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老想挣面子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这时候真要这么办,那可就是自取其祸,天上的乌云还没散呢。

陈大河一拍脑袋,无奈的说道,“这样,咱们都听老校长的,可以吧?”

他可不相信田老爷子会支持他们。

陈德山有些犹豫,看看老伴,黄玉芝也是眉头紧皱,最后还是点着头,“可以,老校长考虑事情向来周全,听他的没错。”

“行,那就这么办。”

陈大河拿起酒杯和老爸碰了一个,一家人又其乐融融,讨论着定亲的礼节,一顿饭吃到深夜才算完。

第二天一大早,陈大河还在睡大觉,就让陈德山给揪了被子。

“也不看看几点了,还在睡,赶紧起来。”

陈大河哆哆嗦嗦地穿好衣服,满脸无语看着桌上放着的闹钟,“才八点钟,起这么早干嘛啊?”

“去找老校长啊,”陈德山眼睛一瞪,“还想不想定亲了,赶紧。”

陈大河耷拉着脑袋,在二姐和小妹的哄笑声中跟着老爸老妈出了门。

到二中找到老校长,田老爷子一听他们的来意,自然没有二话,当即满面红光地笑道,“这事简单,你们是想按新礼还是古礼来办?”

新礼简单,就是媒人带着男方的家长上女方家里,谈好条件送上彩礼,吃顿饭热闹热闹,然后各自找双方的单位开张介绍信拿去登记就可以,现在只是定亲,连后面的那一段都可以省了,等到约定的日子再办婚事就行。

古礼就麻烦多了,娶亲有六礼,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每一步都不能少,繁琐得很,要是前几年自然不用说,肯定是选新礼,因为没得选,古礼是被作为封建残余打击的对象。

可到底是传承了几千年的传统习俗,有相当深厚的民间基础,自打前年放开之后,有条件的家庭又开始按古礼的套路来办,虽说不一定走完,但也是种突破,至少现在没人会去管。

听完田老爷子的解释,陈德山毫不犹豫当即拍板,“当然选古礼,玉芝嫁过来的时候就是新礼,连个像样的婚礼都没有,现在孩子结婚,不能再给老黄家丢脸。”

“那行,”田老爷子自然无所谓,他一个老学究也更中意古礼多一点,当然这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陈家人不知道陈大河的身家,他却有所耳闻,听说在北金城里都置办下好大的宅子,当然不用替他省钱。

纳彩就是提亲的意思,这个好说,老钱家早就千肯万肯,上门走个形式就行,问名也一样,两人的八字早在几年前就让那个老神棍王赟对过了,批了天作之合四个字,自己再当着老黄头的面表演一番就可以,顺便连纳吉一块儿给过了,重头戏是纳征,也就是送彩礼,等下写张清单给陈德山,凭陈家的家底准备起来也不费什么事,最后就是请期,估计这小子早就和钱家商量好日子,也没什么难定的。

盘算完之后,田老爷子有点无语,还以为这回能风骚一把,没想到就是当个吉祥物而已,真是大材小用。

当即找出纸笔,刷刷地写了起来,陈大河在一旁看着直撇嘴,好家伙,还真讲究,啥都是成双成对的,这一副东西置办下来估计少说也得四五千,一般人家还真花不起。

“腊肉二十刀,腊鱼二十条,腊鸡二十只,上布二十匹,老酒二十坛,首饰二十件,”陈德山拿着老爷子写的清单念完,眉头微皱着说道,“老田叔,就这些够不够啊,那四转一响四十八条腿不需要?”

四转指单车、缝纫机、手表和电风扇,一响是收音机,四十八条腿就是大立柜、梳妆台、高柜、低柜、单人沙发、三人沙发、双人床、写字台、椅子、饭桌等全套家具,是现在城里男女青年结婚的标配。

还不等田老爷子说话,黄玉芝就没好气地说道,“你傻啊,现在是定亲又不是成亲,配这些东西干啥,再说了,这么多大件一时半会的你上哪儿买去。”

陈家是不差钱,可买东西得有票啊,要备齐这些东西,没个一年半载的去找票想也别想。

田老爷子指着黄玉芝哈哈直笑,“小陈,你还没小黄懂行啊,定亲礼有小礼中礼大礼之说,这清单上总数一百二十件,是下聘的大礼之数,差不了,也差不得。”

“那是,”陈德山也不尴尬,笑呵呵地把清单折好收着,“她爹是秀才公,我爹是赤脚农,哪能比得了。”

“对了,老田叔,”陈德山又说道,“这事我想大办,请村里人都过来热闹热闹,您看合适不?”

“不合适,”田老爷子想也没想一口否决,“茜茜爸爸是国家干部,大操大办是给他脸上抹黑,你也是,赚了几个钱就嘚瑟,想给你儿子招祸是吧!”

“那我不办了,”陈德山吓得赶紧摇头,面子再重要也没儿子的安全重要,要是传到学校让儿子背个处分就糟糕了。

黄玉芝也黑着脸不吭声了,她想法和陈德山一样,本想着陈家在平安镇也算得上号,关起门来风光一把应该没人管,可听了老爷子的警告,赶紧熄了这个心思。

陈大河在一旁喝着郭奶奶熬的鱼粥,看到老爸老妈的脸色不禁嘴角微微抽动,让你们低调点不听,非得让老头子吓一吓才满意,现在安分了吧。

定好章程就赶紧准备,没几天就要过年了,最好在过年前把这事定下来,陈德山便起身告辞,去买清单上的东西,黄玉芝和陈大河自然也跟着走。

将三人送出门,郭奶奶扶着门框叹了口气,“多好的孩子,还是落茜茜那丫头手里,小茹没福气啊。”

“哼,老子都上门亲自交代,他们看不上这个乡下小子有什么办法,”田老爷子轻哼一声,“别以为老子不在北金就不知道,除了小毅隔一两个月去看他一回,他那个老婆巴不得大河不登门,生怕让人知道给她丢了面子,小茹能有机会才怪,不过也好,茜茜这丫头踏实,对大河死心塌地的,学问也有,是个贤内助。”

“嗯,”郭奶奶点点头,“茜茜也挺好,儿孙自有儿孙福,随他们去吧,不过,小毅发电报想回这里过年,你真不让他来?”

“不来,”田老爷子背着手转回屋里,“老子又没死,有什么好看的,把工作干好给国家做贡献才是正经。”

郭奶奶看着他的背影轻轻啐了一口,“死老头子,嘴硬心软,家里少了十几块钱还不是让你去打电话了。”

田鸿雁装作没听到,啪地一声把门关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