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爷子做起事来还是挺靠谱的,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一位外交部的工作人员上门,找他要走了护照,当天下午,就连着三个国家的签证一起送了回来,除了法国和瑞士之外,还多了一个西班牙,让陈大河不禁有些惊喜,暗道老爷子给力。

签证的事办好,请假就好说了,学校那边都已经习惯陈大河的神出鬼没,见他竟然来请假还有点惊讶,以前逃课的时候怎么没见这么乖呢?

正常来说,像这种长时间的远途出行,肯定需要准备很多东西,但陈大河就两个肩膀扛一个背包,装着几件换洗衣服和夹着旅行支票的护照,和茜茜简单交代几句之后,就这么出发了。

从北金坐飞机到莫斯科,再从莫斯科转机飞巴黎。

八零年的巴黎如后世一般繁华,尽管这里距离英国只隔着一条狭长的海峡,陈大河还是没有联系李正明,自己一个人找了家酒店入住,然后买了一张巴黎地图,每天骑着租来的自行车穿梭在大街小巷,真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过来旅游的游客,唯一与别的游客不同的,就是他很少去那些旅游景点,而是专找那些工作和生活社区钻。

一个星期下来,陈大河也没有联系任何一家猎头公司,似乎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这天如往常一样,陈大河收拾好东西,两手空空地便准备出去,刚走到酒店大堂,已经认识了几天的大堂经理友善地和他打了个招呼,“早上好恩佐,你还是不准备去看看卢浮宫和埃菲尔铁塔吗?”

“早上好罗曼,”陈大河笑着耸耸肩,“我喜欢把好的东西留在最后,而且相比起巍峨的埃菲尔铁塔,我更喜欢塞纳河畔相拥的恋人,我觉得浪漫才是巴黎的气质。”

罗曼赞赏地竖起大拇指,“恩佐,你很懂巴黎,”

顺便代替门童的工作,帮他拉开酒店的大门,“祝你度过愉快的一天。”

“谢谢,”陈大河挥挥手,“晚上见。”

“晚上见,”罗曼挥挥手,似乎想起什么,突然叫道,“恩佐,如果你没有特别的安排,我建议你去第六区逛一逛,卢森堡公园很值得一看。”

陈大河回头咧着嘴笑道,“很巧,我今天的计划就是卢森堡区。”

卢森堡区是巴黎的第六区,位于塞纳河南岸,除了拥有极多的商店、电影院和剧院之外,著名的卢森堡公园也在这里,也因此让第六区有了这个别名,此外众多的学院和中小学,以及与第五区毗邻的地理位置,也让它多了一份文化的气息。

骑着变速山地车,在看过上议院和几条商业街之后,时间也不觉到了傍晚,陈大河看看时间,决定抄近路回酒店。

从出国的那天开始,他就给自己定下一条规矩,无论身处在哪个地方,晚上绝不自己一个人出门,外面可不比国内,他不确定什么时候就会有个人拿枪对着自己,如果只是损失点钱财还好说,要碰上大沙文主义的醉鬼,就凭那练了没几个月的跑路功夫,可跑不过从枪口射出的子弹,要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异国他乡,死得冤枉事小,给重生者丢人事大啊。

在小巷里穿行了半个小时之后,陈大河对比了一下晚霞的方位,再看看手里极具艺术感的地图,终于确定了一件事,他迷路了。

“得,这玩意儿现在也没用了啊,”陈大河苦笑着将地图折好塞进手腕上绑着的腕包里,找准方向就往外冲。

可惜这些小路之所以是小路,就因为它们是不连贯的,骑了十几分钟,看着一面堵死的墙壁,陈大河无奈地摇头苦笑,刚准备下车掉头,却发现轮胎下正好一个破碎的玻璃瓶,摇了摇车把手,不用看就知道这只轮胎没救了。

垂头丧气地将自行车撂到墙壁边上,便准往回走,可这时墙上的涂鸦吸引了他的注意。

几个扭曲的法文字母,配上狰狞的骷髅头,怎么看都不像是正经人画上去的,再看看地上凌乱的垃圾,这一幅与主干道完全不同的场景,让陈大河知道了一件事,这个地方不太平啊。

看看头顶已经几乎完全暗下来的天色,陈大河在心里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翻墙出去!

反正天黑了,这里仅有的几个路灯也是昏黄不定,应该没人看见。

就在这一刻,练了两个多月的腿功有没有效果,一试便知。

压腿,展臂,拧腰,转手腕脚腕,活动完筋骨之后,陈大河找准一个方向,先是一段距离的助跑,然后两步上墙,手勾住墙檐,手腰腿一起用力,一个跟头就翻了过去。

跑酷这东西,要的就是一个流畅,有了一个完美的开局之后,陈大河越跑越起劲,很快就翻过七八条小路,站在墙顶上往前看了看,主街区明亮的路灯就在前方,不容易啊。

跳下墙头,又往前跑了一段,陈大河正准备跃过前面的矮墙,却突然脚步一顿,转动耳朵仔细聆听。

听着耳朵里断断续续的声音,陈大河伏下身子,弯着腰往右边跑了过去。

站在一个阴暗的墙角处,微微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这时耳朵里的声音虽然还是很小,可已经很清晰了。

“原来我没听错,”陈大河一只眼睛瞄着巷子里面,嘴里喃喃说道,“还真是有人在叫救命啊。”

赛琳两手各抓着一个破碎的玻璃酒瓶慌乱地往前挥舞,两条纤细的腿死劲地往前蹬着,也不管能不能踢到人,她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叫了好几次救命都没有人过来,还无数次被这几个恶棍打断,她只能将自己缩在墙角里面,拼命地给自己争取一点点时间,哪怕下一秒就会坠入地狱。

上帝啊,能救救我吗,天使呢,超级英雄呢,你们都在哪里?!

但是很遗憾,不仅没人来救她,就在她力气开始衰减的时候,两个大汉一人一边紧紧地抓住她的胳膊,然后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玻璃瓶,远远地扔开。

这一刻,赛琳的心越沉越快,彻底的坠入黑暗之中。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