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很快进入九月,苏黎世大学也正式开学,陈大河的入学手续都已经让老提奥提前办好,他只需要过去上课就行。

只是,在他拿到自己专业课程表的时候,脑门上挂满了黑线,汉学?!!!

这就是老提奥给自己选的专业?!

特么的让自己一个中国人远渡重洋,到万里之外的瑞士来学自己国家的汉学?!

能靠点儿谱不?

就这个专业,回国了能在几个老头子面前交代得过去?到时候那张毕业证的破纸不让他们撕了才怪!

此时的陈大河只有一种抓破头皮的冲动。

不就是让他帮自己选一个最容易毕业的专业吗?至于给自己选个汉学专业?这让班上的同学怎么想?授课的老师怎么想?讲台上的黑板怎么想?学校里的花花草草怎么想?

我的天呐!这个时候的瑞士怎么会有汉学系的?!

陈大河揉着头发,拿着手里的课程表看了又看,他现在只想问一句,能换专业么?

“现在不可以,”跟在他身旁的爱奈斯似乎听到陈大河的心声,微微躬身说道,“按照学校的规定,必须在一个学年结束之后,才可以向学校申述不适合本专业的理由,并得到校委的认可和通过,才能转系,”

迎着陈大河黯淡的眼神,爱奈斯继续打消他的侥幸心理,“苏黎世大学成立于1833年,有着一百五十年的悠久历史,虽然贵族和富豪可以用荣耀和金钱作为门票,轻易的安排人进入学校学习,但进来之后,就必须遵从学校的规矩,任何人不得干涉,这是教皇陛下颁下的旨意,就算是一百年前的英法德俄几国皇帝陛下也不能改变!”

这么说就是没得谈了,还扯个屁的教皇,他姓谁啊!

陈大河将课程表卷成一团,在自己额头上敲了敲,“这东西,什么时候就有了的?”

“您是说汉学系?”爱奈斯先用明亮的眼神向陈大河确认,然后才笑着说道,“1950年苏黎世大学就开设了相关课程,是欧洲最早开设此类课程的大学之一。”

“行吧,”陈大河敲敲脑袋,“提奥女士,麻烦您帮我安排一下,申请所有的科目在一年内进行考试,我可不想白读一年再换别的专业,等所有的考试通过之后,再帮我申请改读俄语和阿拉伯语。”

他现在除了母语汉语,还懂英法德西四门语言,而联合国的常用语言是英法汉俄西阿,只有这两门不会,既然打算在这里多呆几年,就好好学点东西吧,正好顺便也将这两门语言给补上。

同时这一年的时间还能请两个家庭教师打点基础,

“好的,先生,”爱奈斯微微欠身,“我会立即安排,另外,再次提醒您,现在距上课还有三分钟,您再不进去,就要迟到了!”

陈大河抬起手腕一看手表,撒腿就往校园里面跑。

从早到晚,爱奈斯就静静地坐在校门外的一间红色外墙的小咖啡馆里看着书,这里已经让老提奥安排买下,咖啡馆不对外营业,是专供陈大河吃午餐和午休的地方,直到一天紧张的课程结束,陈大河回来之后,她才陪着陈大河坐车返回湖畔的庄园。

吃完晚饭,洗过澡,陈大河穿着家居服在二楼的书房看书,这时满头银发梳得一丝不苟,身上的燕尾服烫得笔挺,皮鞋擦得锃亮的老提奥敲敲房门,等陈大河叫了请进之后,才迈着丝毫不差的步伐走了进来。

“先生,”老提奥微微点头致意,“根据您的吩咐,叶和图两位的签证已经办好了,并为他们定好机票,他们将于三天后抵达苏黎世。”

“好的,辛苦了,”陈大河抬着头笑了笑,然后指着书桌对面的椅子,“提奥,放松一点,这是家里,坐吧。”

“谢谢,”提奥微微欠身,这才坐到椅子边上,只是上半身的躯干依然挺得笔直。

原本按关三的计划,叶正根和图安两人是要和陈大河一起过来的,可在办理签证的时候出了点意外,和彭雪晴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不同,外交部那边打个招呼,办理签证没什么困难。

可是托张铁军送的那几把手枪的福,叶正根和图安两人都在总后下面的军办厂保卫科里挂了号,那事情就难办了,就算外交部那边打招呼也不好使,大使馆一定要求两人说明出国的理由,否则就拒发签证。

最后没办法,只能让陈大河一个人先过来,然后请尼尔森公司从这边走路子,总算在今天将两人的签证办下来,然后让奥利弗给他们在香江那边安排一下,这边再派个人到米兰去接,过两天就可以到了。

“先生,”提奥用古板中凸显优雅的法语腔调说道,“有件事情,我想有必要和您商量一下。”

“哦,”陈大河点点头,放下手里的书,“您说。”

“是关于古董生意的,”提奥说道,“从去年年底,我们安排了一批中国古董交给苏富比拍卖行在东南亚进行拍卖之后,今年又先后举办了两场拍卖会,先后共筹得三千七百万美元,其中有两千八百万美元作为收购款和差额佣金,支付给了巴黎的苏菲布鲁瓦女士,剩余的九百万美元则存到了您在第三国际银行的私人户头,家里的各项开支也是从里面支出的。”

“听起来似乎都很正常,”陈大河抿着嘴笑道,“那么,你是有什么想法吗?”

“是的先生,”提奥微微颔首,“我的想法是,没必要支付那么大的款项给布鲁瓦家族,他们起到的作用并不是不可替代的,甚至恰恰相反,您为她提供的收购资金,正好成为了她拓展人脉的经费,事到如今,这场合作对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而对我们,则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听到这话,陈大河不禁眉头紧皱,“提奥,真的有像你说的那么严重?”

“事实如此,先生,”提奥正色说道,“苏菲布鲁瓦女士之所以能成为您的代理人,无非是因为她的贵族身份,可以更方便接触到法国的贵族,并让他们放下防备心,但现在,就在今年,巴黎已经有三个贵族破产,英国也有两位,无论是处于边缘的小贵族,还是身家丰厚的大贵族,其实都更愿意将手里无足轻重的东方古董换成更保值的美元或黄金,至于买家是谁,他们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是否是现金付款!”

“而且,”提奥傲然抬起头,“苏菲布鲁瓦女士所能接触到的人,我也能接触到,所以,我认为没必要,再无端支付那笔超过一千万美元的大额佣金!”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