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机场,奥利弗替陈大河整理好衣领,笑着说道,“我就不陪你去香江了,祝你一路顺风!”

一路上套话,都没能问出那个管家到底是男是女,不过没关系,过几天自己亲自跑一趟苏黎世,就不信他还能将那个管家藏起来!

陈大河压抑住心里的一点点不自在,任由奥利弗替自己整理好衣领,然后微笑着点点头,“我走了,再见!”

奥利弗笑着挥挥手,“再见!”

陈大河挥挥手倒退几步,然后头也不回走进候机厅,直到拐弯之后,透过门口的缝隙看到奥利弗还站在原地,不禁微微叹了口气,这才走向候机区,找了个位置坐下来静静等着登机。

等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才终于登上飞往香江的飞机。

将背后的背包放到头顶的行李柜里,陈大河系好安全带,拿着一份英文报纸低头看着,等着飞机起飞。

过了一会儿,身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您好,麻烦让一让,我在里面的位置,谢谢!”

陈大河抬头一看,顿时满脸愕然,“雪晴?”

两人竟然是同一趟飞机,这也太巧了吧?!

“大河?”

彭雪晴眼里闪过一丝惊喜,随即用冷漠掩饰住,皱着眉头说道,“你怎么也坐这趟飞机?”

陈大河脑子转动,难怪王亚东那小子非得要送自己一套机票,合着在这里等着自己呢,要是没猜错的话,彭雪晴的那张机票多半也是他给买的吧。

如果自己猜的是真的,那这还真是一点也不凑巧的巧遇。

无奈的暗暗叹了口气,陈大河抿着嘴微微一笑,解开安全带站起身,“进去吧,我帮你放行李。”

彭雪晴随身带着的行李不多,只有一个鼓囊囊的背包,其他的应该是托运了。

见陈大河将自己的背包放到行李柜里,彭雪晴也没拒绝,冷着脸往里走,可就在背对着陈大河的那一刻,脸上忍不住露出欣喜的笑容。

两人各自在位置上做好,系好安全带,这时陈大河才扭头看着她笑着问道,“你是要出国留学?”

“装什么装?”彭雪晴冷眼看着他,“当时我办签证的时候,本来是没通过的,后来突然就通过了,我问过瑞士大使馆的人,他们说是有我国外交部的同志给他们打过电话,这才特批了我的签证,我认识的人里面只有你能在外交部找到关系,可别说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自从陈大河说出李中和先生是他的老师之后,班上的同学就知道他的关系网不得了,谁不知道李中和先生桃李满天下,各个涉外单位都有他的门生故吏,请外交部的人办个签证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说这话的时候,彭雪晴忍不住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在没有获得学校录取的情况下,申请去瑞士的留学签证,目的自然不言而喻,天知道陈大河会怎么看她。

偷偷瞟了陈大河一眼,幸好,在他的脸上没有看到半点的不耐和鄙夷,心里便稍微安心了一些。

陈大河满脸苦笑,这事儿是王亚东打着他的名号做的,他能说什么呢?!

“还有,”彭雪晴回过头,看着窗外的候机楼,“我的机票是王亚东给买的,却和你坐在一起,以王亚东和你的关系,别说你不知道,我就想问一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大河张张嘴,竟然无言以对。

他能有什么意思?难道要他对彭雪晴说,这些事都跟他没关系,是王亚东那小子背地里干的?

先别说她信不信,这话要是说出来,可就是将彭雪晴往死里得罪,两人这辈子是不死不休了!

陈大河没说话,彭雪晴也没追问,两人就这么默默坐着,等到飞机起飞,一个看着窗外的白云,一个看着手里的报纸,四五个小时后,便到了香江启德机场。

接下来便是候机转机,不停的奔波。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但彭雪晴所有的手续都是陈大河帮她办好的,连着两只超大的行李箱也是陈大河帮忙拖着,否则就算她身体素质再好,也肯定有些吃不消。

经过两天的飞行,在第三天上午,精疲力尽的两人终于到了苏黎世机场。

走出到达厅,陈大河吐出一口闷气,“呼,你在这里应该没找好住的地方吧,先跟我走,安顿下来再做打算。”

说着往外面左右观看,没发现爱奈斯的人影,应该是还没到吧。

“谢谢,”彭雪晴夺过陈大河手里的两只箱子,看着他正色说道,“我有住的地方,不需要你的帮助,安顿好之后,我会去苏黎世大学找你,希望到时候你别说不认识我就好。”

陈大河本来微笑的脸瞬间冷下来,一个脑瓜崩就弹了过去,“胡说八道,这里人生地不熟,有个屁的地方住,你以为这是国内啊,这里是欧洲!在这里你一个人乱跑被人卖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等下乖乖跟我走,学校的事情也有我来安排,听到没有!”

“呀!”彭雪晴捂着额头,狠狠地盯着他,“你以为你是谁啊?如来佛祖啊?别以为在国内靠着李老先生有了一点关系,就以为自己能上天了!我告诉你,在这里你和我一样,都什么不是!你又凭什么帮我?!”

陈大河正想说话,这时三辆高档汽车飞驰而来,两辆奔驰夹着一辆劳斯莱斯,伴着急刹车的声音停到他面前。

与此同时,六个人分别从三辆车上下来,齐齐站到陈大河面前,一起鞠躬问候,“先生好!”

就在彭雪晴两眼发愣不知所措的时候,来人中唯一的一位三十多岁的白人女性上前两步,用纯正的法语恭声说道,“很抱歉先生,由于预估不足,我们来晚了。”

“没关系,爱奈斯,”陈大河笑道,“我也是刚到,没必要这么严苛。”

“感谢先生的谅解,”爱奈斯微微一笑,“但错了就是错了,我这个月的薪水将全额扣除。”

陈大河撇撇嘴,看着她身后另一个头发梳得像雕塑一样的男人,“史密斯先生,您的夫人一点都不可爱。”

威廉史密斯耸耸肩,“先生,您应该称呼我为提奥先生,我现在属于提奥家族,和我的夫人一样,都是属于您的附庸,另外,对您的意见我持保留态度,我觉得我的夫人非常可爱,就如同您是提奥家族的荣光一样,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噢,我喜欢这种说法,”对这样的马屁陈大河完全接受,笑着从彭雪晴手里拉过行李箱,然后推给两边的保镖,不等彭雪晴反应过来,又将她身后的背包扯下来,连着自己的背包一起扔了过去。

然后才在爱奈斯的引领下,拉着呆呆的彭雪晴登上中间的那辆金色劳斯莱斯,缓缓向苏黎世湖旁的庄园驶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