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赛琳下来,陈大河和苏菲两人不约而同地终止了刚才的话题,开始漫无边际的闲聊。

“恩佐,你是中国人吗?”赛琳坐在妈妈身边,好奇地问道。

“是的,”陈大河面带微笑点点头,“你猜的很准,这几天在巴黎,很多人都问我是不是日本或韩国人。”

“我觉得你的气质和他们不一样,”赛琳有点沾沾自喜,“在第三区的唐人街就有很多亚洲人,除了中国人之外,还有很多日本人和韩国人,越南人也有,但你和他们都不一样,你很特别。”

苏菲不着痕迹地瞟了女儿一眼,赛琳今天的表现很奇怪啊,平时可没见她对哪个男生这么热情的,是因为救人,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呢?

但她不得不承认,赛琳说的很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确实和以前见过的亚洲人不太一样,他很自信,也很自然,似乎有种别样的魅力,如果不是他的肤色不同,她还以为对面坐着的是一位欧洲的贵族呢,尽管在礼仪方面不是很符合,穿着也很普通,可不会让人觉得失礼,那种坦然的气质也确实很像,而且法语发音也很标准,是地道的巴黎口音,唔,也许是一位漂洋过海的东方贵族后裔吧。

所谓三代出贵族,其实贵族就是一种生活和知识的底蕴,也是一种眼界的高度,论底蕴,曾经教导陈大河的几位老爷子都是学术大家,平常人求一人为师而不可得,但他们却对陈大河倾囊相授,这是学识,生活上赚钱之后在衣食住行上更没亏待过自己,过得比许多贵族还舒坦,论高度,陈大河比这个时代的人多了四十年的眼界,看现在的这个时代,自然有一种北金人看乡下人的感觉,虽然不会流露出来,但体现在外就是看任何人都不会胆怯。

这些综合起来在苏菲眼里就成了贵族气质,可如果让李老爷子他们来看,这小子身上哪有什么狗屁贵族气质,流氓气质倒是有,经常耍无赖就是证明。

“那我就姑且当做是赞美了,”陈大河一本正经地说道,“还从来没人跟我说过这些,我不介意你们再来两句。”

赛琳被逗得咯咯直笑,苏菲也低下头用手捂着嘴,眼角往下弯了下来,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呢。

“恩佐,你是住在巴黎吗,是不是在唐人街那边?”赛琳眼里闪着小星星,“唐人街我也去过,那里有很多有趣的东西。”

“不是,”陈大河笑道,“我是从中国来的,只是过来旅游,计划下周离开这里。”

“是吗,”赛琳眼神瞬间黯淡下来,强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是在这里定居呢。”

苏菲瞟了女儿一眼,眼里闪过一丝担忧,随后不动声色地看着陈大河,“抱歉,赛琳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在这里很少见到从中国来的人。”

“明白,”陈大河笑了笑,“这很正常,出来后我也没遇到过。”

这位夫人太过敏感了,至少他没觉得赛琳的话有什么问题,这年头本来就没有几个中国人出来旅游么。

接下来的聊天赛琳有些漫不经心,眼神涣散不知在想些什么,陈大河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准备起身告辞。

“夫人,赛琳小姐,很感谢你们的款待,不过我得回酒店了。”

苏菲也跟着站起来,“恩佐,不再坐一会儿吗,和你聊天很愉快。”

“谢谢,不过我真的要走了,”陈大河微笑着婉拒。

“那么,恩佐,”赛琳突然说道,“能邀请你明天晚上过来吃饭吗,我还没有正式谢谢你呢。”

苏菲眼神微动,也诚挚地发出邀请,“恩佐,我们都希望你能来。”

心里却想着明天该拿什么东西去当比较好,希望能凑到一顿大餐的钱。

陈大河点点头,“谢谢你们的邀请,很荣幸。”

母女两人脸上同时露出笑容,便准备送陈大河离开,可这时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苏菲诧异地看着大门的方向,“这时候有谁会来呢?”

赛琳脸色突然变得煞白,紧紧地抓住妈妈的胳膊,“妈妈,会不会是他们?”

苏菲知道女儿说的是那些放高利贷的人,轻轻地摇了摇头,“不会,这里是贵族区,他们不敢过来放肆,否则整个法国的贵族会教他怎么做人。”

说完拍拍赛琳的手,“我去看看。”

“我和您一起吧,”陈大河快步跟了上去,看着苏菲眨眨眼睛,“正好出去。”

苏菲优雅地伸出手臂,“这边请。”

他们两个都出去了,赛琳自然也会跟着,三人走到门口,发现外面停着一辆高档轿车,旁边还站着一个中年男人。

“杰罗姆先生,”苏菲诧异地拉开铁门,看着杰罗姆说道,“您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紧急的事吗?”

杰罗姆神情有点黯淡,虽然奇怪有个东方人从里面出来,但也只是轻轻点头致意,然后看着苏菲说道,“夫人,很抱歉,我过来是因为一个不好的消息。”

苏菲顿时脸色发白,双手紧紧地绞在一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杰罗姆先生,是因为抵押贷款的事吗?”

“是的,”杰罗姆点点头,“银行刚刚开完会议,如果在明天下午两点前您不能还清一百万法郎的贷款,他们就会过来收房,而且我的职务也已经被解雇了,无力再阻止他们,很抱歉。”

杰罗姆低着头,不敢看苏菲的表情,“夫人和赛琳小姐请做好准备吧。”

说完便匆匆地转身上车离开。

看着远去的汽车尾灯,苏菲突然眼前一黑,身体眼看就要跌倒在地。

在她身后的陈大河赶紧弯腰将她一把抱住,然后打横抱了起来,转身就往里面走去。

赛琳手足无措地哭喊着跟在后面,“妈妈,妈妈,你不要吓我。”

回到客厅,陈大河将苏菲平放在沙发上,一手扶着她的头部,拇指在人中不轻不重地按了几下。

苏菲悠悠转醒,陈大河起身退开,赛琳也随之扑到母亲面前。

茫然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儿,好半晌苏菲才回过神,双手撑在沙发上想坐下来,赛琳赶紧将她扶稳坐好。

“妈妈,你怎么样了?”赛琳眼里满是担心,“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我没事了,”苏菲轻轻摇头,然后看着陈大河,“很抱歉,恩佐,可能明天的晚餐要取消了。”

陈大河满脸无语,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吃饭的事,贵族都是死撑要面儿的吗。

“夫人,”陈大河说道,“现在可不是讨论吃饭的时候,您还是想想该怎么办吧。”

他倒是没想过帮她们还债的事,萍水相逢而已,还没那么夸张。

苏菲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如今布鲁瓦家族已经是一无所有,还能拿什么还钱呢。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