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陈大河三人入住一个多小时之后,董建磊也背着背包,拿着川省文化厅开出的介绍信,用采风的名义住进了第一招待所。

至于他这个魁梧的身材怎么会跟文化单位扯上关系,就没人去过问了。

在登记的时候趁接待员不注意,从登记簿上翻到陈大河他们入住的房号,把行李放到自己房间后,董建磊找了个走廊上没人的空档,敲门进了陈大河的房间。

房里只有陈大河和叶正根两人在,图安却不见了踪影。

示意叶正根帮董建磊倒了杯水,陈大河看着他说道,“老董,什么情况?”

董建磊将水杯放到桌上也没喝,直接说道,“接上头了,九河乡的情况很好查到,他们三个昨天过来没费什么力气就都弄清楚了。”

接着董建磊说了下九河乡的背景,与历史悠久尊礼崇文的文化古城保宁不一样,其治下的九河乡处于巴山余脉,民风古朴,嗯,就是那种对朋友很真诚,打起架来也毫无保留的那种,谈好了什么都好说,谈不好就会出人命,历任保宁府治就没有彻底收服过,都是以安抚为主,直到建国后出动解放军剿灭了附近几伙土匪,政府才将这片地方接管起来。

“李慧芳的情况查到了吗?”

这个才是陈大河关注的重点。

“也查到了,”董建磊点点头,“他们去看过,人没事,就是被关在一个小木屋里不准出来,吃饭方便都是靠人端进端出,只是门口有人看着,没办法接近,不过趁他们送饭门开的时候,狗子看到她坐在床上,没有被绑着,哦,狗子是他们三个里的一个,跟踪找人是把好手。”

陈大河默不作声,看来李慧芳暂时还没什么人身危险,自己也可以多点时间。

想了想又问道,“她公家是什么情况?”

“她公家是巴子公社卢家的族长,卢家是巴人七姓之一,在巴子公社一带有很深的势力,由于是山民,他们又很团结,前些年的运动对他们没什么影响,反而让他们趁机要走不少知青过去,”董建磊脸上闪过一丝不屑和愤怒,“前两年返城的时候,所有的男知青都走了,但有不少女的都被留下来,我估计李慧芳也是那时候被迫嫁到他们家的。”

陈大河抿着嘴握紧拳头捶了捶大腿,没想到还真让自己猜中了,而且比自己想象的情况更坏,看来对这个卢家,真不能轻易放过。

在陈大河和董建磊商议的时候,不远处的政府办公楼里,五六个人也在开着小会,刚才还在帮陈大河他们办理入住的招待科长赫然也在其中。

“大家都说说,这几个人要怎么处理。”刚刚上任不久的县高官李博阳卷起一根纸烟,划亮火柴点燃烟头,眯着眼睛透过浓密的烟雾看着其他四位副书记。

“还能怎么处理嘛,”第一副书记王福全也点燃自己的旱烟袋,吧嗒两口说道,“别人一没偷二没抢,你还能把他们都抓起来?”

“抓是肯定不能抓的,”坐在他对面的赵一祥笑道,“王老哥,你讲话也不要阴阳怪气的,现在北金广栋那边都在搞引进外资,他们这家公司就是广栋引进来的,刚才老姚也说了,找广栋那边了解过情况,公司名字和车牌号都对得上,介绍信上还有深阵市的盖章,假肯定是假不了地。”

“哼,”王福全翻了个白眼,“那你也去找找他们,引进个外资啥子,说不定就把你连升三级,搞到省里头当个头头。”

“王老哥你火气不要这么大,”坐在他旁边的姚涛替他倒了杯凉开水,笑着说道,“老赵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说没有必要针对他们,现在上头的政策也在变,鬼晓得明天是个什么情况,对吧。”

“鬼在针对他们,”王福全拿着旱烟袋敲敲桌子,“我就是说,不要让他们把这里搞得乌烟瘴气就行。”

“乌烟瘴气肯定不会,”坐在末尾的卢中庭笑道,“怎么说都是大公司来的,不会在这里瞎搞,反正该管控的物资都是供销社在管,他们没有批条也买不到,没管的东西随他们怎么弄都无所谓,出不了事情。”

“事情是出不了,我就是想他们能不能帮我们点忙,”赵一祥看着王福全说道,“王老哥,县茶叶厂不是还积压两万斤茶叶么,上头让他们自己找销路么,你看可不可以找这几个人买走,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王福全吧嗒两口旱烟,想了想还是摇摇头,“现在都还搞不清楚他们的来意,随随便便去找他们卖茶叶,弄不好别人还以为我们是要打秋风,到时候脸都丢出国咯。”

稍微顿了顿,王福全又说道,“再说了,我可信不过他们那些资本家,谁知道到时候给我整出什么篓子。”

“那你的意思是?”赵一祥看着他,“不管他们?”

王福全瞟了一眼没吭声的李博阳,嘴里吐出一口浓烟,“我是什么意思不重要,这要看李书记怎么想。”

李博阳将烧完的烟头丢进烟灰缸里,拿起茶缸灌了口凉茶,摸着嘴巴说道,“刚才几位的意见我也听了个大概,老王是担心他们会影响我们现有的经济秩序,老赵是想能从他们身上捞点好处,可现在他们目的未明,我们就冒然行动,不是什么好事。”

其他四个人低着头想了想,陆续点了点头。

李博阳看了他们一眼,最后一拍桌子,“那就这么着,不管不问不接触,要么等他们来找我们,要么等他们惹出事,我们的公安局同志去找他们,到时候主动权在我们手上,是进是退都好说,”

随后看向坐在角落的招待所接待科长,“小邓,你就把他们当普通客人看待,服务上做好就行,其他的就别管。”

邓红兵连连点头,“好的,李书记,那我就先过去,有其他情况我再过来报告。”

“嗯,”李博阳挥挥手,“去吧,自己也要注意,别让他们发现你在关注他们。”

“明白,”邓红兵站起来冲着几位领导点头哈腰,“那,各位领导,我就先走了。”

桌上的五位书记目送着邓红兵开门离开,谁都没发现外面的窗户下一道人影顺着墙壁迅速下到地面,随后一溜烟地就不见了身影。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