起手,然后用力挥了挥,“再见。”

看着陈大河渐渐远去的身影,彭雪晴感觉脸上一片冰凉,抬头一看,原来又下雪了呵。

晚上六点的飞机,到苏黎世的时候还不到八点,陈大河坐在温暖的书房里,手里捧着温热的牛奶,看着窗外飘舞的雪花,脑子里想着事情。

今天去了一趟巴黎,看到彭雪晴为了梦想吃尽苦头,苏菲为了自己的事业欢欣鼓舞,心里很是有些感触,她们都是有目标有追求的活着,自己的目标又是什么呢?

赚钱吗?

目前自己的事业差不多分割成三块,一块是在奥利弗手上掌握着,这里的一部分主要在美国,包括琼斯文化公司,餐饮公司、武术表演及培训学校、黑水国际保安公司和进击游戏公司,其中琼斯文化公司又分别包括了美国中国和与苏菲合作的法国分公司,算是最主要的一块,此外还有一个正在研发中的互联网技术,这个毫无疑问也是要单独成立一家公司来运作,这部分也是他事业版图中最主要的资金来源点,更是未来发展的重点。

另一部分在深阵,包括造纸厂、印刷厂、服装厂、电子厂等几家工厂和一家物流货运公司,虽然现在还处于投入阶段,但却是陈大河以后安身立命的基础,除非以后不打算在国内混,否则这里就会一直是重中之重,至少也是重心之一,不能有所闪失的。还有一部分在香江,这里的就少一点,就一家凤凰电视台和一家通信公司,再有就是一家安保公司,这部分也是他最不看重的,平时理都懒得理,甚至可以说是奥利弗的玩具也不为过。

第二块就是在瑞士的第三国际银行,以及通过这家银行关联的非洲金融及贸易业务,不过现在还处于起步阶段,也没个强有力的人来帮他做大做强,只能慢慢磨合,等着未来几次金融大事件爆发的时候,看看能不能吃成个胖子。

第三块却是安插在苏联那边的钉子,董建磊带人组建的那家贸易公司,只是现在这家贸易公司全靠对接第三国际银行的贸易业务过活,还好陈大河的目的也不是让他们现在赚钱,而是在那里挖墙打洞积蓄人脉,等未来楼垮的时候,自然就能收获满满。而且这一块也是他事业版图中最隐秘的,也许用不了多久第三国际银行就会出现在奥利弗的视线中,但董建磊他们则最少在十年内不会暴露在世人面前,也算是他给自己留的一条后路。

至于其他的什么北金买的二十几栋老宅子,银行地下库房中收购的几万件古董,都只是土财主有钱后藏钱的手段罢了,与事业什么的毫无关系。

如果说赚钱,就现在的事业基础,应该足够他挥霍一辈子了吧,所以将这个作为人生目标,显然是不太合适的。

那么是责任?

这个东西可就太宽泛了,帮助家乡发展也能算,为国家作贡献也可以算,捐钱捐物做慈善更可以算,但他陈大河可不是什么圣母,就算是帮人,也只帮跟自己亲近的,帮上剅筹建起来的酱菜厂、养殖种植公司、食品加工厂就是,帮那些退伍老兵组建山货贸易公司也是,其他的就算了。为国家做贡献么,赚钱了交税应该也可以算,总不能让他去帮助国家赶英超美吧?他可没这个能耐!至于做慈善?还是洗洗睡吧,要做也要等九十年代之后再说,他可不想那么快早死!

所以责任这东西,担子太重,也不适合他。

或者是其他什么梦想?

自己上辈子的梦想是什么?

陈大河眨眨眼睛,一套八十平米的小窝,再加一辆宝骏730!

虽然说现在没有宝骏,但宝马奔驰劳斯莱斯应该也可以算吧,房子更是几十套,还国内外都有,这么说来,上辈子的梦想肯定不能拿来现在用的,可要是再重新换一个,好难想啊!

唉,重生回来近十年,前面那些年都用来熬时间了,最近两年才开始折腾,又是卖鱼扯出个农产品交易会,又是跑去深阵进货回北金卖电子表,累死累活还没现在躺着赚的钱多,当时还壮着胆子将借来的全部黄金托付给奥斯,没被黑掉简直就是运气爆棚,再让自己像那段时间去拼搏,还真有点鼓不起劲来。

那么,该给自己找个什么目标呢?

总不能没有目标地活着吧,那谁谁谁也说过,人生没有梦想就跟咸鱼没什么区别,难道让自己当一条咸鱼?

陈大河一口将杯里渐冷的牛奶喝完,然后嘭地一声放到桌上。

嗯,今天反省过了,回房睡觉,明天有空再继续想。

不就是个梦想吗,我就不信还想不出个人生目标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