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新到资金的投入,苏菲源源不断地将一批批古董输送到苏黎世,而从美国请来的文物专家则入驻在银行的地下库房,将一件件的物品鉴定后分门别类,由专人包装好存放到保险柜中,只是由于数量太大,他们不得不从美国那边再叫了一批人过来帮忙,虽然这样他们的收入会少一点,但效率更高,大都会博物馆可不会给他们批太长时间的假期去赚外快。

半个多月后,在十五位专家和二十多个助手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将一万多件物品全部鉴定完毕,苏菲请的吉美博物馆的研究员水平确实不错,至今还没有发现一件赝品,不过还是挑出一百七十六件价值被低估的上等珍品,甚至其中有十七件放在国内也能算是国宝级的东西,单单这些就能替陈大河省了一两千万美元的佣金。

倒不是吉美博物馆的研究员鉴定水平不够,只能说要鉴定的东西太多,总有看漏的时候,就算现在筛选了第二遍,也肯定会有遗漏的好东西,不过没关系,反正都在自己的库房里,总归是跑不掉的,只要没有假货,陈大河就很满意了。

事实上要鉴定这些古董,水平最好的还是在紫禁城里搞研究的那批老爷子,可惜他们都是活着的国宝,陈大河一个都请不出来,唔,能请也不敢请,否则让国内知道了可不得了,还是就这么放着吧,以后再说。

收到的古董确实是多,但也将奥利弗汇来的钱消耗一空,甚至还欠了苏菲四五百万美元的佣金奖励,其他方面的钱又不能动,陈大河没办法,只能从里面挑选出一部分价值普通的古董,准备送到东南亚那边去卖掉。

就当是以收养藏了吧,陈大河安慰自己,只进不出可不是收藏之道啊,不放点东西出去炒一炒,价格还能升温么!

想想八五年的时候一尊圆明园的兽首只需要一千五百美元,结果到了二零零九年,就飙到一千四百万欧元,翻了一万两千多倍,不过那是特例,是外方利用国内的民族感情在炒作,不可取,可惜这次收到的古董里一尊兽首都没有,否则他也不介意带回去捐掉,其实这些就是建筑构件,离开了建筑,价值就大为降低,大打折扣,只剩下一些研究价值,所以它们不像一幅宋代很有名的画和一尊商代很完整的青铜器那么有独立的价值,留着意义也不大。

古董收购暂时告一段落,这边杰罗姆的银行管理团队也已经组建完毕,虽然人数不多,却都是金融界的精英,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公司架构也是按全能银行的业务框架搭建的,以后要扩大某个方向的业务,只需要增加人手就行,不至于要从头开始。

挑个了西方的传统吉日,第三国际银行正式开业。

这家银行明面上的负责人是杰罗姆,对于背后的资本方,列支敦士登政府会完全保密,至少三十年之内不会有被泄露的危险。

要问三十年之后怎么办?换个地方换个壳,只要陈大河愿意,一年换几个外套都没关系,哪怕三四十年后欧美各国政府威逼这些避税胜地公布信息,也只能得到一批普通人的账户资料,大财团从来就是游离于监管之外,很难让人摸清跟脚,而且就算那时候让人知道了也没关系,又不是什么不正当手段挣来的,政府还巴不得多几个华人富豪,那也是国家竞争力么。

简短的开业仪式之后,杰罗姆略带郁闷地来到顶楼某间办公室,可这里布置得不像办公,反而像是休闲的地方,不用说,这自然是陈大河的自留地。

走到几乎和酒吧里一样大的吧台边坐下,对面的陈大河举起手里的红酒,“要来一杯吗?”

杰罗姆摇摇头,“工作时间我从不喝酒,咖啡就好。”

旁边一位三十多岁的美女立刻取出咖啡豆,开始手工研磨。

“谢谢,”杰罗姆微笑着点点头,刚准备和陈大河说话,却突然一愣,猛地回过头来,“您是,爱奈斯.提奥女士?”

爱奈斯手中的研磨棒不停,抬起头微微一笑,“您好,杰罗姆先生。”

杰罗姆这时也反应过来,感慨地看着陈大河,“提奥先生现在是为您服务了吗?”

陈大河笑了笑,略带诧异地看着他,“你们之前认识?”

“是的,”杰罗姆点点头,“以前在巴黎,布鲁诺家族的家庭财务都是提奥先生在打理,我们曾经合作过。”

提奥就是詹姆斯为陈大河找来的管家,一位五十多岁刻板严谨的老头子,除了他之外,还有他的夫人,女儿女婿,甚至小孙女,一家六口人都搬到苏黎世为陈大河服务,爱奈斯就是他的女儿,在上任的第二天,他就组建起一支包括厨师,园丁在内的十六人仆佣团队,手段溜到飞起。

至于布鲁诺家族,自然是提奥的上一任主家,不过他们没有布鲁瓦家族的运气,已经破产了,不值一提。

爱奈斯冲好咖啡,悄无声息地放到杰罗姆面前,“先生,您的咖啡。”

在对杰罗姆的谢谢笑着回应之后,又像一团清云飘回里间,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丝声音。

杰罗姆咂咂嘴,“老板,看来我还小瞧了您的来历,提奥可是只为贵族服务的,之前有巴黎的富豪开出五十万法郎的年薪,提奥都拒绝了,只愿带着全家待在乡下的旧房子里艰苦度日,您是怎么把他请来的?”

陈大河耸耸肩,“詹姆斯跟他说,我是来自中国的一位皇族后裔,陈姓可以追溯到四千两百年以前的五帝时代,后世也有多次建国继位的历史,他在巴黎图书馆查找了中国的资料之后,便带着家人过来了。”

“是吗?”杰罗姆满脸惊讶,“没想到您有这么辉煌的先祖!”

陈大河眨眨眼,小声说道,“当然,这绝对与十五万美元的年薪没有任何关系。”

杰罗姆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十五万美元,那可是他基本年薪的五倍,比那个巴黎富豪开出的高价直接翻了一倍,别说还给他找了个台阶,就算直接说去给暴发户服务,提奥也拒绝不了啊!

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什么好事,何况爱奈斯就在里面,他便很快聊起别的。

“咳咳,”陈大河干咳两声,“杰罗姆,刚才你进来的时候,我发现你脸色不怎么好看,是开业仪式出什么问题了吗?”

一听这个,杰罗姆脸色就垮了下来,“还不是因为公司的名字,瑞银的那个业务代表老是冷嘲热讽,说什么我们想做世界第三,也不问其他银行答不答应,老板,为什么你一定要取这个名字呢,我觉得恩佐商业银行就很不错啊。”

陈大河眨眨眼,“我就是想做世界第三啊,杰罗姆,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等以后别人问自己的银行有多大,就轻飘飘的来一句,一般一般,世界第三,就算不是第三,也是第三,想想都很带感!

嗯,就是这么恶趣味。

杰罗姆张张嘴,“老板,这是公司的长远目标吗?”

别的不说,单单瑞士就有几百家银行,想做到世界第三,开玩笑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