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里听着王亚东絮絮叨叨,脑子里却在发懵,陈大河怎么着都没想到,看似已经了结的两人竟然趁着这段时间玩了这么一出,还一个主攻一个打配合,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废话我也不多说了,”王亚东拿起酒杯敲了敲桌子,“喝酒。”

麻烦不是你的,你当然觉得是废话!

陈大河满脸苦涩,手指着他的鼻子,“你可给我惹了个天大的麻烦。”

王亚东小抿了一口,嘿嘿笑道,“兄弟就是拿来坑的,你怎么解决那是你的事儿,我只管帮她的忙,”

哈出一口酒气,看着陈大河,“不过这也是最后一回了,以后我跟她,只讲义,不论情!”

随后自嘲地笑了笑,“本来也没有什么情。”

好嘛,最后一回就给自己挖了一大坑,还生怕掉不进去,狠狠地推了一把,这兄弟交得可真值。

陈大河是真头疼,倒不是担心茜茜,那丫头只会默默地陪着自己,心里有事也不会翻出来大吵大闹,乖巧得很。关键还是在彭雪晴,近了不好,远了不忍,总不能真扇她两巴掌让丫滚蛋吧!

要抽也先抽王亚东这混蛋,尽特么给自己找麻烦。

正想拿大嘴巴子抽这小子脑袋,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和王亚东年纪差不多,穿得人五人六,瘦的像条麻杆的男人走了进来。

“哈哈,抱歉抱歉,”那人边走边冲着陈大河连连拱手,“刚才去取点东西,回来晚了,得罪得罪。”

王亚东头也不抬,专心涮着锅里的羊肉片,“张铁军,叫他铁子就行。”

呵,还真是铁子!

陈大河站起来笑道,“你好,亚东老说起你,今儿个总算见到真神了。”

“嗨,我算狗屁真神啊,”张铁军挥挥手,“甭客气,坐坐。”

说着自己也拉开椅子坐在旁边,王亚东倒满一杯酒递给他。

张铁军接过酒,二话不说冲着陈大河就干了一个。

“哟,”陈大河看看王亚东,又看看他,“我随亚东叫你铁子吧,铁子,您这是玩的哪一出啊?”

“那我也随东子,叫你老陈,”张铁军放下酒杯笑道,“要我说,你才是真神呐,老陈你帮了我这一大忙,可你高风亮节,看不上那点铜臭,我也就没打扰你,今天算是做哥哥的道谢了。”

陈大河也举起满上的酒杯,“铁子,你这么说得罚一杯,老王尽特么坑我,也没见跟我讲个谢字。”

张铁军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对对,该罚。”

王亚东也将筷子放下,拿起酒杯笑道,“那我陪一个,咱哥三儿走起。”

嘭,

三只酒杯撞到一起,各自喝得干干净净。

张铁军抹了把嘴,从外套内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拿在手里打转,“老陈,我和东子是大院里出来的,凡事喜欢直来直往,你不喜欢我道谢,我以后也不再说,不过做兄弟的有通财之义,听东子说你要出国,就给你备了点程仪,看得起兄弟就收下,也甭说那个字。”

说着就将信封拍到陈大河面前。

陈大河看着信封呵呵直笑,“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早说啊,整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行,这东西我收了。”

随后拿起信封扔到桌角上搁着。

王亚东愕然地看着两人,“得,你们都是高士,心可真够大的,十万美元就当垃圾似的随手丢来丢去,就我特么一俗人。”

“啊?十万美元?”陈大河眉头微皱,他以为最多也就送个几千万把块美元,没想到会有这么多。

这些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可别人不知道啊,一下子送这么多,这礼可真够重的。

“呵,原来是装出来的啊,”王亚东看着他那样子,顿时哈哈大笑,“合着和我一样,也是一俗人!”

“滚边儿去,”陈大河翻了个白眼,转头看着张铁军,“铁子,这多了点吧!”

“多啥啊,”张铁军拿起筷子涮着羊肉片,“就你给我介绍这生意,没两三月就能赚回来,本来我是想准备三十万,让东子给拦住了,他说得对,钱这东西够用就行,多了反倒是个麻烦,要在外边不够花,来个电报就行,哥们儿再给你凑。”

王亚东也拿筷子敲着碗沿,阴阳怪气地说着,“收着吧,穷家富路,在那边你可不是一个人呐!”

陈大河猛翻白眼,这孙子还敢提这茬!

“行,那我就收着,”陈大河也干脆,端起酒杯笑道,“就让我代你们去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馋死你们。”

“好,果然爽快,”张铁军拍着桌子,笑着说道,“这里头还有个事儿我得和你讲清楚,这些钱是我找南边你介绍的那些人换的,本来黑市价是十比一,我拿了一百万给他们,结果他们给我换回来二十万美元,而且说得很清楚,多出来的十万是给你出国的经费,这个可不关我的事啊!”

自从出了个外汇券,美元黑市价格也是行情看涨,而且一涨就是十多年,到九十年代中期之后才会和官方汇率靠近。

陈大河听着有些发愣,他不关注汇率,奇怪的是那些人怎么知道自己要出国的?

对了,多半是马佳彤他们跟蔡志明说过,不用猜,多半是蔡志明安排下来的,在他眼里自己还是个认识几个大老板的学生娃,出国了肯定没多少钱傍身,这些钱就相当于介绍生意的好处费吧。

王亚东剥着大虾,嘴里啧啧有声,“这世道,还有人上赶着送钱的,真是让人羡慕啊!”

陈大河翻了他一眼,“我送你你要不要!”

“免了,”王亚东嚼着虾肉,眼睛盯着火锅,“我有吃得就好!”

这时张铁军又笑道,“信封里是二十万美元的不记名支票,你去香江转机的时候可以提出来,换成欧洲那边银行的旅行支票带着,更方便些。”

“行了,”王亚东撇着嘴,“当人家没出过国似的,这东西他比我们门清儿,你还是把那东西拿出来吧,我看他也差不多了,拿了好送他回去。”

“哟,这么快就散啦,我回来之前你们喝了多少啊?”

嘴里说着话,随后起身,从旁边的大木柜里取出一只密码箱大小的铁皮箱子,搁到陈大河旁边,啪啪按了两下打开。

看到里面的东西,陈大河顿时一惊,心跳不由得都加快许多,“铁子,这是怎么回事?”

张铁军随手拿起一把手枪,比划着说道,“托卡列夫TT33,苏联原厂制造,还没启封过,我好不容易才从老头子那里求来的。”

陈大河有些无语,这是重点吗?重点是为什么会送几把手枪给他好不好!这个总不会也是什么狗屁程仪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