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书房出来,轻轻将房门带上,老提奥迈着轻快的步伐回到房间,然后拨通一个通往巴黎的电话。

“布鲁瓦女士,”老提奥端正坐直,拿着话筒说道,“是我,陈家的管家,奥夫拉.提奥。”

“哦,原来是提奥先生,”听筒里传来苏菲的声音,“晚上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如果是关于古董收购的,下一批古董将在三天后装运发货。”

“布鲁瓦女士,您还在继续收购古董?”老提奥有点吃惊,“上次的资金不是已经用完了吗?”

“是的,不过我可以先垫付,”苏菲笑道,“事实上这点钱算不得什么,而且我相信陈的为人,他从不会让人失望。”

“夫人,”提奥拿着话筒,心里突然有种久违的感动,毫无保留的信任,这种东西很久没在贵族中出现了。

“我在,”苏菲觉得有些奇怪,“提奥先生,您说。”

“夫人,”提奥笑道,“您知道吗,就在刚才,我向先生提议,取消和您之间的合作。”

尽管这件事成为过去,并不影响他们接下来的合作,可提奥认为,有些事情必须要让对方知道,陈家可以付出友善,但这份友善必须是有回应的,而不是让对方心安理得的接受。

苏菲顿时心里一紧,脑子里先是一片空白,随即转得飞快,深吸一口气说道,“那么,这批古董还需要吗?或者,我自己留着也可以,不,我还是安排送去苏黎世吧,这批货,我不收费。”

对提奥的建议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还有些认可,提奥自己能做的事情,当然没必要再花大价钱去请她来做,至于陈大河会不会不予采纳这个建议,更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事实上如果换成是她,也会这么做,这与交情无关,纯粹是从家族利益的角度出发而已。

这一年来她从陈大河那里已经赚取到超过两千万美元的佣金,这些钱甚至超过了布鲁瓦家族全盛时期总资产的一倍还多,哪怕现在又垫付了一笔,但也只有两三百万美元,远远没有超出她的承受范围,所以现在终止合作,也赚得足够多了。

只是,在她心里难免有一丝遗憾,不是因为利益,而是情感上的,在她心里,这个先救女儿赛琳,后救布鲁瓦家族于危难中的东方男人和其他人不一样,如果有可能,苏菲更希望是她自己来主动提出终止这项合作,而不是由陈大河来提出,因为这代表那个男人开始对她失望了,其实她也已经在准备这么做,只是,没想到就差了几天,就被他抢在了前面。

想到这里,苏菲心里感觉有一些难受。

“不,不需要免费,货也可以直接运来,”提奥笑了笑,“夫人,先生他拒绝了我的提议。”

“什么?”苏菲脑子一下子转不过来。

拒接了,这可能吗?!

“我是说,先生拒绝了我的提议,”提奥说道,“同时他也说服了我,诚信这个品质的重要性,所以,这份古董收购协议,继续有效。”

“提奥先生,”苏菲张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好半天才平复好心情,“提奥先生,恩佐,他是个好人。”

“当然,”如果之前只是为了那份五十万美元的打包年薪,现在提奥终于有了一点以家族为荣的感觉,骄傲地抬着头说道,“他比一般的贵族更绅士。”

“我非常认可您的观点,先生,”苏菲笑道,“如果有时间,我想亲自登门拜访,关于我们之间的合作,我有些想法需要和恩佐交流,能帮我安排一个时间吗?”

“没问题,这是我的职责,”提奥微微点头,“如果可以的话,这个周末他应该有空,不过还需要和先生确定,明天再回复您可以吗。”

“好的,谢谢!”

挂断电话,苏菲呼出一口长气,只是脑子里还想着事情,都是关于陈大河的,还有他们之间的合作。

苏菲并没有等太久,在陈大河度过异国他乡第一个中秋节的第二天,也就是九月十三日,恰逢星期天,在苏黎世湖畔的庄园里,苏菲终于见到这个分别了一年,并为她带来巨额利润的男人。

“好久不见,恩佐。”苏菲微笑着张开双臂,静静地等着陈大河的接近。

陈大河也打开双臂,快走两步,和苏菲轻轻拥抱,“好久不见,夫人。”

两人分开,按宾主落座,陈大河躺在沙发上,看着眼前一点也不像快四十岁的苏菲笑道,“夫人,一年没见,您越来越漂亮了。”

“是吗,”苏菲轻抚着自己的脸庞,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我觉得你的话更像是客套,刚才你并没有行贴面礼。”

陈大河满脸囧然,自己这是被调戏了吗?!

这当然是句玩笑话,简单的寒暄过后,苏菲终于进入正题,目光诚挚地看着陈大河,“恩佐,我这次过来,是对于我们的合作,有了一些想法,想和你交流。”

“是吗,”陈大河眉头微抬,伸出右手,“您请说。”

苏菲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轻轻放下,才看着陈大河说道,“我想终止目前的合作。”

陈大河眉头微皱,“夫人,恕我冒昧,我想不出,您主动提出终止这份对您有利的合作的理由,能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吗?”

他在想是不是提奥还是找过了苏菲,但以提奥耿直的性格,答应过的事应该不太可能反悔吧,他更没有道理去做这些小动作,否则他这个管家就不合格。

“恩佐,”苏菲脑子里回想着这几天想好的台词,“一年前我们刚见面的时候,布鲁瓦家族需要你的资金,以帮助度过难关,保留贵族的身份,而你,也需要布鲁瓦家族的贵族身份,来为你的古董收购提供便利,尽管你给出了高额的佣金,但对于我们双方来说,仍不失为一个公平的合作,但是,”

苏菲叹了口气,“在我们完成第一笔收购之后,事情就发生了变化,奥夫拉提奥先生成为您的管家,虽然他没有贵族身份,但也能接触到我正在接触的那些人,从那个时候起,我的作用就没有原来的时候那么大,可为了私心,为了利益,我并没有提出修改或终止合同,依然赚取您付出的巨额佣金,而现在,”

抬起头看着正满脸肃然的陈大河,苏菲轻轻笑道,“现在,是时候该结束这份施舍了。”

“夫人,您言重了,”陈大河立刻正色说道,“您应该知道,我并没有任何施舍的意思,并且,您在合作中完美的完成了您应尽的义务,我所付出的,只是您应得的。”

“恩佐,”苏菲湛蓝的眼眸里满是倔强,“明知是一份不合理的合同而不去改变,就是施舍,我知道这不是你的意思,但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真是莫名其妙的自尊心呐,陈大河摊摊双手,无奈地说道,“那么夫人,您今天的来意是什么呢?终止合同,然后结束合作?”

“不,”苏菲微笑着摇摇头,“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很难再找到你这样的合作伙伴,所以,合作可以继续,但是我想换一种合作方式,准确的说,是我想和你合伙,做一份事业,就是不知道恩佐你是否感兴趣?”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