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弗终于走了,而且还是回美国,被折腾得头晕脑胀的陈大河总算可以重新享受难得的清静,再回来那是一个月之后的事。

又过了半个多月,徐老爷子经过精心筹备的节目终于上映,就是那档见字如面的读信节目,首期亮相,就选了好几位重量级人物的家信,读信的也是这些重量级人物的好友,不是这个家就是那个家,总之是不得了。

这还不是最夸张的,最后压轴的竟然是首长几年前亲笔手写的一封家书,读信的不是别人,正是徐老爷子自己,看得电视机前的陈大河满头大汗,这老爷子,您是要上天啊!

他是怎么将首长的家书搞到手的?还敢当着全国观众的面读出来,了不得,了不得!

这里面的意思是个人都明白,代表这档节目已经让首长知道了,而且还是得到他支持的,这就是一块风向标。

不用说,这档节目一经亮相,就引起巨大的轰动,社会上也产生热烈的反响,尤其是那些写信人的遭遇,以及当时从心里发出的呐喊,让有共同经历的人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各行各业从上到下立刻掀起一股学习风潮,学的是写在信里不屈不挠的精神,同时也是对过去的深刻反省,各大报刊也在转载节目里的内容,连最牛的人民日报也专门发表了社论,将这股风潮再往上顶了一个台阶,总之一句话,这档节目火了。

托老爷子的福,茜茜在这档节目里也露了把脸,作为助理主持人,负责端着托盘送信,和引领嘉宾上下台的重任,用后世的眼光看就是个礼仪小姐的角色,但里面穿插几句和嘉宾之间的互动交流,立刻就上了一个档次,成为助理主持人,套上这档节目的光环,也算是个不小的资历。

这个节目是周播,这时已经播放到第三期,社会上的热潮也愈演愈烈,但老爷子不再只关注那一类的信件,而是扩展到其他同样具有一定思想深度的信件上,比如抗战时期的信件,也让这股热潮不再狭隘,有了更广的宽度,同时也让这档节目有了更多的认同者。

“大河哥,你觉得我表现怎么样?”

茜茜偎在陈大河身边,要不是房间里开了冷气,估计能把人热死。

“表现还不错,”陈大河看着电视里的茜茜,想了想说道,“不过总感觉衣服有点不合适。”

“啊?”茜茜看着屏幕里的自己,不禁有些奇怪,“这套衣服老师还说挺好的啊,怎么会不合适?”

她在这个节目里穿的,是和主持天气预报时差不多的正装西服,再将头发挽起,显得格外精神。

之前的几期她也是穿这种衣服,陈大河也见过,怎么没见他提出什么意见呢?

“是挺好的,不过,你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吗?”

陈大河指着电视屏幕,“你再看看,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合适的地方?”

茜茜皱着眉头摇摇头,“看不出来。”

“协调性啊妹妹,”陈大河打了个响指,“我也是看了好几遍才发现,你看啊,徐老爷子也好,还是其他嘉宾也好,他们穿的要么是周周正正的中山装,要么是时下流行的粗腰西服,看上去也挺像那么回事儿,但是一旦你上台的时候,”

陈大河指着电视里的茜茜,“你看,你一下子就把他们都给比下去了,如果你是正儿八经的主持人还好说,可你就是个助理主持,这不是喧宾夺主了吗!”

茜茜的衣服一直都是深阵工厂定制提供的,市面上都没得卖,论时尚性真的能甩目前的主流服装二十年,这还是陈大河收敛后的结果,要不然真能将茜茜直接送上国际最顶尖的时尚舞台上去,这种衣服单独看还没觉得怎样,可一旦有了对比,立刻就显出不同来。

“啊,还真是,”茜茜皱着鼻子,“那该怎么办啊?”

“简单,”陈大河捏着她的鼻尖笑道,“扮美不容易,扮丑还不容易吗,你下次上节目的时候,就穿那身简单的灰色套裙,然后梳两个辫子,就和贝儿差不多的那种,简单清爽,既能让人记住你,又不会太抢眼,不就可以了,”

“不仅是服装,主持的时候也是,”陈大河又说道,“既要能让观众看到自己,又要分清主次,清楚什么时候是以谁为主,做主持人,可不是控场那么简单,一定要多看多学多问,知道吗!”

“嗯嗯,”茜茜点点头,随即脸色又暗淡下来,“可惜你明天就要走了,我换了装扮你也看不到。”

“你什么样的装扮我没看过,”陈大河搂着她的肩膀,轻轻笑道,“漂亮的,丑丑的,灰头土脸的,容光焕发的,不管是哪一种,都是我最喜欢的茜茜。”

经过这大半年的历练,茜茜的脸皮已经厚实许多,但两颊还是飘起红霞,抱着心爱男人的蜂腰,将头埋在他怀里,享受离别前的温馨。

第二天吃过午饭,陈大河便要去机场坐飞机,先去香江,再从香江飞米兰,最后才从米兰到苏黎世,总行程大概需要两三天的时间。

“大河哥,真不要我去送吗?”

茜茜嘟着小嘴,额头上写着几个大字,我想去!

“真不用,”陈大河扶着她的肩膀,微微一笑,“你下午还有课,晚上又要录节目,去机场肯定是来不及的,再说这又不是我第一次出远门,而且不到半年就回来了,有什么可担心的,你啊,还是照顾好自己要紧,要是等我回来,发现你瘦了,我可饶不了你!”

“哦,”茜茜撅着小嘴,拉着陈大河的手不再吭声。

“好啦好啦,不就是出国留学吗,整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奥利弗的中文是越来越溜,还带着一股京腔味儿,拉着茜茜的胳膊笑道,“你要想他了,就给他打电话,哪天你有空了,我就带你出国去看他。”

“嗯,”茜茜抬起头露出笑脸,“谢谢。”

“大河,你放心吧,”曾静姝在一旁笑道,“我一定督促茜茜,每天晚上都吃两碗饭,就当是交饭钱了。”

“你这饭钱还真够便宜的,”陈大河笑了笑,然后回过头看着茜茜。

“好了,我走啦,”陈大河捧起她的小脸,在额头上轻轻吻了一口,然后拍拍脸蛋,才转身上了门口停着的汽车。

奥利弗也赶紧松手上车,在茜茜和曾静姝两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中,汽车渐渐远去。

陈大河一直看着后视镜里的两人,等出了胡同口,才将玻璃窗摇上来,这时旁边的奥利弗拍拍他肩膀。

“唉,我说,”奥利弗指着陈大河背上的背包,“你出国就带这么一点东西,够吗?”

陈大河耸耸肩,“就这我都嫌多了,按我的想法,只带证件就够了,带那么多东西干嘛,又不是没钱买。”

“还真够懒的,”奥利弗撇撇嘴,“好吧,看来我需要在苏黎世买套房子,还要配上装满整个衣帽间的衣服,某些人真是天生少爷的命,就苦了我们这些做丫头的哦!”

“就你,还丫头?公主还差不多!”陈大河摇头失笑,扭头看着她,“奥利弗,去年你给我安排的四个保镖,他们没跟你说过吗?”

“说什么?”奥利弗眨眨眼,“为雇主保密是保镖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无论他们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他们都会忘得干干净净,只会记得用自己的身体给雇主挡子弹!”

“哦,”陈大河一脸明了的表情,随即轻轻一笑,“我已经在苏黎世买房了,还请了个管家,所以,……”

奥利弗挑挑眉头,“女管家?”

“毫无根据的猜测,”陈大河黑着脸,“我是说,你可以省了很多功夫!”

“那可真是太好了!”奥利弗眉飞色舞,眼底却藏着一丝好奇,他还没说这个管家是男的还是女的呢!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