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奥利弗谈起生意的时候,她都能滔滔不绝说上几个小时,陈大河自然知道她的这个特点,于是赶紧将她打断,否则她能一直说到回家。

“对了奥利弗,你刚才说还有一个采访团,是有什么专题采访吗?”

“呃,”被打断的奥利弗很不爽,冲着他抛了个白眼球,

不过还是说道,“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老话题,关于经济发展政策方面的东西,现在香江那边基本上都是援引内地报纸上的文章,没什么新意,我想直接和这边的主管官员对话应该会更好些,另一个则是关于军事行动方面的,本来这次过来没准备组建这个采访团,前几天我收到你传来的消息之后,又几乎同时得知这个消息,便想着能不能顺便搭个顺风车,组建一个采访团到内地采访,如果能拿到确切的数据就更好了,于是向新华社提出采访请求,没想到他们竟然同意了,我们才临时拼凑了这个采访团队,可惜由于太过仓促,没能约到太高级的官员,……”

奥利弗还在吧啦吧啦说个不停,陈大河的注意力则放在她说的那个关键词上,其他事情完全没听进去。

军事行动?现在正在用兵的只有西南地区的那场战事,难道那里又出现什么新状况?

想到就问,陈大河再次打断她,“奥利弗,说说那个军事行动,你了解到什么信息?”

奥利弗气鼓鼓地瞪着眼睛,“你又打断了我的话!”

陈大河叹了口气,看着她轻声说道,“如果是关于西南方面的行动,请你详细的告诉我一切,我大哥就在那里。”

“哦,”奥利弗捂着嘴,“对不起陈,我不知道。”

今年过年的时候虽然去了陈大河家里,也知道他有一个大哥入伍了,可真没想到会跟这场战事扯上关系,随后赶紧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听完奥利弗说的话,陈大河眉头紧皱,信息太少,判断不出什么东西来。

确实是西南方的那场战事没错,不过是一场山头攻防战,我军5月5日收复了一个阵地,结果引起敌方的疯狂反扑,到今天都11号了,这场战事都没有结束,就这件事。

“陈,”奥利弗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眼里有些担忧,“你还好吗?”

“没事,”陈大河摆摆手,勉强笑了笑,“他过去还没多久,应该没那么快上一线。”

“哦,那就好,”奥利弗稍微松了口气,但看着陈大河的依然微皱的眉头,便不再说话。

回到家里,帮奥利弗安顿好之后,陈大河便叫上叶正根,开车去了外面。

还是上次跟着王亚东来过的仓库,平时张铁军没事就呆在这里,看见陈大河过来,颇有些意外,“哎,老陈,今天怎么有空上这儿来了?”

“有事,”陈大河也没客气,“我想请你帮我查个人。”

“行,”张铁军没二话,“说吧,要查谁,别的不敢说,在这四九城里,就没有哥们找不着的人。”

“不是在这里的,”陈大河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他,“就这个人,陈大江,籍贯鄂省潺林县,七九年入的伍,部队番号不知道,目前去向,”

说到这里,陈大河顿了顿,他不知道老大跟他说上战场的事有没有违反保密条例,但想到当时是通过部队传达室的电话说的,如果有保密要求的话,应该不会直接说出来吧。

便继续说道,“目前应该是在西南那边。”

“西南?”张铁军眉头紧皱,“你确定?”

“确定,”陈大河点点头,“他去之前,我给他打过电话,他亲口告诉我的。”

“还亲口告诉你?”张铁军脸色更加古怪。

陈大河疑惑地看着他,“铁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现在我也不好说,”张铁军两手抱在胸前,突然抬头看着陈大河,“老陈,听名字,他是你兄弟吧!”

“我亲大哥,”陈大河点点头,“铁子,有什么情况你尽管说,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要是真有什么意外,我替他捧盒子就是。”

“没那么严重,”张铁军笑了笑,“本来任何部队出动之前,是不允许对外泄露任何跟行动有关的东西,你大哥却跟你说了,这就让我有些想不通,这样,你跟我说说当时的情况,看看能不能分析出点东西来。”

“行,”陈大河视线上抬,努力回忆当时打电话的情景,将一些没必要的话略过之后,其他的都复述了一遍。

“没什么特别的,应该是已经公开的行动后续增员吧,”张铁军听完,眉头微皱着摇摇头,随后看着陈大河,“不过,老陈,你现在要找他,是什么个意思?”

陈大河一听,顿时愣住。

对啊,自己来拜托张铁军找人,是为了什么?

单纯想知道他有没有上战场,还是想托关系将他调回来?

“如果你是想将他从前线调回来,”张铁军敲敲桌子,“我去求老爷子,有一半的把握能帮你办成,但是,我想问你一句,这事儿,你……”

“停,”陈大河举起手将他拦住,苦了小半天的脸色也变回正常,“这事儿到此为止,”

说着将张铁军面前的纸条拿回来,“你今天就当我没来过。”

“这,”张铁军有点发懵,“老陈,你这什么意思?不是,我就是想问问……,得得,你等着,我现在就回家求老爷子去!”

说着就起身准备往外走。

“等等,铁子,”陈大河笑着将他拉住,拖回到沙发上坐下,“我没怪你的意思,是我自己想通了,”

“你说的对,”看着张铁军,陈大河正色说道,“我来拜托你找人,是想干什么?找他回来?不可能!他是我爹妈的儿子,我的大哥,难道其他战士就不是他们父母的儿子,弟弟妹妹的哥哥?别人能上,他就不能上?没那么回事儿!”

“当初入伍,是他自己铁了心要去的,这回上战场,还是他自己主动打的报告,我是思想觉悟没他的高,但也不能拖他后腿吧,这回他要是过得了这个关口,他下半辈子的酒我给他包了,他要是过不了,”

陈大河说着说着又红了眼睛,伸手拍拍桌子,“他要是过不了,我替他送行,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就看他有没有这个喝酒的命!”

看着情绪激动的陈大河,张铁军半天没说话,最后伸手拍拍他肩膀,“老陈,你这人,不错!”

陈大河自嘲地笑着摇摇头,“不错就不来了。”

“来是人之常情,来了却能忍住,那就比一般人强,”张铁军竖起大拇指,“你和你大哥,都是这个!”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