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陈大河进来,正坐着和安英聊天的奥斯突然站起来,大步流星走向陈大河,张开双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同时爽朗的笑声在房间内响起,“哈哈,陈,好久不见。”

陈大河拍拍他的后背,“好久不见。”

两人分开,陈大河拉过茜茜笑道,“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未婚妻,钱茜茜,你可以叫她茜茜。”

然后对着茜茜说道,“这位是奥斯,奥利弗的父亲,纽约时报的大记者。”

“我知道,”茜茜抿着嘴笑道,“就是去年你在深阵遇到的大记者。”

“没错,”陈大河点点头,他和茜茜都没发现奥斯眼里闪过的诧异。

等两人说完,奥斯似乎才反应过来,依然是爽朗的笑声,“茜茜你好,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中国女人,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陈这小子真有福气。”

茜茜两颊绯红,她从未听过这么直接的赞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陈大河拉着她的手哈哈一笑,“那是,用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说,你有奥利弗这么漂亮的女儿,你也很有福气。”

礼尚往来,互相赞美总是没错的。

奥斯古怪的瞄着他,脸上嘿嘿直笑,心里却疯狂吐槽,早知道有今天这幅局面,当初就不应该让奥利弗给这小子做代理人的,现在这样子真不知道那个宝贝女儿是赔是赚。

在双方寒暄的时候,佟济兰已经端着茶盘走进来,给奥斯的却是一杯咖啡,安英帮着上茶之后,也和她一起退出房间。

三人找位置做好,陈大河翘着二郎腿笑道,“奥斯,你不是一个多月前就来中国了么,怎么这次会逗留这么长的时间?”

“你是嫌弃我呆久了吗?”奥斯眉毛跳动,“你一点也不中国人,这里的人都是很好客的!”

陈大河无语地看着他,“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好吧好吧,”奥斯耸耸肩,“我这次拿的是半年期签证,可以在这边呆很长的时间,而且来这里我还带着终极任务。”

“终极任务?”陈大河有点好奇,“不会是采访我国的首长吧?”

以纽约时报首席记者的地位,要采访到首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话说他都还没见过首长呢。

“不不不,你怎么会这样想,”奥斯连连摇头,“采访首长这么重要的事情肯定不会这么随意,至少会由一个团队来完成,我这次的任务是为了采访中美飞机直航的事,而且我会跟随直航飞机记录全过程。”

“北金到纽约的航线?”陈大河脱口而出,“终于要开通了吗?”

北金到纽约的直航从一年多以前就已经在着手准备,那家美信公司投资的北航食品就是特地为了这条直航航线而创办的,可惜这大半年来都没听到什么动静,无论是先前的马安国出国,还是后来的奥利弗回国,都是走东京转机,要是这条直线开通,就没那么麻烦了。

“嗯,就在一月七号,从北金出发,中转尚海和旧金山,终点站是纽约,”奥斯脸上很是得意,“这条航线被西方媒体解读为东方中国再次连通世界,不过能亲自登上这架飞机的记者可不多,但我是其中之一。”

“恭喜恭喜,”陈大河很没诚意地拱拱手,“那这段时间你准备干点什么?现在离一月七号还有一个半月呢。”

“采访咯,”奥斯耸耸肩,“就和去年一样,我这次依然从深阵入境,发现那里的变化特别大,这次我在那里逗留了半个月的时间,然后一路向北沿路访问,感觉虽然变化不多,可依稀有一股暗流在涌动,如你所说,这股浪潮很快就会席卷这片古老的大地,这么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怎么能不用我的照相机记录下来呢。”

陈大河轻轻鼓掌,“奥斯,记录下这一切,你会在历史上留名的!”

“我也这样觉得,”奥斯咧着嘴,“陈,不如你和我一起吧,就像去年一样,做我的向导,我们一起留名。”

“别,”陈大河连忙摆手,“这种出风头的事交给你就行,我还是做个安静的美男子就好!”

“可我发现你一点也不美,”被拒绝的奥斯显然很不满意,“我看你就是赚了钱,被资产阶级生活腐化了,去年你可不是这样子的。”

陈大河无语望苍天,你一个美国来的大资本家也好意思谈资产阶级腐化!

在一旁安静聆听的茜茜抿嘴暗笑,眼里却若有所思,奥利弗的父亲和大河哥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啊,难怪奥利弗会找大河哥做琼斯公司在国内的代表人,可这里面会不会有其他什么事呢?

这时房门被敲响,茜茜赶紧过去开门,只见安英站在门外小声说道,“茜茜,又有人送东西过来了,就是上次送山货的那人。”

“又送?”茜茜眉头微皱,回头看着陈大河,“大河哥,你过来一下。”

陈大河一愣,对着奥斯抱歉地笑了笑,“奥斯,你先坐会儿,我处理点事。”

然后走了过去,“怎么了?”

“是这样,”茜茜小声说道,“半个月前,有个人送了一批山货过来,说是你吩咐送家里来的,也没收钱就走了,他今天又来了,还是山货。”

“有这事?”陈大河想了想,心里隐隐有些猜测,拍拍茜茜的后背,“走,我们出去看看。”

三人走到门口,只见一辆吉普车正停在那里,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正从车上往下面搬东西,叶正根手足无措地几个站在一旁,帮也不是,拦也不是,不知该怎么办好。

陈大河走近一看,呵,上好的熊皮虎皮,还有粗壮的老山参和鹿茸,都是东北那边名贵的山货,有钱也没地方买的好东西,现在就这么搁在地上。

看到陈大河,正在搬东西的那人立刻肃立站好,刚想抬手,又放了下来,但依然满脸严肃地叫道,“陈,先生好。”

他本想叫陈总,可随即想到之前老连长的交代,话到一半便改了口。

陈大河笑着摆摆手,“你是,老董那边的人?叫什么名字?”

“诶,”那人点点头,“我叫陈刚,现在在东北那边贸易公司工作。”

“嚯,还是本家啊,”陈大河笑道,“既然是跟着老董的,那就不是外人了。”

看了看地上的东西,冲着叶正根几个招招手,“老叶,这些东西都搬进去,”

然后又拍拍陈刚的胳膊,“走,进来喝口水。”

陈刚本想拒绝,可陈大河说完转身就走,不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只得挠挠脑袋,磨磨蹭蹭的跟了进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