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十分钟,两个和卢望远相貌相似的老者就走了进来,卢长山紧跟其后。

“老大,是不是准备动手了?”老二卢望福进门就扯着嗓子大叫。

“动什么手,年纪一大把还大呼小叫,”卢望远瞪了他一眼,“那拨人的底子摸清楚没有?”

“搞清楚了,”卢望福不以为意地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就是一拨过江龙,招待所的小邓说了,是个什么狗屁外国公司来的人,到这边来收山货,其他屁都么有。”

“屁都么有老幺还不敢动他?”卢望远冷哼一声,转头看着坐在卢望福下首的三弟,“老三,你来说。”

卢望寿咂咂嘴,“老大,这拨人不简单,动不得。”

卢望福眼珠一横,“怎么就动不得,未必他还是天王老子?”

“比天王老子还麻烦,”卢望寿说道,“我刚从县城找老幺打探消息回来,他们是五天前到的保宁,当天县委就开会,老幺说是李书记定的调子,不管不问不接触,就是因为他们的外商身份,听说上头对这些人也好多顾忌,一般没人敢轻举妄动。而且这两天他们收山货,不光是保宁的,周围几个地方也有不少人过来卖货,各个地方的人都不拦,要是他们在这里出了事,知道的人太多,搞不好上头会派人来查,又是一堆事,就为这事,老幺特地交代,这拨人不能动。”

“怎么就不能动,”卢望福眼珠转了两转,“上头归上头,管不到我们头上,那可是好几万呐,搞不好有更多,难道就这样能看不能吃?”

“放屁,上头管不了你还管不了老幺?”卢望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前几年截下那二十几个女娃娃地事才消停,又搞出事来恐怕老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那你说怎么搞?”卢望福看着大哥,“未必就跟他们卖山货?寨子里的山货又不多,光卖山货能赚几个钱,要是不提早动手,等他们都把钱买了货,那我们把货搞回来也没用啊,那么多山货要吃到几时?”

“卖山货就卖山货,”卢望远眯着眼睛,划亮火柴点燃旱烟袋,吧嗒两口才继续说道,“我们手上没货,别人手上有啊,不过我倒想知道,这才短短两天,其他寨子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他们在供销社,车站,还有几个山民常去的路口都贴了告示,”卢望寿说道,“我去看过,除了告示,还请了人在那里拿着铁皮喇叭喊话,很多人都知道。”

卢望福关注点不在这上面,而是眼睛发亮,身体前倾看着卢望远,“老大,你是说去搞外地山民手上的货?”

他倒是没想过劫本地山民的货,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外头又不是没得草吃,而且本地山民的货这两天都卖得差不多了,再想卖就得进山弄新鲜的,可新鲜的又不耐放,人家收不收都不一定。

“也不是白搞,”卢望远敲敲旱烟袋,“搞得太狠恐怕会把其他寨子逼过来,我们用钱买,就用寨子里的价格收,没钱就打欠条,卖了货再还他们钱,赚个差价也不少,他们现在是越界到保宁来卖货,我设卡他们也没话说,至于那几个外地人,等他们出了保宁再看,”

说到这里,卢望远顿了顿,最后轻轻地摇摇头,“唔,还是算了吧,鬼晓得他们有啥子背景,先不动他们,说不得以后还有长久生意做。”

他之前就听在老幺说过,广栋那边再搞什么引进外资,那些外国人都有钱得很,一刀切的生意哪有细水长流赚得多,当然,如果没有长久生意,那就是两回事,说不得要去外面搞一把。

“也行,”卢望福歪着脑袋想了想,拍拍大腿,“我这就去叫人。”

说着就准备出去,他又看到坐在下首的卢长山,不禁眼睛一鼓,“幺儿,那个女娃子还没搞好?”

卢长山本来正幻想着大把数钱的日子,听到二叔的问话,不禁脸色一垮,“搞好个鬼哦,他娘地,去上学之前还能碰两哈,现在碰都不给老子碰。”

“要我说你直接霸王硬上弓,”卢望福拍拍他肩膀,“搞出个娃儿来,她就消停了。”

“有这简单就好咯,”卢长山苦笑着摇摇头,“她性子烈得很,手上拿地半把剪刀连睡觉都不松手,晚上我一撞门她就醒,简直就是油盐不进。”

“你饿她几天不就完了,”卢望福冷哼道,“到时候力气都没得,还不是随你摆布。”

“不行啊,”卢长山垮着脸,“她在那些个女知青中有威望得很,关她也就算了,我要是不给她饭吃,那些嫁过来的女知青都能过来找我拼命,她们嫁的都是同族兄弟,我总不能搞内斗吧。”

“哼,”卢望远不满地看着儿子,“留下来地二十几个女娃娃,除了七八个硬撑着没嫁人地,哪个不是乖顺得很,也就你把婆娘弄不住,要我说,哪天找个头人,把她跟那七八个不肯嫁的都卖了,留着还费粮食,也免得那些嫁了人的主心骨还向着外人,到时候有了钱还怕娶不到好的。”

卢长山心里一阵烦躁,本想同意算了,可再想想李慧芳那俊俏的模样和凹凸有致软绵绵的身段,心里又有些舍不得,最后叹口气说道,“这两天我再去劝劝,要是她能不去上学,留下来安心生个娃儿,就留下她,要是还那么犟,就一起卖了吧,省得看得碰不得,心烦。”

“这样才对嘛,”卢望福拍拍侄子的肩膀,“回头二叔再给你寻摸个俊俏的,保证比那个女娃子强百倍。”

然后大手一挥,迈开短腿出了大门,吆喝着叫人集合。

第二天下午,县城供销社,陈大河坐在竹椅上,两腿翘得老高,正眯着眼睛打盹。

“大,呃,吴总,”叶正根叫得还是不怎么习惯,将自己坐的椅子挪过来,小声说道,“今天上午只有五六个人过来卖货,不会这两天就将保宁的山货都收完了吧?”

“不会,”陈大河睁开眼睛,嘴角微微上翘,“等着吧,很快就有大生意上门了。”

昨天晚上董建磊给他传消息,分出去到其他地方买山货的人过来保宁的时候,被人设卡拦货,用底价收购山货,由于陈大河早有交代,他们都装作忍气吞声的样子把山货都卖掉,由于收购价太低,甚至还赔了一点。

其实这两天过来供销社卖货的外地山民,倒有九成是董建磊安排的人伪装的,否则短短两天时间,他在这里高价收货的消息怎么可能传那么远,就算搞宣传也不行啊,现在又不是互联网时代,一条消息要不了半天就能传遍全国,从他听到有人设卡这个消息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鱼儿上钩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