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几天,奥利弗很快就从美国和香江调人过来组建团队,将武术队人员租借,开设餐饮公司西餐厅和在深阵的电子厂投资等几件事情都囊括进去,各种政策优惠也都是捆绑叠加,和商务部组织的谈判团展开一揽子谈判,忙得不可开交。

而陈大河则一天到晚想着该找什么样的学校留学,只是学校还没想好,蒂埃里就找上门来。

“老陈呐,”蒂埃里一进门,就满脸无语地看着他,“你的银行呢,还开不开啦?”

“开啊,”陈大河招呼着叶正根,“老根儿,弄点啤酒出来,要冰镇的,再弄点小菜,搁院子葡萄藤那里。”

说着就往后院走去,蒂埃里紧跟在后面。

“好勒,马上来,”叶正根屁颠屁颠地往外跑,很快就两手拎着东西跑了回来,显然这东西都是常备的。

到葡萄藤下面的石凳上坐下,蒂埃里看着桌上的东西直摇头,“腐败,真腐败,有课不上尽待在家里喝酒,一点学生样子都没有。”

陈大河翻了个白眼,“那我一个人腐败就好,您要不回学校上课去。”

“才不便宜你,”蒂埃里也不客气,自己打开一瓶啤酒,先灌上一口,才哈着酒气说道,“我那边的人都已经联系了好几个客户,都是一穷二白等米下锅的,只等你这边审核放款就可以交易了。”

“这么快?”陈大河愕然地看着他,手里拿着的啤酒都忘了喝。

“快什么啊,”蒂埃里撇撇嘴,“本来就是以前的老客户,只不过当时钱不够才没有把东西买齐,现在只不过是将他们重新翻出来而已。”

“呃,”陈大河张大着嘴,“可是我还没准备好啊。”

“那怎么办?”蒂埃里斜着眼瞄他,“要不要我回去跟他们说,等你的银行开业再让他们来啊!”

“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陈大河慢条斯理地提着酒瓶就往嘴里灌,随手抓起一颗花生米丢到嘴里,那小口小口嚼的样子让蒂埃里恨不得拍死他。

看蒂埃里实在忍不住了,陈大河才笑道,“你找了几个客户,还差多少钱?”

“三个,”蒂埃里比了个手势,“一起还差一千三百万。”

“合着一家也就差了五百万不到啊,”陈大河颇有些意外,“他们连这点都凑不上?”

“凑得上还来找你,”蒂埃里没好气地说道,“他们之前买过几百万的设备,都是用来开发矿山的,但那些就将钱花光了,后来才发现没有电力厂,他们的设备只能用柴油机发电带动,功率完全不够,而且采出来的矿石也没办法初炼和往外运,卖也卖不出去,只能先贷款买设备后再想办法卖矿产。”

“唉,我说,”陈大河觉得有点不对,“你的人就没给他们做个规划方案什么的?”

“做了啊,”蒂埃里叫道,“还是你们国家的人做的,可他们没采用啊,非得把基础设备丢一旁,要先买采矿设备,这不就吃亏了么。”

“呵呵,”陈大河现在也只能呵呵了,“这是什么奇葩啊,一点逻辑思维都没有。”

“好歹那也是你的客户,能不能不要歧视他们,”蒂埃里翻着白眼,“就说你什么时候能准备好放款吧。”

“随时啊,”陈大河嘿嘿笑道,“想要钱随时都可以给,你给我那账户的密码都没换过,你直接调款就行。”

蒂埃里满头黑线,“大哥,我叫您大哥行不,你这是开银行的态度吗,像你这样开银行,不赔死才怪。”

“赔不死,”陈大河灌了一口酒,很大方地说道,“有钱!”

蒂埃里眯着眼睛,一下看着脖子,一下看着脑袋,想着从哪里下手比较好。

“稍安勿躁,开个玩笑而已,”陈大河呵呵笑道,“不过说真的,我这边还真没准备好,所以现在要开展业务,只能找你借人了。”

“找我借人,”蒂埃里眉头紧皱,“那不又和以前一样,有什么区别。”

他想的是如果这家银行经营好了,家族里面弄不好又有人要说闲话,到时候又跟之前的摩卡公司一样扯不清楚。

陈大河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笑了笑说道,“当然有区别,这次帮忙只是短暂的,这几个客户你先帮我谈着,同时帮我在卢森堡注册一家银行,所有的协议都用这家银行的名义来签,最长三个月,三个月之内,我找人过去接手。”

“三个月?”蒂埃里瞄着他,“确定不超过三个月?”

“确定,”陈大河点点头,“要是三个月之内没人接手,你就帮我把这家银行关了。”

“这可是你说的,”蒂埃里指着他,“那好,我就帮你看三个月,不过这几个客户你要怎么谈,总得给我个方向吧。”

“简单,”陈大河笑道,“贷款利率可以优惠,不收利息都行,所有的贷款都可以用矿产偿还,你帮我找车去拉,运到安全港口后我再找船去运,但这个矿产价格能谈多低就谈多低。”

蒂埃里看着他叹道,“你这不是开银行,是做矿产贸易啊。”

“呵呵,就那么一点资本,开银行能赚几个钱,”陈大河笑道,“要不是看上他们的矿产,鬼才贷款给他们。”

“别人就算看上他们的矿产也不敢贷款,”蒂埃里撇撇嘴,“那里风险太高,也就你敢玩,不过也是,反正你的钱都是大风吹来的。”

也不管陈大河满脸囧然,蒂埃里挥挥手就往外走,“这事我给你搞定,你还是赶紧去找人吧。”

“等等,”陈大河突然想起一件事,赶紧将他叫住,“他们几个国家都有些什么矿产啊?”

蒂埃里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回过头满头黑线地看着他,“你连人家是什么矿产都不知道,就敢直接要?”

“敢啊,”陈大河觉得理所当然,“反正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能运出来,那价格就跟白捡似的,肯定能有钱赚。”

蒂埃里顿时语塞,他说的还真是这个道理,可惜想赚这个钱的没这个胆量,而有这个实力的又看不上这点收益,也就只有这个愣头青敢往里蹦。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