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奥利弗同意双方互相购买节目很简单,事实上去年他借道香江回国的时候,就和奥利弗谈过,可以考虑从内地引进一部分不涉及思想的节目,现在徐老爷子的要求正中下怀,借此机会,她那边还能拿拿价,获取更优惠的条件。

这事他没打算直接跟奥利弗说,打长途电话太麻烦,还不如让曾静姝来转达,现在为了方便两边的交流,分别在香江和北金公司都架设了电报机,不过这边的电报员还是由政府委派的,常规交流通过电报传达就行,比打电话方便多了。

将消息传过去之后,陈大河便没再过问,每天帮着茜茜准备上节目的事。

“观众朋友晚上好,欢迎收看天气预报。今天下午6点中央气象台发布的气象信息,从今天晚上到后天,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是多云转晴的天气,……”

一段台词念完,茜茜眼巴巴地看着陈大河,“大河哥,你看这样行吗,我照着援姐的台词念的。”

陈大河嗑着瓜子,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灌了口冷水后才说道,“样子是这个样子,不过台词还可以改改。”

“啊?要改台词?”茜茜睁大眼睛,“怎么改啊?”

“你听我给你说一段啊,”陈大河咳嗽两声,活动活动嗓子,才用标准的鄂省普通话说道,“观众朋友们晚上好,下面让我们来一起关注今明两天的天气,从今天晚上到后天,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都是多云转晴的好天气,所以在这里上班的同志,还有上学的小朋友们都可以放心出行,不用担心会淋雨,但是中部豫省和鄂省的朋友们就要注意了,因为啊,这段时间很可能会有强对流的雷雨天气出现,所以大家出门一定要记得带伞。嗯,差不多就是这样。”

“哦,”茜茜眨眨眼,“可是这样改行吗,会不会不太严肃?领导会不会不乐意啊?”

“哼,他们还敢不乐意,”陈大河撇着嘴,“前前后后我给他们出了六个点子,结果一个都没给你上,就改个台词怎么啦,而且有徐老爷子在,他们敢凶你一个试试,再说了,”

说着转过头看着正吃多了瓜子,抱着水杯咕隆咕隆灌水的金贝儿,“贝儿,你说哥哥和姐姐谁说的好听?”

金贝儿一口水咽下,打了个饱嗝,“呃,姐姐的声音好听。”

陈大河无语,就不该问她,又看向另一边偷笑的安英,“英姐,你说哪个好?”

“嗯,”安英想了想,“如果我是观众,我会更喜欢听你这样的。”

随后不好意思地看着茜茜,“不是茜茜说的不好,只是大河的这种说法多了一点关心在里面,让人听得更舒服。”

陈大河找到支持者,立刻一拍手,“你看是吧!”

茜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明天我改下台词,先拿给老师看看,如果可以我就这样念。”

陈大河撇撇嘴,这丫头的毛病之一就是胆子太小,真不知道在追自己这件事上是谁给她这么大胆儿的。

照着新台词再演练几遍,陈大河一点点地帮她调整,从站立的姿势到脸上的笑容,从语速到手势,一点点地调整,茜茜也学得很快,没几次就让他看到几分后世气象主持人的影子。

这时突然一个人走进外面的院子,安英首先注意到,连忙提醒陈大河,“大河,曾姑娘来了。”

“曾姑娘?”陈大河一愣,转过头看去,原来是曾静姝。

自从去年他不管琼斯公司的事之后,曾静姝就很少过来,今天突然过来干什么?

曾静姝走进来,先很有礼貌地跟大家打招呼,才笑着对陈大河说道,“奥利弗让我来说一声,她明天过来,还是住这里。”

“这事儿啊,”陈大河笑道,“打个电话不就完了,还专门跑一趟干嘛。”

曾静姝俏脸微红,接过兰婶递来的水杯,“我想兰婶做的菜了呗。”

“喜欢兰婶做的菜也可以天天来啊,”茜茜上前笑着拉过她的手,“又不是什么外人,哪天不能过来的,非得等有事儿才上门。”

曾静姝嘴角向上翘着,“我怕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啊。”

茜茜小脸一下变得通红,“再胡说不理你了,”

脸却转向身边的兰婶,“兰婶,麻烦您晚上多做两个静姐爱吃的菜。”

“好嘞,多谢曾姑娘喜欢我这老太婆的手艺,晚上保证让您吃好。”兰婶笑呵呵地去前院准备晚饭,安英也跟着过去帮忙,顺便带走了金贝儿。

这下屋子里就剩下他们三个人。

莫名的,陈大河觉得屋子里气氛有点尴尬,眼珠转了转,对着两女说道,“茜茜,你让静姝再帮你看看,我去书房看会儿书。”

随后大手一甩,一溜烟儿不见了人影。

两女目瞪口呆地看着空荡荡的院子,相视一眼,随即噗嗤大笑。

陈大河溜到书房,自然不是看书的,正所谓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秋有凉风冬有雪,收拾书包好过年,现在正是初夏时节,天气不热不冷,正适合打开窗户睡大觉。

人往沙发上一倒,也不用盖被子,时间不长书房里就响起轻微的呼噜声。

不知睡了多久,陈大河在睡梦中耸耸鼻子,似乎闻到一种香甜的气息,迷迷糊糊睁开眼,却发现曾静姝就坐在离他不过一尺的单人沙发上,手里捧着本书,正看得入神。

夕阳的余晖穿过窗户,撒在白皙的小脸上,似乎给一座白玉美人度上一层金光,不禁让他有些失神。

但毕竟是前世在电视上见过无数美女的老战士,陈大河很快就回过神来,赶紧翻身坐起,却又发现身上还盖着一件薄外套,正是曾静姝进来时候穿着的衣服。

“啊,你醒啦,”曾静姝听见动静,立刻转头看着他,正好看见陈大河拿着自己的衣服在看,连忙一手夺了过来。

“我,我就是进来的时候,看你没盖东西,怕你着凉。”

好家伙,这脸怎么还没烧起来?!

看着连耳根脖子都变得通红的曾静姝,陈大河心里暗暗称奇,脸上却很自然地笑道,“谢谢,不然这天气还真容易感冒,对了,茜茜呢?”

“哦,她接了个电话,好像是她老师找她,英姐送她去电视台了,”曾静姝喘着娇气,感觉脸烫得厉害,“她让我跟你说一声,我才过来的。”

陈大河挑挑眉头,就这心理素质,曾大姑娘是怎么管好琼斯北金分公司的?听说业务做得比自己管的时候还顺,想不通!

唔,应该是自己没有专心管公司的原因,一定是!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