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布鲁瓦家离开的时候,陈大河还是带走了两样东西,其中一个正是他手里一直拿着的乾隆圆口梅瓶,另一个则是从箱子里随手拿的一枚龙凤玉佩,嗯,玉质雕工都很不错,寓意也很好,正适合送给茜茜。

至于从法国带一枚中国的玉佩回去做礼物这么梗的事情,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类。

另外对收下正处在困难境遇之中的苏菲送的礼物,他心里也没有半点负担,反正这些东西在这里也不值几个钱,就算那枚和田籽玉做的玉佩,由于欧洲人不爱玉石,价格还没有那只梅瓶高,收了也就收了,没所谓,反而要是不收的话,弄不好苏菲心里还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所以说敏感的人就是难伺候,陈大河摇摇头,一手提着梅瓶,一手转着玉佩,嘴里还吹着口哨,脚步轻快地走出这片古堡住宅区,打车回了酒店。

第二天一大早,陈大河再次见到那位大堂经理,“早上好,罗曼。”

“早上好,恩佐,”罗曼依旧热情地打着招呼,“您昨天回来的时候似乎比平时晚了一些。”

“你发现了,”陈大河耸耸肩,“有点事耽搁了一点时间。”

“哦,那真是糟糕的体验,”罗曼遗憾地摊着双手,“我最不喜欢意外发生的事情,因为它总会打乱我的行程安排。”

“有时候意外并不代表坏事,”陈大河挑挑眉头,“比如说现在,罗曼,如果有一个能赚两百美元的机会,你还会因为可能打乱你的安排而拒绝吗?”

罗曼立刻满脸严肃地微微躬身,“先生,乐意为您效劳。”

陈大河打了个响指,“我需要一辆车,并配备司机带我去一个地方。”

“这是我的工作,”罗曼立刻叫人去备车,然后笑呵呵地看着陈大河,“先生,五分钟之后您将由酒店配备的专职司机送您去任何地方。”

陈大河笑着点点头,从兜里掏出一百法郎递给他。

罗曼双手接过钱,愕然地看着陈大河,“先生,不是两百美元吗?”

一个是将近一千五百法郎,一个是一百法郎,差了很远好不!

陈大河耸耸肩,“我以为会是你送我去,酬劳和付出是相匹配的,不是吗。”

罗曼咬咬牙,转头大叫到,“嗨,劳尔,过来替我站班,我要送这位尊贵的客人去办事,帕斯卡,叫马瑟准备车就行了,客人由我亲自来送。”

回过头双手交叉在胸前,罗曼得意地晃动身体,“先生,如您所愿,今天一整天我将为您服务。”

至于今天的预约安排,让他们通通见鬼去吧!

陈大河笑着撇撇嘴,谁说法国人都是浪漫热情不为金钱折腰的,两百美元不就搞定了么。

五分钟后,一辆亮银色的奔驰E级轿车停到酒店门口,罗曼帮陈大河拉开后排车门,优雅地躬身,“先生,请。”

陈大河微笑上车,顺手递了一张一百法郎的钞票给前面年轻的司机。

等罗曼换人上车之后,陈大河又递了三百美元给他。

罗曼反手接过钞票,回头看着陈大河,“先生,多了。”

陈大河笑了笑,“多的一百是聊天费,我有点事情要问你。”

这也是他为什么强调要罗曼服务的原因,一个大堂经理知道的事肯定比普通司机更多。

罗曼毫不犹豫将钱揣进口袋,“先生,你只管问,就算想知道我妹妹的私人信息也没问题。”

“我对你的妹妹不感兴趣,因为我已经有未婚妻了,”陈大河开了句玩笑,笑着说道,“罗曼,你知道在巴黎,哪家咨询公司的服务最好,效率最高吗?”

罗曼将汽车发动,缓缓驶入马路,“当然知道,不过要看是哪方面的咨询,金融类最好的是约翰逊公司,市场类是AC尼尔森,管理类是麦肯锡,如果您想咨询娱乐类,我就可以为您服务,每个法国人都是热爱生活的艺术家!”

陈大河笑了笑,“都不是。”

“那是什么?”罗曼有些好奇。

这个神秘的中国人从一周前到达酒店,入住的就是最高档的行政套房,倒不是总统套房住不起,而是酒店没有对他开放,那是需要身份才能入住的。

然后也没见他预约会客室见什么人,只是租了一辆自行车每天瞎逛,就好像是一个真正的游客一样,可有游客会长期入住行政套房的吗,之前他还怀疑过是否有可能是特工,但很快就被自己否定,这可不是在演007,他可没听过哪个特工是这么高调的。

现在看来,似乎是要在这里做什么事情,不过没关系,现在就要揭开谜底了。

“我想咨询一些房产和理财类信息,”陈大河笑道,“听说第五区的塞纳河一带是高档别墅区,那里的房价怎么样?”

“原来是这些,您是打算在巴黎定居吗,这个决定很不错,”罗曼自嘲地笑了笑,没想到谜底这么简单,“您说的那个地段的确很不错,不过几乎没有可能买到合适的房子。”

陈大河挑挑眉头,“怎么说?”

“那里是贵族聚集区,除非家族破产,否则那些又臭又硬的家伙是不可能将庄园挂牌出售的,当然,曾经也有破产的贵族,他们的庄园挂出去很快就被买走,价格也很高,而且只接受美元交易,大概在四十到一百万美元之间,这要看古堡和花园的大小。”

陈大河抿着嘴点点头,和苏菲说的差不多,昨晚出来的时候,就发现布鲁瓦家族的宅院几乎是最小的,价格稍微偏低点也正常。

“现在可没听说有破产的贵族,”罗曼还在继续说着,“所以建议您考虑下其他地方,其实香榭丽舍大道旁边的里奥别墅庄园就很不错,从价格上就能看出来,不比贵族区的低。”

陈大河摸着下巴,看来罗曼并不知道布鲁瓦家族已经破产的事情,也对,一个已经没落的小贵族而已,还没有到满城皆知的地步,而罗曼也不是能接触到贵族圈的人,除非是酒店的高层还差不多。

见陈大河没有反应,罗曼撇撇嘴,继续说道,“至于理财顾问,任何一家银行都有,只是现在经济环境不好,大家对投资都持谨慎态度,那些理财顾问的日子也不好过。”

“收藏品市场呢?”陈大河突然问道,“这方面你有了解吗?”

“当然,”

听陈大河提到收藏,罗曼立刻眉飞色舞,“这里是艺术之都,哪怕没有面包都会创作艺术的地方,”

接着就是一连串的人名和作品名字,陈大河眉头微皱,他说的基本上都是法国艺术家,最多算上意大利,连其他欧洲国家都很少,而且很少提到古董,就算有也是一些画作,看来从罗曼这里只能得到这些小道消息了。

陈大河两手交叉,两根拇指打着转,“罗曼,就这几个信息,哪家咨询公司能给我更详细的答案?”

“这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信息,任何一家咨询公司都可以做到,”罗曼听出来陈大河对他的答案并不太满意,耸耸肩说道,“如果没有其他要求,前面就是约翰逊公司,我们可以去那里。”

“我需要口碑好的,”陈大河笑道,“尤其在保密方面。”

“呃,”罗曼想了想,“那么去尼尔森吧,他们对客户信息的保密做到了极致,就算是情报局也别想从他们嘴里得到什么东西。”

怎么说也是支付了三百美元的客户,这点消息完全可以满足。

陈大河点点头,“那就去尼尔森。”

“如您所愿。”罗曼微笑着脚踩油门,银色轿车加速向前驶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