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个老头子,除了茜茜的姥爷黄叶秋,和在尚海只知道嘻嘻哈哈的王赟之外,其他四个都想陈大河走从政的道路,也难怪,习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朴素的传统思想深入人心,这点是很难去改变的。

当初这几个老爷子也想过进入体制,可总有这样那样的原因,始终游离于外围,难以真正进入核心,去基层吧,又是身怀屠龙技进了猪圈,毫无用武之地,最后只得投身学校,想着既然自己无用,那就教出几个有用的学生,这才有了现在的身份。

后来认识陈大河之后,又把希望寄托在这个视如亲孙的人身上,总想着他能集众家之大成,闯出一片天地,就跟后世望子成龙的家长一个德行,圆他们不曾实现的梦。

所以李老罗老和孙老三人争来争去,争的无非是让陈大河进他们各自熟悉的领域,但大方向还是进体制,田老爷子更简单,当官就行,管你进哪个部门。

现在好了,搞定意志最坚定的罗老爷子,其他三个就更不是问题,谁要有意见,让他跟罗老头说去,省得烦人。

结束学校的事,离苏黎世大学新学期开学又还有段时间,要八月份才走,陈大河便又闲下来,每天不是东游西荡,就是跑到各个老爷子家里去蹭个饭,虽然他不打算进体制,但这些人脉关系可不能断,只要把这些老干部稳住,以后在国内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可刚过五一,茜茜带来一个消息,可把他给气坏了。

“你是说,电视台开了一档新节目,你以后就在这个栏目里面做固定实习生,还是幕后的?”陈大河满脸古怪地盯着茜茜,“这档节目叫曲苑杂坛?”

“对啊,”茜茜点点头,有点诧异陈大河的反应,“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去了,”陈大河脸色更加古怪,“这是徐老爷子安排的?”

“是啊,”茜茜继续点头,心里更加奇怪,“大河哥,是不是我不应该去学幕后的东西啊?”

“学幕后不是不能学,只是还不到时候,”陈大河起身拉着她就走,“走,去找徐老头算账去。”

“啊?算什么账?”茜茜愣愣的,“大河哥,现在都晚上了啊。”

“报仇宜早不宜晚,”陈大河拉着她蹭蹭蹭地往前走。“不去我拍晚上睡不着觉。”

拉着迷迷糊糊的茜茜,一车杀到人大。

啪啪啪啪,陈大河毫不客气地将大门砸得砰砰作响。

“谁啊?”

开门的是吴奶奶,一看是陈大河,不禁有些意外,“臭小子,这么晚过来有事啊?门都让你拍坏咯。”

陈大河缩着身子低眉顺眼的,“奶奶,您可得为我做主,您屋里那老爷子他尽诓我。”

“嘿,反了他,”吴奶奶眼睛一瞪,“走,奶奶找他算账去。”

说着就拉着陈大河往屋里走,嘴里还在大叫,“老头子,给我出来,你诓我孙子什么东西啦?”

徐闻平黑着脸从书房走出来,连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就叫着自己诓人,几十年的老公都不如才认识一年的孙子,这胳膊肘拐得也是绝了。

“行了行了,”徐老爷子挥挥手,“就知道你会找上门来,茜茜,陪奶奶聊会儿天,我跟他说几句话。”

陈大河撑着脖子就往里走,“哼哼,看你能说出什么花儿来。”

徐老爷子顺手关上房门,走到陈大河对面坐下,指着他笑骂道,“你小子,连个安稳觉都不让老头子睡,李老头说得没错,你就是小人报仇一天到晚!”

“呵,许您做还不许我找啊,”陈大河撇着嘴角,“我说老爷子,您可真够意思,这个节目是我给您出的主意吧,当时您怎么说的?研究研究,不一定上!哦,现在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这么上了,也行啊,怎么着您也得给茜茜安排个实习主持的位置吧,可让她去学幕后,这是要闹哪样?”

“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徐闻平老神在在的样子,“你以为做个主持人有那么简单?灯光在哪儿你知道不?镜头往哪儿摆,节奏怎么把控,怎么配合导演,气氛怎么调动,怎么去抓嘉宾的心理,这里每一项都得了解清楚,要是弄不明白,做到老也就是个对着稿子念的假主播,你就想茜茜这点出息?”

陈大河张张嘴,刚想说不是有专业的人在做,不行还有助理呢!可随即想到,这时候屁的助理,只有身兼多职的,哪有一群人服侍一个人的?

“怎么不吭声了?”老爷子眼睛斜视瞄着他,“刚才不是还气势汹汹的吗,差点没挑起我家里的战火来。”

打仗就得这样,第一招就要狠狠打掉对手的势头,将他带入自己的节奏,到时候搓圆还是捏扁,都由自己说了算!老爷子对自己的战术非常满意!

陈大河输人不输阵,“算你说的有道理,可难道之前那一年茜茜就是白学的?你要说她在电视台一年,还没把这些东西门清儿,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你没教好!”

“嘿,”老爷子一听这话就怒了,“敢说我没教好的,几十年来你还是第一个,你小子有种!”

说着就左张右望,找着什么东西。

陈大河一看,立马跑书桌后面的书柜旁摘下一根教鞭,啪一下丢柜子顶上,还摆了个孔夫子的姿势,“君子动口不动手,一大把年纪了仔细闪着腰。”

徐老爷子一看够不着棍子了,便安坐不动,“哼哼,你小子不是干这行的,懂个屁,主持主持,别看就是个台前报幕的,可要是干好了,未必不能掌控全局,甚至撑起一档栏目,连导演也得按主持人的要求来,你是想让茜茜当个听话的乖乖女,还是能掌控全局的真正主持人?如果是前者,那我不教了,你把人领走,反正我是丢不起那人!”

这老爷子大才啊,在现在这种普遍把主持人当报幕员的年代,竟然能一眼看穿更深层次的东西,不简单!

不过陈大河可不会就这么认输,没理他都能辩三分,何况他还占着三分理呢。

“老爷子你扯远了啊,”陈大河撇着嘴,“饭得一口口吃,事儿得一步步来,您先让她有机会主持节目,能上台了,再去掌控那些幕后工作,难道这不是一条路子?”

后世那些顶级主持人不就是这么过来的么,只要有了名气,幕后的导演也好制片也好都得捧着,不然就算再熟悉幕后工作,只要名气上不去,除非自己做制片,否则天然就低一头。

“你说得对,这确实是条路子,”徐老爷子竟然没有反对,“可你说的更适用于那些已经毕业,进入单位的人,茜茜现在是什么身份?大二还没结束的学生!你这时候把她捧起来,就不怕她以后摔着?”

呃,陈大河眨眨眼,貌似此话有理啊!德不配位则位不稳,言不随行则行不正,如果真把茜茜捧起来,在这个讲究资历的时代,又多少人等着看她笑话,甚至背后搞搞小动作,还真不好说。

徐老爷子苦口婆心地说着,“只有趁现在,她还能清楚地认知自己学生身份的时候,让她去多学多问,她才能学得进去,学得更好,万丈高楼平地起,有了扎实的基础,还怕她起不了万丈楼?!”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