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陈大河很少过问银行的事,但蒂埃里那小子没少骚扰他,以前人在北金的时候是动不动就找上门,现在来了瑞士又改成发电报打电话,今天是哪个国家政局不稳,老总差点跑路,明天又是哪个国家在搞内斗,新买的机器都被砸完了,要不是他蒂埃里怎样怎样,你陈大河肯定血本无归云云,那邀功的表情就跟村子里叼着老鼠的大黄一个模样。

天可怜见,那小子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典型,有了第三国际银行的资金支持,同时帮他分担风险,摩卡工业贸易公司的业务量呈直线上升,赚到的钱比陈大河只多不少,当然,这是在没有计算乌克兰那边贸易公司收益的情况下。

刚才杰罗姆给出的数据中,六十八笔贷款来自于非洲的十三个国家,有些是老客户清掉旧账借新债,有些则是风险较大的新客户,如果不是蒂埃里反复担保,表示无论是哪一方上台都能保证他们的利益不会遭受损失,至少有三个国家的借债杰罗姆是不愿意放款的,而杰罗姆的眼光也不差,这十一笔差点违约的贷款正是来自其中两个小国,尽管最后有惊无险,银行还是付出了两百万美元的活动经费给摩卡公司,虽说相比那三千万的贷款额度也算不得什么,后续收回的利息也赚了回来,但总归对银行是个警钟,这么高风险的业务最好还是别做。

当然,收益与风险成正比,那三个小国给出的利息额度和偿付方式都是最高的,年化利息高达百分之二十五,偿付方式是粗炼黄金和白银,价格还是比原产地更低的白菜价,可以说比高利贷还黑。

杰罗姆所说的贷款业务利润达到百分之三十五,就是包含了这些抵债金属矿的价格差,如果单纯的利息有这么高,估计没哪个傻子会找他们借款,换个方式就容易接受多了。

而出售金属的利润则是在另外成立的一家贸易公司进行核算,以非洲的离岸价为标准与银行结算,再发到乌克兰收回现金流,利润率也能达到百分之二百,为银行总资产的增加做出了卓越贡献。

所以这笔生意有三层收益,单纯的银行贷款利息算一份,用作抵债的粗炼金属矿价格差算一份,贸易公司的经手利润又算一份,难怪蒂埃里老是嚷嚷着陈大河是在抢钱,这收益都快要超过摩卡公司,果然黑得不行。

这还是他不知道陈大河派了批人去乌克兰,那边的贸易公司也是他的,否则弄不好真会后悔当初跟陈大河分家。

被陈大河泼了一头冷水,杰罗姆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认同地点着头,“恩佐,这正是我想说的,目前银行的业务结构太过单一,而且重度依赖摩卡集团,我知道您和他们的老板交情很好,但生意就是生意,就算我们不放弃这条线,也应该考虑发展其他方面的业务了吧。”

“我今天找你来就是要说这个,”陈大河点点头,“从今天开始,停止对风险过高的客户发放贷款,并适当收紧对外放款的规模和速度,非洲那边经过一年多的初创期,优质客户已经积累了一定的原始资金,对贷款的依赖度必然会降低,况且这个时候欧美的各个大银行应该开始注意到他们了,现在我们还远远不是他们的对手,哪怕与他们的某家分行竞争都做不到,所以需要给资金寻找其他出路,”

“另外还应该扩大银行旗下贸易公司的规模,别只把视线放在我们的贷款客户上,非洲的其他金属矿都可以成为我们的目标,甚至不只是金属矿,包括农产品在内,什么东西都可以,现在虽说是经济下行,但并不代表生意真的做不下去,只要质优价廉,总归能找到好的客户,更何况还有乌克兰的那家贸易公司兜底,他们也能分摊很大一部分。”

虽说苏联现在是实行统筹经济,但董建磊他们既然能打开一道口子,就能塞进去更多的东西,那里的官员可不比印度那边的白多少。

“另一个则是其他银行业务,”陈大河看着杰罗姆,“你有什么好的主意吗?”

“银行可以做的业务有很多,商业贷款、项目融资、证券信贷与担保、投资咨询与托管、证券交易、证券管理与间接贷款、发行并经销股票、债券和票据,等等等等,但是,”杰罗姆耸耸肩,“我们现在的实力有限,能进入的业务模块并不多,而且有一点是最重要的,”

杰罗姆张开双手,无奈地说道,“我们没有存款,不是我们没有开展这项业务,而是没有人愿意将钱存在我们银行,更不会委托我们进行管理,现在银行仅有的一百多个账户,除了我们自有公司的之外,包括巴黎的布鲁瓦家族在内,其他全部都是我们客户的关联账户,至于市场正常开户的,一个都没有!”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没有存款或资金托管就没有资金来源,那样银行只能靠内部造血,几乎与普通的投资公司没有两样,这样的话也没必要以银行的形式存在了。

杰罗姆不说不代表陈大河不知道,不过他并没有太在意,这家银行本来就是为他服务的,有没有外部资金都无所谓。

但是,如果能有资金注入当然是最好不过,那样能做的事情将更多。

轻轻揉着眉心,陈大河想了想说道,“存款和资金托管业务先不用管,只要我们能做成几笔高额投资,打出名气之后,自然会有人抢着送钱上门,现在的关键是投资方向。”

“先生,”杰罗姆耸耸肩,挑着眉头笑道,“我们说好的,这个不是我的职责,就算您不介意我给公司造成巨额损失,恐怕我现在也没这个自信去决定任何一项投资方案。”

陈大河囧着脸,“我看你是吓破胆了,行了,既然这样,那我也不问你的意见,我来定投资方向,你来执行。”

杰罗姆立刻掏出随身公文包里的记事本,然后摘掉笔帽,摆出准备记笔记的学生模样。

“只有一个,”陈大河伸出一根手指,“计算机行业,无论是做配件还是整机,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无论是办公还是娱乐,都可以作为投资对象。”

“呃,”杰罗姆抬起头,眼里有些不解,“娱乐?计算机能用来娱乐吗?”

陈大河撇撇嘴,“你可以理解为游戏机。”

“哦,”杰罗姆张着嘴,表示理解,随即一边念着一边在记事本上写下两个单词,“计算机、电子游戏。”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