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洗完澡准备睡觉的时候,在巴黎十三区唐人街一栋不起眼的二层小楼里,周大山翻完今天的账本,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然后坐到旁边的茶几旁,冲上一泡功夫茶。

这时办公室的房门被敲响,周大山随口应了一声,“进来。”

贾浩推门而入,恭恭敬敬地站在旁边,“山哥,都处理好了。”

“嗯,”周大山手上不停,洗茶烫杯,动作行云流水,小巧的功夫茶具在他粗大的手指下轻快地转动,“坐下喝茶。”

“哦,”贾浩挪开一把小木凳坐下,眼里似乎有些犹豫。

周大山看了他一眼,嘴角带着笑意,“吞吞吐吐可不是你的性格,有话直说。”

“山哥,”贾浩憨厚地笑了笑,完全没有白天杀人不眨眼时候的彪悍,“今天那人,是什么来头啊?”

今天这事确实有些古怪,他还从没见过山哥对哪个年轻人这么客气的,但偏偏又显得有些疏远,实在让人想不明白。

周大山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他的事查清楚了吗,没有留下痕迹吧?”

“没有,”贾浩愈发觉得奇怪,自己办事山哥向来是非常放心,极少有这么追问的时候,看来他对这个人很上心啊,

“我亲自审问过疯狗手下的几个马仔,这个人就是昨晚坏了疯狗的一件好事,今天疯狗就找人把他绑来出气的,知道这事的人不多,那几个马仔和知情的都干掉了,这事再没人知道。”

“嗯,”周大山倒好两杯茶,一杯放到贾浩面前,然后端起自己面前的那杯喝了一小口,“有说是什么事吗?”

“说了,”贾浩手指在桌面轻敲了两下,笑着说道,“疯狗给一个落魄贵族下套,放了一笔高利贷,然后又做局让他血本无归,就是想图谋那个贵族的房子和妻女,昨晚他派人去绑那个贵族的女儿,结果让这人英雄救美,给搅和了。”

今天看到那人一副怂包样儿,心里还有点不屑,后来弄清楚这件事,反倒有点佩服,一介文弱书生敢从三个白人大汉手里救人,没点胆气可办不到。

“人财两得,哼,这条疯狗还真是异想天开,”周大山冷冷一笑,眼里满是不屑,“本来河水不犯井水,他十恶不赦我也懒得管他,结果他竟然把主意打到小柔头上,不灭了他难消我心头之恨。”

贾浩点点头,眼里有点担心,“小柔她没事吧?”

周大山嘴角扯动,“没事,就是受了点惊吓,休息两天就好。”

“开赌场,做皮肉生意,卖粉,放高利贷,做这几样的人在巴黎不少,但像疯狗做得这么绝的,就只有他一个,他要真有几分本事也就罢了,偏偏眼高手低,没这个金刚钻还想揽瓷器活,迟早都会完蛋,”贾浩脸色有点阴沉,“之前就听说有几个华人姑娘遭了他的毒手,现在也算是给她们报仇了。”

“不说他,”周大山摆摆手,显得有些意兴阑珊,“还是那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咱们华人在外面打拼不易,不惹事也不能怕事,大家抱团守好这个小摊子就行,阿浩,其他方面有什么反应?”

“没有,”贾浩摇摇头,“这次行动只扫走他场子里的现金,疯狗的产业我们半点都不动,其他几伙人现在都忙着抢疯狗的地盘,完全不管我们,而且他们也不敢妄动,这次的行动也算是杀鸡儆猴,弟兄们外出的时候,遇到挑衅的情况都少了很多。”

说到这,贾浩笑了笑,“只有两个最低级的警察过去查看,那时候我们早就处理好,兄弟们也都撤走,让他们扑了个空,连根毛都摸不到。”

周大山也微微一笑,“所以说,尊严是打出来的,国家如此,帮派也是如此。”

见山哥一直没说那人的事,贾浩以为他不愿意说,也就不在追问。

这时周大山将茶杯里的茶一饮而尽,拍拍桌子站起来,“跟我过来。”

贾浩站起身,只见山哥先将办公室房门反锁上,然后走到旁边的书架旁拧动一只铁瓶,然后一拉,这扇书柜竟然像门一样被拉开,心里不由得万分惊讶,自己在这栋小楼待了十几年,还不知道这里竟然藏着一道暗门。

周大山往里走,贾浩赶紧跟在他身后,顺着一条狭窄的楼梯一路往下,算算距离,竟然是从二楼下到地下室。

这间地下室空间不大,只有二十多方,但由于东西不多,只是在墙上挂着几幅画像,下方摆着一只香案,倒也显得空旷。

周大山走到香案前,抽出三支香点燃,恭恭敬敬地鞠了三躬,把香插到香炉里,才转身说道,“阿浩,你跟了我十几年,一直忠心耿耿,有些事情是时候让你知道了。”

贾浩两手肃立,身体微躬,等着山哥的话。

周大山指着墙上的画像,“这上面供着的,便是洪门五祖,而我,则属于洪门祁连山一脉。”

“洪门?”贾浩满脸愕然,“山哥,还真有洪门啊?”

平时听唐人街的长辈说起当年洪门的威风,他都是当故事在听,没想到洪门竟然还在,而且距自己这么近。

“当然有,”周大山哑然失笑,心里又有点酸楚,“洪门做的大事太多,树下的敌人也多,后来四分五裂之后,一个个都潜藏下来,现在世人知道洪门名头的倒是少了,大多以为洪门彻底消散。”

贾浩看周大山脸色黯然,赶紧转移话题,“山哥,听说洪门下面有好多山头,您是不是就是祁连山的山主啊?”

“我可没这本事,”周大山笑着摇摇头,“欧洲一带的洪门中人,差不多有一半属于祁连山,出头的几个本事大都差不多,也没个能服众的,现在祁连山山主的位置还空着。”

贾浩嘻嘻笑道,“我看这山主的位置迟早都是山哥的。”

“你小子也拍马屁,”周大山笑着摆摆手,“做不做得了这个山主,我自己心里能没数?!这个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坐的,现在欧洲的几个老板也都不行,就看有没有后起之秀能把这个胆子挑起来。”

说完这话,周大山满脸严肃地看着贾浩,“阿浩,我现在问你一句,可愿入我洪门?”

贾浩脸色一正,毫不犹豫地说道,“我贾浩这条命是山哥给的,山哥一句话,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入洪门算得了什么!”

周大山点点头,指着香案,“跪下敬香。”

贾浩立刻上前,点燃三支香,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才将香插进香炉。

将贾浩拉起来,周大山才继续说道,“阿浩,今天只是给祖师敬香,要正式入门,还需要请其他几位大佬开堂观礼,这事我会尽快安排,入了洪门之后,也没其他特殊规矩,就和我之前对你们要求的差不多,但有一点你要注意。”

贾浩立刻点头,“您说。”

周大山从香案的抽屉里拿出一本厚厚的线装书递给他,“这里面记载着洪门总堂和各大山头的信物图案,你要牢牢记在脑子里,天下洪门一家亲,凡是见到这上面的信物,你都要视若手足兄弟,不可怠慢。”

贾浩恭敬地双手接过,拿着翻了翻,脸上却露出一丝苦笑,“山哥,这么多的图案,我怎么记得完啊!”

周大山笑着摇头,“万变不离其宗,这些图案都是从核心图案中发展出来的,只要找到规律,全部记住其实很容易。”

贾浩将手里的书合上,好奇地问道,“山哥,我看你看了今天那人手上的串珠,他也是洪门中人吗?”

“不是,”周大山摇头,“他手上的串珠是香江九龙山主的信物,代表九龙山主亲临,单这一份,就要压我一头,但最关键的,还是串珠上挂着的那枚银牌,就算去到总堂,也是能受到最高礼遇的,所以你以后见到他,万万不可失礼,不过,倒也没必要刻意讨好他,他和洪门不是一路人。”

“哦,”贾浩还是有些不明白,但也没再追问。

没再提陈大河的事,周大山又给他详细讲解洪门的一些人和事,贾浩也听得很认真,他现在有种感觉,觉得山哥是拿他当山主的候选人培养,当即在心里给自己暗暗鼓劲,一定要给山哥争口气,坐上祁连山主的位置,至于那个年轻人,早已被他丢到心里的某个角落,也许等下次见面时才会想起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