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对八十年代缺乏了解,陈大河也知道在这个时代计算机行业意味着什么,后世有多少顶级富豪就是在这个时间段依靠这个行业起家的?戴尔、微软都是其中的佼佼者,惠普、苹果、甲骨文虽然要早成立几年,但腾飞也是在这个时候,所以只要抓死往这个方向投,绝对是只赚不赔。

唔,别投王安就行,那就是个坑。

“呃,先生,”杰罗姆用手压着笔记本,抬头看着陈大河,“我还是想知道,您押注的方向在哪里?欧洲,或是美国?计算机行业似乎是美国更占优势。”

“都可以,只要是电子行业就行,”陈大河无所谓地甩甩手,“不过投资重点还是要放在计算机整机公司上,另外不管你是否去投资美国的公司,但都要及时关注美国方面的信息,那边确实是电子行业的老大。”

“那我还是直接去美国找项目吧,”杰罗姆撇撇嘴,反正要看美国的风向行事,那还不如去这个电子行业的中心,投资永远是这样,宁占牛头不屈鸡尾,风口上才能浪得远。

“可以,”陈大河躺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上吊着的水晶灯,皱着眉头苦想。

刚才跟杰罗姆说到游戏机,游戏?自己在想什么来着?

“杰罗姆,”陈大河歪过头看着他,“你玩游戏吗?”

“呃,”杰罗姆眨眨眼睛,“我从不玩游戏,”

不等陈大河说话,他又继续说道,“不过我的儿子玩游戏,他有一台雅达利重六机,以前经常玩到很晚才睡,不过后来似乎玩腻了,现在丢进了储物间里。”

不玩了?

应该是游戏不好玩吧,想想后世自己玩过的游戏,俄罗斯方块,贪吃蛇,连连看,哪个都能玩好久,就算暂时玩厌了,过段时间再玩依然不会觉得腻,这才叫经典游戏啊!

或许,可以找人把这两款游戏做出来?

对了,就是这个!

陈大河眼睛微眯琢磨着,除开智能机时代的连连看不算,俄罗斯方块和贪吃蛇都很简单,现有的技术条件完全能支持,要是能做出来,应该能把奥利弗那个败家女人买飞机的钱赚回来吧,听说当初设计出这个拼图游戏的设计师,后来可是靠着这个游戏成为亿万富翁了呢。

“先生,先生,”杰罗姆看着不知怎么突然发愣的老板,无奈地抿抿嘴,可他还有个问题不清楚,必须要打扰这位不靠谱的老板一下。

等陈大河回过神来,杰罗姆才继续带着微笑问道,“先生,我想问一下,你看好计算机行业的原因是什么,或者说,您是看中了这个行业的哪个方面?”

迎着陈大河不解的眼神,杰罗姆笑道,“只能明确了解您的意图,我才能将资金进行更准确的投放,比如说芯片,或者是工业机,还是微型计算机?”

微型计算机就是个人计算机,现在更习惯称为微机。

“哦,”陈大河身体前倾,手臂撑在膝盖上,看着他笑道,“个人计算机,我的观点就是,以后个人计算机必然会走进普通家庭,你按照这个思路去投资就行,比如说美国的王安电脑就不能投,他们是做企业机的。”

刚还想着别投王安,幸好杰罗姆多问了一句,要是他跑去美国买王安的股票那就是亏大了。

“个人计算机?会走进普通家庭?”杰罗姆两眼发愣,“不太可能吧?!”

“你也觉得不可能是吧?”陈大河见杰罗姆点着头,便一拍大腿笑道,“那就没错了,你投资眼光这么差,认为不行的就肯定能行,就这么办吧!”

杰罗姆顿时感觉两眼发黑,自己这是遭受暴击了吗?!

正好现在爱奈斯过来叫吃饭,杰罗姆决定多吃两份,以弥补自己受伤的心灵。

在饭桌上谈事情是古今中外共有的爱好,所以两人切着牛排的时候,依然还在聊着工作。

“杰罗姆,你了解过电子行业吗?”

“电子行业没有了解过,”杰罗姆将嘴里的牛排咽下,然后说道,“我之前负责银行的投资业务,接触的更多是传统制造业或贸易业,当然也有房地产,如果说有和电子行业相关的,唔,电子手表算不算?”

“呃,”陈大河还是觉得这个事找别人比较好,便摇摇头,“没事了,吃饭吧。”

他还准备让杰罗姆找人去做那两个游戏,现在看来还是洗洗睡吧。

杰罗姆撇撇嘴,为什么自己又有遭受暴击的感觉?

带上陈大河的命令,杰罗姆开始新一轮的银行整顿,收缩资金,催收货款,扩大贸易范围,随着一道道命令下去,整个银行各个部门都开动起来,而证券部和投资部的人则被他放去美国,重点考察几家电脑公司,并寻找合适的切入机会。

第三国际银行的动作不可避免的惊动了摩卡公司,摩卡公司知道了也就代表蒂埃里知道了,所以很快一封电报就从北金发到陈大河手上。

电报上就三个单词,什么意思?

减少贷款,还收窄审核条件,老陈不是对他或者对这个合作有什么意见了吧?这就是蒂埃里的想法。

而陈大河直接回了他四个字,关你屁事!

收到电报后,忐忑了几天的蒂埃里终于安心了,心里还在琢磨着,这个老陈收缩资金调整业务,莫非又有什么好的项目?看来得让非洲那边的公司盯紧一点,到时候说不得跟在后面也能喝点汤。

又逢周末,这天已经十几天没有音信的奥利弗终于打来电话。

“陈,故事说完了,”奥利弗听起来情绪很不错,声音都带着笑意,话里却满是抱怨,“你不知道我这些天过的是什么日子,反反复复的讲故事,跟这个说了又跟那个说,说了一遍不够还要说两遍三遍,而且还哪儿都不能去,连逛街都不行,必须随时在家等着他们召见,难道我是他们的仆佣吗?!更过分的竟然是他们还问我如何去布局如何去实现,真是见鬼,当时我一句话就将他们堵了回去,你知道我说的什么吗?”

陈大河拿着话筒,躺在沙发椅上笑道,“如果我都说了,要你们干嘛?”

“嘿嘿,”奥利弗干笑两声,“我可没这么硬气,不过表达的意思差不多,倒是那个演员总统还不错,没有问七问八的,只是对我表示谢意。”

陈大河手指在桌面轻轻敲着,“这么说你的任务完成咯?”

“当然,明天就可以走了,”奥利弗笑道,“我已经定了去苏黎世的机票,剩下的假期我必须休完才能回去工作!”

“呃呃,”陈大河伸出一根手指,挠了挠额头,“很抱歉奥利弗,可能你明天还走不了。”

“什么意思?”奥利弗的声音瞬间降温三十度,“你又有什么新花样?”

“我是想说,”陈大河顿了顿,“私人飞机你定了吗?”

“啊?”奥利弗顿时乐不可支,哈哈笑着说道,“你还当真了啊,放心吧,我还没那么败家!”

“不是,”陈大河也呵呵笑起来,“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定了,可以将机型再升高一点,如果你没定,那么明天就可以去下定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