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商量好接头的时间和地点,陈大河又交代他带一些东西,才挂断电话。

坐在椅子上想着这事要怎么处理,陈大河的脸色始终有些难看,虽然平时不怎么去学校上课,不过这一年和班上的这群同学相处下来,都有了一定的感情,这里面尤其以王亚东,彭雪晴和李慧芳三人和他的关系最好,现在李慧芳被夫家软禁,再加上彭雪晴说她还可能遭受过家暴,他不发火才怪。

这次让董建磊带那么多人过去,在外人看来肯定有些小题大做,但林丹萍的态度给他提了个醒,那就是这次要面对的很可能不是普通的乡民村霸,极有可能是在当地势力根深蒂固的本土宗族。

别的不说,他陈大河在上剅村是个什么情况自己怎么会不清楚,陈家在上剅有影响力,主要就是因为辈分够高,德望够重,陈德山振臂一呼全村所有的男人就能抄起锄头出来干架,哪怕平日里有点小纠纷的也不例外,这就是族系的凝聚力。

但就算这样都还不敢说陈家是宗族,要真遇到那种没被时代潮流扫平的老顽固,很有可能面对的将是与全村为敌,这样的话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而陈大河不仅是想把李慧芳救出来,而是要彻底解决这件事,让那边不敢或不能再追究,否则像英语班的那个老师把人抢回来也没多大用,甚至还有可能把那户人家引到学校来,到时候麻烦更大,要避免这种情况,就更需要周全的考虑。

万一要是陈大河猜错了,不是他想的那种情况更好,大不了就当组织集体旅游,他也不差这几个钱。

脑子里有了大概的思路之后,陈大河才从书房出来,又叫来叶正根,“收拾一下,明天你和图安一起陪我出一趟远门。”

叶正根看着陈大河阴沉的脸色,也不问什么事,点点头就去找图安收拾行李。

回到书房,陈大河又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给学校请假,他没找林丹萍,省得跟她叽叽歪歪扯不清楚,而是直接找的系主任,有李老爷子的关系在,请个假简直不算事,另一个是打给翟国新,跟他说要去一趟蓉城,顺便请他帮忙在蓉城那边借点东西。

等晚上茜茜回来,和她简单说了一下要出门办点事,第二天就带着叶正根和图安两人坐飞机直飞蓉城。

到了蓉城之后,陈大河并没有立刻转车去保宁,而是直接找到川省文化厅,走着进去,出来的时候却是开着一辆八成新的吉普,这就是他找翟国新帮忙借的,本来文化厅还有更好的轿车,但去那种山区,还是开吉普更方便。

将车直接开到不远处文化厅附属的招待所,刚进门就看到董建磊在角落里坐着。

看到陈大河,董建磊立刻走过来,“陈总。”

陈大河点点头,随手把自己的工作证递给接待员,“同志,麻烦开三间房,不要登记,”

然后指着董建磊,“把他登机的信息也删掉。”

接待员大姐刚才看到这几个人从副厅长的专车上下来,已经是感觉有些奇怪,这时一听陈大河这么说,再看工作证竟然是部里的,顿时八卦之心熊熊燃烧,满脸神秘地小声问道,“同志,你们是过来搞侦查的?”

陈大河脸色一沉,“保密条例不记得了?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

前些年的全民反特务可不是什么空头文件,那保密条例连目不识丁的老大爷都会背,像她这种有编制的公务员更不会例外。

“哦哦,”大姐立刻反应过来,一副我懂的表情,拿出两套钥匙,“三个房间在一块儿,登机簿是活页,可以拆开的,我重写一张就行。”

站在后面的董建磊看得有些发懵,不是过来救人么,还有搞保密这种操作?老板是想干啥?

拿着钥匙上楼,陈大河选了三间房中间的那间,等关上门,董建磊立刻汇报情况,“您昨天给我打了电话之后,我马上召集人手,分坐两辆卡车连夜出发,估计明天下午应该能到保宁,另外昨天下午刚好有一趟从广洲飞蓉城的航班,我就带了三个人先坐飞机过来,他们三个昨天晚上已经去保宁打探消息了,那三个都是川省人,不会引人注意。”

“嗯,”陈大河点点头,董建磊办事还是比较老道的,随后又问道,“我让你带的东西带了吗?”

“带了,”董建磊从行李袋里翻出几幅车牌,“这是从美信公司的车子上卸下来的,都是新办的外事牌照,您要的衣服在那个小包里,现金也在里面。”

“好,”陈大河把小包拿过来看了看,“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去保宁。”

李慧芳在学校登记的地址是川省保宁县九河乡巴子公社,九河乡什么情况陈大河不知道,不过保宁阆苑仙境的名头还是听说过的,这里自古以来尊礼崇文,是历史悠久的文化古城,不过多年的战乱和动荡之后,这里也只剩下一座古城了,至于文化可能需要很多年才能重新建立起来。

此时陈大河便坐着小吉普,晃晃悠悠地开进这座古城。

车子开到保宁最大的住宿单位,政府第一招待所,陈大河推门下车,顿时吸引住满大街的目光。

花衬衫黑裤子黑皮鞋,鼻梁上戴着墨镜,脑袋昂得老高,几乎是看着天在走路。

叶正根和图安紧随其后,董建磊却不见了身影,这两人也都是一身白衬衫黑西裤黑皮鞋,只是手上还提着个公文包,看上去像是哪个单位的干部,可站在陈大河身后,随便哪个人都能明白,这是跑腿的呢。

刚进大门,一个干部模样的矮个子中年男人就迎了上来,操着一口标准的川音问道,“筒子锅,你们四哪过单位滴?”

陈大河两手插兜一声不吭,叶正根随即从公文包里挑出一张文件递过去,“我们是香江美信公司派过来公干的,这位是我们吴总,要在这里住几天。”

“香江滴公司?”这位男同志满是诧异,“到这里来搞么子啥?”

“怎么,”陈大河眼神下瞟,操着一口半生不熟的广普,“莫非你们这里住店还要搞调查?”

“啰到不四,”那人也不生气,哈哈笑道,“有盖绍信就行,我四这里的招待廓长,叫邓红兵,我来帮你们办登记。”

说着就拿着介绍信到接待台那里登记。

“大河,”叶正根凑过来轻声问道,“怎么他这么客气,是不是起什么疑心了?”

不等陈大河说话,图安就说道,“起什么疑心,要你是这里的领导,看到一辆挂着外事牌照的车过来,会不会出面接待?”

陈大河笑笑没说话,反正这时候也没身份证,出门就靠一张介绍信,而他的介绍信自然是真的,连外面吉普车的车牌也是真的,怎么查都不可能查出毛病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