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徐老赶紧将他叫住,“还有个事儿,要跟你商量商量。”

“还有事?”陈大河回过头,又坐回沙发上,“什么事啊?”

“大河,”徐老看着他,“你现在没在琼斯公司做啦?”

“是啊,”陈大河点点头,“去年就没做了,怎么,是那批电视剧的问题?”

徐老这边现在能跟琼斯公司扯上关系的,就只有从香江购买的那批电视剧播放的事,从春节前播出第一部电视剧开始,在国内就掀起收视狂潮,虽说跟目前节目内容不多也有关系,但也能看出老百姓对电视剧的渴求。

而且经过电视台电视剧中心挑选出来的,基本是都是民国时候的剧情片,讲的是家族情仇,不涉及到其他方面的东西,应该不会惹到什么麻烦吧。

“电视剧没问题,”徐老摇摇头,斟酌着说道,“没做了也好,多把心思放到咱们国内自己的事业上来,不过,听说琼斯公司在香江收购了一家电视台?”

“啊,”陈大河心里隐约有了点想法,猜测着问道,“您的意思是,想和他们那边的电视台合作?”

“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果然,徐老点点头,“目前国内的电视台发展刚刚起步,很多东西都还不完善,最严重的就是思想固化,所以电视台几个领导啊,就想着多和国外的电视台去学点东西,而且已经和多家欧洲的电视台有过接触,他们也很乐意帮忙,有多档节目已经准备立项,只是,”

徐老苦笑着摇摇头,“毕竟欧洲离咱们这儿太远,两边的文化环境都不一样,立项的那些栏目,倒有一多半是电视风光片,真正做内容的节目很少,而放眼世界,和咱们文化氛围最接近的,就要属香江和台弯,台弯那边现在是不可能合作的,倒是香江有两家电视台,做得都很不错,虽然现在那边是外国人管着,但总归都是自己人,迟早会团圆,他们就想看看,能不能有这个一起合作的机会。”

陈大河心中了然,“那么,电视台和那边接触过了吗?”

“电视台没有,”徐老尴尬地笑了笑,“不过请新华社的人探了探他们的口风。”

结果如何徐老没说,陈大河也能猜出来,既然电视台在香江,就不可能不顾及到香江当局的意见,就算是普通的商务往来他们都是战战兢兢,如果开展全方位的合作,指不定会惹到什么麻烦,自然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来做决定。

而这边的电视台也有自己的傲骨,不管怎么说,也是堂堂一个大国的中央台吧,不可能上赶着去求他们,现在不合作没关系,等以后,自然有他们的好果子吃。

可现在徐老跟自己提出来,就代表了电视台里面还有人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这就有些奇怪了,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执着呢?

而且他有点奇怪,这事奥利弗不可能不知道,为什么没听她说过?

陈大河眼眉低垂沉默不语,脑子里一点点梳理着,如果做成了这件事,会有什么好处?

资源共享?

不对,两边的环境不同,就决定了很多内容不可能在这边播放,几百部电视剧最后只挑出十几部就是证明,那边也不可能播放这里的正剧。

学习交流?

也不至于,徐老也说过,中央台现在已经和欧洲的几家电视台合作,那些电视台未必就不如香江的两家,甚至在传媒专业性上要更高一些,所以这一点也不成立。

那么,就应该是其他方面的东西。

陈大河想到这里,突然眼睛一亮,心里暗骂了一声老狐狸。

不只是眼前的徐老爷子,还有香江的那位邵先生和奥利弗,不对,奥利弗应该是小狐狸,真是成精了都,不过试探个口风而已就能想到这么多,直接拒绝了事,还真是省了很多麻烦啊。

如果这事要真能成了,那可就是在香江打下一颗钉子,在宣传方面直接建立起一个阵地,尽管现在香江有不少倾向于这边的报纸,但报纸怎么能跟电视相比,有了电视作为宣传阵地,哪怕不直接宣扬别的,只是从口风和情感上对这边有稍微的倾斜,那都能影响到多少人!

可惜,香江当局是绝不想看到这种事情发生,找麻烦要求整改自然是少不了,严重的话吊销牌照也不是没可能,这种后果无论是邵先生还是奥利弗都不可能接受,难怪奥利弗都没跟自己说,恐怕就算自己去推动,也不能改变她的决定吧。

但这些徐老提都不提,只说合作的事情,无非就是给自己挖了个坑,想让自己去帮忙说服奥利弗,推动这项合作,可能在他看来,自己已经从琼斯公司离职,就算因此恶了奥利弗,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吧。

看陈大河半天不说话,知道他应该是猜出了里面的门道,徐老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这事儿我也知道是强人所难了,你就当我没说过吧。”

“老爷子,您看这样行不行,”陈大河按着后脑勺,“我听奥利弗说过,香江凤凰台最近制作了不少电视剧和综艺节目,香江的市场容量有限,他们的节目都会外销的,您让电视台的人去看看他们的节目,如果有合适这边播放的,就可以买下来,另外,您刚才不是说中央台打算制作几档电视风光片吗,还有咱们现在的几档综艺节目,正好这些都是他们不曾做过的类型,回头也可以拿给他们那边看看,要是他们感兴趣,就卖给他们,您觉得可行吗?”

他不是圣人,不会盲目地为了大局而牺牲自己的利益,但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为他们提供一点方便之门,也未尝不可,所以就算明知道是坑,他也往里跳了。

嘶,徐老爷子倒抽一口冷气,皱着眉头说道,“你的意思是,只卖节目,不合作?”

陈大河微微一笑,“互相购买节目不就是合作吗?”

徐老愣愣地看着他,随后拍拍自己脑门,“只做不说,我怎么没想到,不过,”

说着看向陈大河,“你能说服奥利弗?”

陈大河耸耸肩,“试试吧,如果不成功也没什么损失不是。”

如果用这种方式,应该可以将风险控制在最低程度,万一要是香江当局对凤凰台有什么不满,大不了将节目停播就是,最多损失点金钱,没什么大不了的。

相比之下那种明目张胆的合作就危险多了,只要邵先生和奥利弗没有脑子坏掉,就不可能同意,真不知道打这个主意的人脑子是怎么长的。

见陈大河如此识大体,徐老爷子赞赏地拍拍他肩膀,“行啊小子,这事就交给你了,不管能不能办成,我都让老高记住你这份人情。”

陈大河不认识老高是谁,自然也无所谓,只是叹口气说道,“老爷子,人情不人情的就算了,您老以后别给我挖坑就行,我就只是过来帮茜茜争取个机会,您就让我跳了好几次,多来几回我真怕跳不出来啊!”

这话一出,以徐老爷子的厚脸皮也不禁老脸微红,恼羞成怒地大手一挥,“老头子坑你是看得起你,你倒还喘上了,滚蛋!”

陈大河笑嘻嘻地站起来拍拍屁股,“拜拜了您呐。”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