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酥州到无锡,走常州经镇江到南京,再往前走便进了皖省,自东而西横穿皖省,从亳州进入豫省,过周口许昌,便到了正州登封。

这一路走走停停,足足花了将近十天的时间。

短短不到一千公里的路程,凭路虎揽胜的越野能力,再怎么着两天能走完了吧?但他们就是用了这么长的时间才到!

三位男士也是没办法,谁让奥利弗公主殿下看到什么感兴趣的都要下车看一看呢,有时候还爱管点闲事,不时冒充拯救公主的公主,救了好几个遭遇危险的女同胞、小朋友和老奶奶,一路上抱打不平,很是收获了一波赞美。

当然,扫尾的自然是叶正根和图安这两位苦逼二人组,亮枪都不知道亮了多少回,最严重的一次竟然惊动了皖省公安厅,还是陈大河给外交部和文化部打电话才将这事儿糊弄过去,最后逼得他没办法,每次当奥利弗想停车充英雄的时候,就上前掐着她的脖子捂着她的嘴,后面两位女保镖也全当没看见,这才能顺利地用一个星期时间到嵩山,否则的话,哼哼,等明年吧!

好不容易到了嵩山,奥利弗才稍微安分了一点,趾高气昂地带着一行人找到剧组,至于某人像鸡窝一样的发型和脖子上的几道抓痕,谁管他?!

此时的少林寺还很荒凉,远远没有后世五A级风景区的宏伟气象,放眼望去,满山的荒草能有一米之高,而且根本就没有路,听说剧组的摄影器材都是靠工人们挑上山的,寺里也没有什么前院后院武僧文僧达摩院罗汉堂藏经阁,只有几个老掉牙的和尚,连泥菩萨的身体已经坍塌了一半,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还禅宗祖庭,连个荒山野庙也比它强!

这样的场景自然是没法拍摄,幸好张导先前就来考察过,也早有准备,匾上“少林寺”三个字经过重新粉刷,看上去还像那么回事儿,至于部分绿树环绕、青草茵茵的室外练功场所,那都是在附近的中岳庙和杭州的“花岗观鱼”拍摄的,这些外景也早就拍摄完成了,此时在嵩山拍摄的,都是一些跟少林寺息息相关的内容。

在看到李联杰演的觉远受戒的时候,陈大河还插了句嘴,“哎,张导,受戒什么的都是元朝之后的事儿,隋唐的时候还不兴烫戒疤呢。”

“是吗?”张导有些摸不准,不过看在陈大河是投资人的份上,就顺了他的心思吧,反正就是个戒疤,对剧情也没什么影响。

李联杰小伙子则跪在地上默念阿弥陀佛,上帝保佑,终于不用烫戒疤了,这可是真烫啊,疼死人的!

见自己亲手补上一部经典神剧的BUG,陈大河感到非常欣慰,但还没等他开心起来,就被奥利弗拉着下山。

奥利弗自然不是真的对剧组拍摄那么关心,这次过来也就是给自己出来玩找的一个借口而已,在这里晃荡了半天也算是尽了投资人的义务,便趴在陈大河背上下了山。

为什么要背?

当然是累了啊!穿着个高跟鞋登山你不累啊!

为什么不让两个女保镖背?

男的都死了啊?有男的为什么要女的背!

那又为什么不是叶正根和图安两个?

拜托,伦家是清教徒耶,怎么能随便跟别的男人接触呢?!就连你陈大河也是看在多年的老朋友份上才给你这个机会好吗!

至于别人是否愿意,奥利弗小姐表示,谁管!

在嵩山好好玩了几天,奥利弗才依依不舍的被陈大河拉着踏上返回北金的路程。

可这次虽然没有多管闲事,但每到一个地方,看到什么新奇的东西,奥利弗就会喊停车,兴高采烈地下车游玩一番。

看在没惹事儿的份上,陈大河也由着她了,只是,别的东西也就算了,那下雨穿的蓑笠,和晴天戴的草帽,还有当万金油用的撮箕,有什么可收藏的?!

有一次她连煎饼鏊子都想买一个,最后死活被他拉走,拜托,您大小姐就从没下过厨,买个做煎饼的家伙什干啥?当收藏?普拉达纪念款手包旁边摆个煎饼鏊子?像话吗?!

这一路走走停停,顺便瞻仰了邯郸学步的学步桥,新中国起点的西柏坡,京城南大门保定的白洋淀,从出北通州的那一刻算起,总共费时将近一个月,总算是又回到了北金城。

“我发誓,”陈大河对着茜茜庄重起誓,“以后再也不陪奥利弗出远门了,太伤人了!你不知道,这一路上我是怎么过来的!”

陈大河吧啦吧啦将一路上的遭遇事无巨细地反复说了两三遍,最后做总结陈词,“总之,跟她出去就不是人过的日子,不仅要服侍周到,还要给她擦屁股,要不是我头顶上还有几颗大树,这回我就栽了你知道吗!”

“真的呀?”茜茜瞪着眼睛,然后歪着头看着外面,“奥利弗姐姐,大河哥说的是真的吗?”

陈大河脸色僵硬,咯噔咯噔地回头一看,果不其然,站在门口的那位金发佳丽,可不就是奥利弗么!

茜茜学坏了啊!!!

这时奥利弗正用浴巾包着头发,身上穿着一件紫色浴袍,就这么直愣愣地走了进来,然后一屁股坐到茜茜身边,搂着茜茜的肩膀,两眼微眯看着陈大河说道,“你说我坏话了?”

“你怎么会这么想?”陈大河满脸愕然,目光里满是诚恳,“我刚才跟茜茜说,你为了这幅印第安狩猎缂丝图,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费尽千难万苦,终于才拿到手,而且尽管这样,你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甘愿冒险亲赴嵩山检阅电影的拍摄进度,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这是极端负责,一心为公司的奉献精神!能有你这样的合作伙伴,是我陈大河一生的荣幸!”

“真的吗?”奥利弗双眼充满怀疑,扭头看着茜茜,“他刚才真说的是这些?”

趁着奥利弗没看他,陈大河赶紧用满怀深情的目光看着茜茜,老婆啊,你老公是死是活就看你怎么说了!

茜茜眨着眼睛想啊想,虽然刚才大河哥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但事情的经过好像也差不多,如果自己点头的话,应该也不算是说谎吧?!”

看着茜茜用力地点点脑袋,奥利弗满意地回过头看着陈大河,“算你还有点良心,知道我的辛苦!”

“对了,有个事儿要跟你说下,”

不等陈大河松口气,奥利弗又说道,“我已经定好后天从北金飞纽约的机票,估计要到七月底才会回来,你出国定机票的时候注意一下,别定太早了,省得又说我不送你。”

陈大河比了个OK的手势,轻轻一笑,“没问题!”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