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饭馆这种小事,简直不费陈大河一点力气,仅仅五天之后,桂花饭馆就在一挂千响的噼里啪啦声中开张。

饭馆就开在学校的西门外面,两间加起来五六十平米临街的平房,后面还有一个带厨房和杂物房的小院,杂物房里清空,放上床和柜子就能当卧房用,正好退掉原来租的房间,还省了笔房租。

本来房主一听是私人开饭馆用的,死活不肯租,结果陈大河直接拍板买下,然后按市场价租给郑新和,现在他就是老郑的房东,不过这个连郑新和自己都不知道,反正这时租房连合同都没有,房租半年一付,到时候直接把房钱给陈大河就行,他还以为是陈大河转交房东了呢,更何况现在就连房租钱都是陈大河给他垫的。

房子也不用怎么装修,刘桂花一个人花了半天时间清扫干净,再摆上从旧货市场淘来的桌子板凳就差不多了,然后墙上贴着郑新和用毛笔写的菜单,门口的招牌也是他买的大红纸写的,看那气势凌厉的毛笔大字,就知道郑新和以前没少写大字报,功底深厚着呢。

关于饭馆的名字,那天吃饭的时候大家一起讨论了好久,什么利民悦民迎宾悦宾想了一大堆,不管怎么变都始终坚持这个时代的特色不脱离,这些名字水平都差不多,选哪一个又商量了半天,最后还是陈大河说,这饭馆是嫂子掌舵,就用她的名字做饭馆名,叫桂花饭馆吧,大家一听,这名字也挺好,刘桂花更没意见,于是就这么定下来了。

定好场地就要准备开业,要不然过一天就要多出一天的房租,陈大河便让叶正根带着刘桂花跑了趟近郊农村市场,摸清楚地头之后,第二天天没亮刘桂花就蹬着同样在旧货市场买的三轮车过去,买回来一大堆耐放的蔬菜鱼肉,蔬菜搁箩筐里,鱼肉就放在二手冷柜里冻上,燕京啤酒牛栏山二锅头也各进了两箱,等开业那天早上再跑一趟进点新鲜叶菜,就可以正式开业。

租房买旧家具,还有那辆旧三轮车和旧冷柜,再算上进菜的钱,最后花掉小一千,这里面冷柜就占了一大半,可见这时候的物价确实是便宜。

而这笔钱在郑新和刘桂花看来却是一笔巨款,现在没开张就投了这么多钱,还是找陈大河借的,顿时感到压力大增,刘桂花心里甚至有了点悔意,要是赔了怎么办,他们上哪儿找这么多钱还人家去啊?

开弓没有回头箭,反悔是不可能了,刘桂花只能是把全部精力都投进去,全力做出好菜来。

开业这天是周末,班上的同学都过来捧场,就连林丹萍也让郑新和请了过来,放过鞭炮之后,饭馆就算正式开业了,这些同学便是饭馆的第一波客人。

大家分开坐了几桌,从外面往里看,还真有点生意兴隆的感觉,不等到中午饭点,店里八张方桌就全部满座,除开同学们坐的三桌,有五桌客人也不算少,郑新和也不顾上招呼同学,跑前跑后的忙个不停,连擦汗的时间都没有。

也难怪,这条街上开家饭馆可不是小事,前两天准备的时候就有人在打听,就等今天开业过来尝鲜,真是什么时候都少不了老饕。

同学们一看这情况,正好饭也吃得差不多,便准备都过去帮忙。

陈大河连忙把他们拦住,“等等等等,十几号人都去太乱,这样,留四个人,两个女的到后面帮嫂子打打下手,男的在外面跑堂,其他人先回去,省得添乱。”

“行,听小班长的。”

同学们立刻开始收拾自己桌上的碗筷,自己端到后面小院的水池里后,便向郑新和告辞。

郑新和抬起肩膀擦了擦额头上的大汗,喘着气说道,“不好意思啊各位,真没想到这么多人过来吃饭。”

“人多是好事啊,”王亚东笑道,“客气话就不说了,大不了回头这顿饭给少算点就行。”

郑新和喘着粗气笑了笑没说话,他自然知道王亚东是在开玩笑,而且本来就没打算要钱。

“老班,”陈大河笑道,“怎么样,这下该愿意请帮工了吧。”

“请,肯定得请,”郑新和张着大嘴,“人都找好了,是桂花以前的工友,有三个,等忙完这一波我就叫人去。”

“这就好,”林丹萍在一旁笑道,“郑同学,办副业是好事,你这也算是响应政府号召,开个体经济的先锋了,回头我找校报帮你写篇通讯宣传宣传,不过你的学习可不能落下啊!”

郑新和立刻严肃表情行了个军礼,“向***保证,绝对不会。”

林丹萍点点头,这时前面又传来一声叫喊,“同志,再拿两瓶燕京,要冰的啊。”

“来嘞,”不等郑新和回话,刘定邦一溜烟地跑了过去,乐呵呵地给人拿啤酒。

最后除了留下帮忙的人,其他人都一起离开。

到了学校之后,陈大河没跟同学走一路,而是跑去找林丹萍。

“林老师,”陈大河从后面追上她,小声问道,“李慧芳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林丹萍顿时脸色一变,“你怎么这么问?”

“刚才吃饭的时候,雪晴说可惜班长没来,等她回来再带她过来尝嫂子的手艺,”陈大河沉着脸,眼睛紧紧地盯着她,“当时你脸色就不对,我坐你对面,刚好看得清清楚楚,她出什么事了?”

“唉,”林丹萍叹了口气,“她来不了学校了,上次报到的时候点名她没来,我就将她的名字上报给学校,学校也联系了当地的教育局,请他们帮忙了解情况,就在昨天教育局回了电话,原来这次暑假回家,她丈夫家里担心她上了大学毕业以后会不愿意回去,就把她给关起来不给出门,谁去说情都没用。”

陈大河一听,顿时气得发笑,“这是说情的事吗?他们这是软禁,还有没有王法啦?”

林丹萍也很头疼,“教育局的同志也没办法,听他说李慧芳的公公家里在当地很有势力,就连公安局也不敢多管,而且这又是他们的家事,他们也很难插手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