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聊天内容都是跟彭雪晴的发展有关,李雨欣也是真用心,不厌其烦地解答她一个又一个问题,还从专业的角度给出了许多建议,聊得兴起,也确实很喜欢这个小姑娘,最后甚至认了这个妹妹。

咖啡续了两回,时间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由于李雨欣还有事,不得不先离开了。

走出咖啡馆,李雨欣笑道,“大河,今天晚上就去我那里住,没问题吧。”

“这个恐怕不行了,”陈大河笑着摇摇头,“我明天还有课,定了晚上的飞机回苏黎世。”

“那好吧,”李雨欣有些失望,不过也没强求,要到陈大河的联系方式后,又和彭雪晴约好明天见面的时间,才告辞离开。

看着李雨欣远去的背影,陈大河呼了一口气,总算糊弄过去了,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在苏黎世大学学汉学,那还不被笑死啊!

彭雪晴两眼笑眯眯的,“运气真好,没想到你竟然认识欣姐,以后终于不用一个人摸黑了。”

“你那是自找的,”陈大河摇摇头,“你过来的时候我是怎么说的?有问题找我,有问题找我,结果呢,自己撞得头破血流也没给我打个电话,能怪的了谁?”

“哼,你还敢说,”彭雪晴嘟着小嘴,“你不也一个电话都没跟我打,对,我知道你和茜茜要结婚了,也没想缠着你,天知道你是不是怕我缠上你故意不理我的,我哪还敢给您打电话啊?!”

陈大河无语望苍天,看破不说破才能做朋友啊!

看到他那个样子,彭雪晴轻哼一声,“哼,胆小鬼!”

陈大河就当没听见,转身冲咖啡馆里坐了半天的保镖招招手,同时说道,“走吧,带你去个地方。”

跟上陈大河缓慢的步伐,彭雪晴好奇地问道,“去哪里?”

“给你找个兼职做啊,”陈大河撇撇嘴,“给你钱你不要,要不是我让爱奈斯送了几回东西过来,恐怕你就天天啃面包吧,既然你不想接受帮助,那就给你找个工作,顺便还能有人陪你聊聊天,也省得你闲着爱胡思乱想。”

彭雪晴噘着嘴,“我又不是你什么人,凭什么要你的钱啊。”

陈大河撇撇嘴没说话,现在的人就是这么实在,自己上辈子那几个朋友,哪个不是有通财之义的,谁没钱了直接在微信群里要红包,等有钱再发回来不就完了,哪有这么多事儿。

找个公用电话亭先给苏菲打了个电话,结果苏菲不在家,是那个美女管家玛利亚接的电话,这时候苏菲正在画廊筹备开业的事。

要到画廊的电话后,又拨了过去,这次接电话的正是苏菲,约好见面之后,便带着彭雪晴,坐上保镖早就拦下的计程车,直奔香榭丽舍大街。

第三大学距离香榭丽舍大街并不远,只有六七公里,不过一路要经过几十个红绿灯,半个小时后,计程车停在一栋红色的三层小楼面前。

三人刚下车,苏菲就从里面迎了出来,隔着老远便张开双臂,笑呵呵地打着招呼,“好久不见,恩佐。”

这回陈大河没犯错误,抱着苏菲行了三下贴面礼,才向她介绍彭雪晴,“夫人,这位是我的朋友,彭雪晴,法语名字叫玛丽恩,如果您的画廊需要临时工,她会是个不错的帮手。”

已经是老伙伴,自然不需要客气,才刚一见面陈大河就说明了目的。

苏菲也很给面子,立刻张开双臂给了她一个拥抱,“玛丽恩,很美的名字,欢迎你的到来。”

“您好,夫人,”彭雪晴还不太适应这种拥抱礼,红着脸说道,“很感谢您给我这个机会,我会好好努力的。”

“不用客气,”苏菲指着门口,“我们进去说吧,陈,这里你还没来过,我带你参观参观我们的画廊。”

“乐意之至,”陈大河笑了笑,跟在苏菲后面进了大门。

而跟在后面的彭雪晴则满眼的异色,刚才在车上,陈大河只是跟她说,介绍她进画廊工作,画廊的老板是一位法国贵族,这样她的人身安全也会有保障,可是听刚才那位夫人的意思,似乎这家画廊也有他的份?

那么,这份工作到底要不要做呢?

陈大河回过头,看到彭雪晴脸上的犹豫,便停下脚步,等她走近后笑道,“这家画廊是苏菲和琼斯文化公司合资成立的,我牵的线。”

“哦,”彭雪晴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撇撇嘴笑道,“没想到你认识的人还挺多的,美国资本家,法国贵族,你自己不会什么时候也变成他们那种吧?”

“你是说有钱还是说移民?”陈大河对着回过头用探询的眼光看着他的苏菲笑了笑,示意彭雪晴赶紧跟上,“如果说有钱,现在不是落实政策了吗,以后我们国内也会有很多有钱人,说不定你也会是其中之一,如果说移民,我还真没想过,否则以我现在的条件,移民去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成问题,要走早就走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爱国的,”彭雪晴眼睛弯成一道月牙,“你该不会是在学张謇吧?”

陈大河轻轻一笑,“那可不一样,我可没他那么伟大的理想,现在也用不着,我这最多算是响应政府号召,发展非公经济!”

苏菲带着他们一边走一边介绍,陈大河和彭雪晴专心听着,偶尔用汉语小声交流几句。

这栋三层小楼占地面积不小,三层加起来也有上千平米,一楼隔成两半,一边是休息区,另一边是展示区,二楼和三楼也是差不多的格局,以楼梯为中间线来划分,整栋楼里有五个展示区,其中有一个是东方艺术品展示区,在那里陈大河见到了来自国内的各种艺术品和书画,只是在看到挂着正中间的那副作品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竟然是一副张大千的巨幅山水图。

“夫人,这幅画多少钱收的?”陈大河问道。

苏菲想了想说道,“大约两万美元吧,怎么了?”

“没什么,”陈大河两手叉腰,又看了看那副画,笑着说道,“没什么,我挺喜欢的,以后这种画都给我留着。”

“都给你?”苏菲诧异地看着他,“你要的了这么多吗?”

“有多少要多少,”陈大河打了个响指,笑呵呵地看着那副画,“其他人的作品我可以不要,不过这个人的,还有齐白石、李苦禅和徐悲鸿他们几个的都给我留着。”

“我知道了,”苏菲挑挑眉头,“不过只能给你一半,另一半我自己收着。”

陈大河老脸立刻垮下来,这位贵妇人学坏了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