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午,陈大河带着叶正根开车去机场接奥利弗,可当浩浩荡荡一百多人跟在奥利弗身后,从出口走出来的时候,将他吓了一大跳。

“什么情况啊这是?”陈大河看着微笑走近的奥利弗小声问道。

奥利弗挑挑眉头,晃了晃脑袋,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回过头对身边的秘书说道,“按计划带他们去酒店先休息,明天再分头行动。”

在秘书的带领下,这群人带着异样的眼神,从陈大河面前经过,那眼神让他很不自在,当自己是小白脸了吗?

看着后面正抬着一只只大箱子的众人,奥利弗在一旁笑道,“这里有两个剧组,和一个新闻采访团,将会在这里逗留很长一段时间,正好我这次过来,就包了架飞机,把他们一起带来了。”

这时陈大河也发现,人群中有几个熟悉的面孔,黄源申、梁晓龙和米雪,这分明是那部神剧霍元甲的阵容,难道这部电视剧要放在内地拍摄?

等所有人都上了外面几辆早就等候在那里的中巴车之后,奥利弗拍拍陈大河,当先往外面的揽胜走去,后面跟着的还是那两个女保镖。

上车之后,奥利弗才解释道,“投资银都公司的那部电影,过几天就要正式开机了,那里面有三十多个都是银都公司的人,他们廖总知道我们要来这边,就塞过来凑到一起,顺便省了机票钱,另外六十多个是凤凰电视台新筹备的一个剧组,这是一部年代剧,讲的大概是几十年前的故事,原来是准备就放在公司的影视基地拍摄,但一个多月前发生了一点事,我决定将这部电视剧作为今年电视台的年度大戏来打造,并放到内地来拍摄,这里有真实的建筑场景,比那些摄影棚里搭出来的小家子气强多了,一定能给香江观众不一样的体验,最后的十几个人就是电视台的新闻采访团,他们的任务就是一些采访。”

听了解释,陈大河不仅没明白,反而更迷糊。

银都公司的电影自然就是少林寺,他们的人过来这边并不奇怪,因为张导就一直常住在北金,对这里很熟悉,而且他们会和这边的电影厂进行合作,所以在这里汇合也算正常。

但将霍元甲这部电视剧也放到内地来拍就有点奇怪了,不是不能来这边拍戏,而是什么原因会刺激奥利弗,让她决定这么做?

“奥利弗,”陈大河问道,“你说一个多月前发生了一点事,让你做了这个决定,是什么事啊?”

奥利弗嘟着嘴,“你去年不是和无线台签了一份节目采购协议吗,他们反悔了,单方面撕毁了这份协议,你也真是的,连违约条款都没设置,现在我们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反而听了好多难听的话,还好凤凰台里没人知道这件事,否则我脸丢大了。”

原来是这个,陈大河哑然失笑,“这份协议是以琼斯公司的名义和邵先生签订的,现在琼斯公司收购了丽的电视台,并重组成凤凰电视,和他们打擂台,他们还会跟你做生意才怪。”

“一码归一码,”奥利弗撇着嘴角说道,“在美国,一边合作一边打官司的多了,也没见有谁随意撕毁协议的,这时最基本的契约精神。”

“这不一样,”陈大河摇摇头,“如果我还在琼斯公司,哪怕琼斯公司入主凤凰台,无线台也不一定会撕毁协议,但现在既然我不在了,他们肯定不会执行这份不太合理的合同,违约就是必然的。”

当初邵先生之所以会接受这份合同,一部分是本着开源的想法,能赚一点是一点,但更多的是忌惮陈大河的另一个身份,在香江前景不明的情况下,交恶一个有文化部背景的人物,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老道的邵先生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

而且这里面还有两点,一个是当初将合同的签订方定为琼斯公司,可以尽量淡化内地元素,另一个就是合同里面明显不合理的条款,一旦被香江当局问责的时候,反过来就能成为他辩解的内容。

如果不是受到压力,谁会这样做生意的?

比如嘉禾和琼斯公司签订的协议就要正常得多,当然这也与他们受政策的影响相对较低也有关系。

现在好了,陈大河从琼斯公司离职,主事人变成另外一个女的,这个消息对如今每个月都有戏剧团过去演出的香江根本就藏不住,邵先生得到消息之后,自然会撕毁协议,甚至在陈大河看来,一个多月前才行动,已经是给自己留足了面子。

其实哪怕没有琼斯公司入主凤凰台的事,只要有机会,这份合同也不会执行下去,这点当时签订协议的两人都心知肚明,没有设定违约条款就是证明,现在想想,当初谈判时的唇枪舌剑更像是在做戏,不由得有些好笑。

与此同时,陈大河还感到有些汗颜,做什么生意不能赚钱,偏要去干扯虎皮蹭油水的烂事,还真是没什么格调,好像当时正是自己最膨胀的时候,也没人对自己提个醒,以后一定要引以为戒,再不能干这种没品的事。

陈大河在暗暗反思,这边奥利弗却还在生气,她不在意这背后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反正跟陈大河沾边的貌似都不太正常,她生气是因为其他原因,

“违约就违约吧,还说什么,有本事我们自己去拍一部收视率火爆的电视剧出来这种话,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吗?”

这下陈大河可有些意外了,“这话是邵先生说的?”

看来这才是奥利弗生气的关键,敢给琼斯家族的大小姐气受,一般人可做不出来。

“不是,”奥利弗撅着嘴,“是一个女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人,带着邵先生的亲笔信过来,哼,信里写得倒是挺客气,就是那个送信的人说话难听,也不知道是谁,去年被我们台的大地恩情打得找不着北,现在伤疤还没好,就敢说我们拍不出好剧!”

话是这么说,底气却不怎么足,那部大地恩情是在琼斯公司收购丽的电视台之前拍的,功劳算不到她头上,至于后来的凤凰台,除了在综艺压倒无线,新闻平分秋色,电视剧还真是一直处于弱势。

“哟,都会说找不着北了,”陈大河哈哈大笑,听到不是邵先生说的话,他便没怎么在意,“那你就拍出一部好剧来给她看看。”

至于那个送信的人,他心里隐约有了点猜测,如果真是那位女士的话,说点难听的话还真不奇怪,或许这也与她不清楚奥利弗的背景有关,否则以那位的性子,恐怕嘴上的好话比手里信上的还多。

“当然,”奥利弗咬着牙齿说道,“所以这次徐先生向我力荐这部叫霍元甲的电视剧,我就决定给他最大的支持,用最好的剧组,最好的演员,最好的布景,拍出最好的电视剧!”

陈大河狂汗,闹了半天,她将这部电视拉到内地来拍摄,还真是为了赌气!

不过心里又有点小小的期待,用更好的场景来拍,这部电视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