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奥利弗将琼斯公司经营的项目一个个细数了一遍,最后发现,只有那个和深阵工业园配套的污水处理项目没有任何收益。

“陈,我不明白你建这个污水处理项目的意义在哪里?”奥利弗直愣愣地看着他,“总不会只为了环保吧?”

“为什么不呢,”陈大河微微一笑,“如果你觉得这个项目不能带来收益,那就将它计入我的个人投资里面吧,对了,除了污水处理,服装厂也会产生不少固体废料,还有即将投建的电子厂,也会造成一定的污染,就再追加一套固体废料处理设备,唔,索性单独组建一家环境处理公司,专门提供废料处理服务,以后的运营经费就从我那份里面扣就行。”

“我是心疼那点钱的人吗?!”奥利弗嘟着嘴,“那点钱还不够艺术品公司十天的利润,我只是想弄清楚你的用意而已,”

说着两眼又开始闪烁着小星星,“原来还真的只是为了环保啊,不过,你还是我在这边遇到的唯一一个有环保意识的人呢。”

六十年代末,经历了战后快速发展的美国迎来经济上的腾飞,但严重的环境问题也随之而来,美国民众开始呼吁保护环境,而在过去的十年中,无论是美国媒体还是美国政府,都对环境保护进行大量宣传,那时候不仅处罚了一大批污染严重的工厂,同时也催生出一大批环保企业,为了赢得选票,好多政府官员都骑着自行车上班,经过长达十年的努力,恶化的环境才终于得到遏制。

奥利弗亲身经历了环境从恶化到改善的过程,对此自然有深刻的认识,她没想到的是,在这个经济落后的国度,竟然会有人意识到环保的重要性。

陈大河摇头失笑,“环保人士肯定是有的,而且还不少,只是你没见过而已,其实早在七十年代,我国就制定过卫生标准,但由于经济发展的原因不受重视罢了。”

后世好多人都以为在建国后到开放前这段时间,国内应该是山清水秀环保为零,其实正好相反,在五十到七十年代这段时期,正好是最不重视环境问题的时期,而且大规模的人为破坏就有好几次。

最典型的一次就是除四害,大量的麻雀和老鼠遭到捕杀,造成害虫泛滥,将庄稼糟蹋得一塌糊涂,那个三年自然灾害的形成就有这个原因在里面,另外就是全民大炼钢,无数的土高炉、小高炉只能依靠砍伐树木做燃料,以便把炉子加热到上千度的高温,从而炼出铁炼出钢来,结果就是环境遭到严重破坏,比如当时豫省大别山山区某些山头成了秃头,川省在长江上游的林区也被毁掉几十万亩。

那时候冒着乌云的高高烟囱最受大家的喜爱,代表赶英超美又进了一步,不仅是在几个重工业制造基地,就连北金紫禁城附近都有几只大烟囱没日没夜地冒着烟,直到现在都还在,陈大河每次路过的时候,都看得眼角直抽抽,难道领导们每次洗脸洗出盆黑水就没点想法?!

后来到了七十年代,一大批环保监测站开始建立,虽然还很不完善,但也开始具备一定的规模,中央根据这些环保监测站的调查报告,先后出台了工业企业设计卫生标准、生活饮用水卫生规程、渔业用水水质标准和工业三废排放试行标准等法规文件,可惜,最终能落到实处的不多,那时候连肚子问题都还没解决,谁会去管你环不环保的。

哪怕到了后世也一样,为了利益牺牲环境的企业不也不在少数么,在缺少最严厉的惩罚机制下,企业的环保社会责任永远是个伪命题,他们宁可被抓到后交那么一点点的罚款,也不愿意多花十几倍的钱去买一套环保设备,这笔账连小学生都会算,可那些高材生却永远算不清,因为他们考虑的维度太多了,思想一复杂,事情就会变得复杂起来。

将国内目前的环境形势简单介绍过之后,陈大河摊着两手无奈地说道,“我管不了其他人,只能管自己能管的。”

“陈,”奥利弗眨着眼睛,“你说,以琼斯公司的名义,成立一个环保慈善组织怎么样?”

政府要做的事情太多,不可能将所有事情都做完,适当的利用社会力量来解决部分问题,是各国通行的做法,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国家,就存在各种各样的慈善组织,其中环保就占了不小的比例。

“可别,”陈大河连连摆手,“有些事能做不能说,要真遇到问题严重的,你可以适当地表示一下善心给点关怀,也可以提供设备和技术支援,但如果成立慈善组织,一来会被人当成大傻子,二来投的钱多半会被挪用填其他窟窿,所以还是免了吧。”

他不介意做个圣人,引领时代创造美好改变世界,可前提必须是那种能挥手间湮灭三千大千世界的洪荒圣人,没人能给自己带来麻烦,如果是随时都可能会被绑上火刑架的圣母就算了,他还没那么高的情操,就算出这个头的是奥利弗也一样,他们本来就是一体的,关注的人多了,早晚有被发现的时候。

“明白了,”奥利弗点着头,“这就是你说的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对吧!”

陈大河笑着点点头,“单从利弊上来说,做环保慈善肯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但社会的主体毕竟是由人构成的,就不能不考虑人的因素。”

“这个我懂,”奥利弗笑道,“这个项目我会亲自来抓,如果发现有比较严重的污染问题,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我会提供一定的技术支持。”

“啊,”奥利弗伸了个懒腰,看看还在一虐二的台球三人组,再转了转脑袋,没发现茜茜在哪里,便回过头说道,“时间不早了,回去吗?”

“嗯,好啊,”陈大河点着头,身体却没动,而是看着奥利弗问道,“你说,两天时间,能让玫瑰花铺满这间餐厅吗?”

“两天?玫瑰花?”奥利弗一字一句地同他确认,随后两眼放出异样的光芒,“今天是二月十二日,两天后就是二月十四日,你想和茜茜过情人节?”

陈大河微微一笑,轻轻点点头。

“两天时间有点紧,而且鲜花需要从香江空运过来,不过,我会帮你办妥的,”奥利弗嘴角上翘,“陈,没想到你们这里也过情人节。”

“我们自己的情人节是在农历的七月七日,不过那时候我可能已经出国了,就选西方的情人节吧,”陈大河抿着嘴笑道,“到现在都订婚了,我还从来没给她过过情人节,今天来了这间餐厅,才想着给她补上。”

奥利弗没有吭声,不知在想些什么,陈大河也没继续说话,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看着叶正根开始指点珍妮和布兰妮打台球,听着黑胶唱片透过扬声机发出的浑厚女中音,直到茜茜和安英返回这里之后,才猛然惊醒过来。

陈大河站起来,拉着茜茜的手笑道,“看完了吗?”

“还没有,”茜茜遗憾地摇着头,“只看了不到一半。”

“那就下次再来,”奥利弗从手包里掏出一叠镀金卡片递给她,“这些是VIP贵宾卡,每一张都有编号,第一号已经给你登记过了,随时可以过来,所有消费都是免费的,其他几张你可以送给别人,只需要来这里登记就行。”

“这,”茜茜有些惊讶,这份礼物可就太贵重了,她不太敢接,便扭头看向陈大河。

结果陈大河笑着从奥利弗手里接过来,然后塞进口袋,“唉,二号是不是帮我登记一下?”

奥利弗翻了个白眼,“没你的份。”

陈大河撇撇嘴,拉着抿嘴偷笑的茜茜,和众人一起回家。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