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早在点名之前,班里的同学就都已经知道李慧芳没有回学校的事,毕竟班上总共就十九个人,谁来谁没来一目了然,更何况李慧芳肩上还担着班长之职。

只是这年头通讯不便,交通更不方便,都想着可能是她家里有什么事给耽搁了吧,要是过几天还没来,就发个电报过去问问情况。

同学们可以再等等,林丹萍却不能等,现在路上不是很安全,学校要求每个班的班主任将本班学生返校情况向上汇报,以免出现什么意外,她只得将李慧芳的名字报上去。

“郑新和同学,”林丹萍看着郑新和说道,“你是副班长,在李慧芳回来之前,就先把班里的事管起来。”

坐在角落里的郑新和立刻起立,“好的。”

林丹萍点点头,说了声下课,便抱着讲义夹匆匆离去。

“哎哎,同学们,”

等林丹萍走远之后,郑新和拍着课桌叫道,“等下放学都别走,去我家吃饭。”

“好啊,”刘定邦带着一口浓郁的津门口音笑道,“好久没吃过嫂子做的菜了,还真有点念想。”

“得了吧,老刘,”李爱华鄙夷地看着他,“放暑假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哪个把老班带的咸菜挖走一大半,两个月吃完了吗您?!”

“就是,”樊博望也恨恨地加入声讨,“我那份还不够一个星期的。”

季三月推推鼻梁上沉重的黑框眼镜,淡定地说着,“你还是用星期来计算,我就吃了两餐!”

刘定邦一看引起众怒,连忙认怂,“得得,今晚的水果算我的。”

“这还差不多,”李爱华拍拍桌子,“早该自觉站出来弥补大家,一点主动性都没有!”

看着他们几个笑闹,陈大河拍拍前面王亚东的肩膀,等王亚东靠过来后低声问道,“老王,老刘也住外面吗?”

不等王亚东回话,身边的彭雪晴就说道,“全班就你不知道,班副去年过来上学的时候,就是带着老婆孩子一起来的,在学校西门那里给他们租了个小间住,自己每天都回去,只是晚上还是住宿舍。”

“这样啊,”陈大河眨眨眼睛,上辈子只听过带长辈上学的,这带老婆孩子上学还是第一次见。

“你就是脱离群众太久了,”王亚东转过身子,一只手撑着课桌,“三天两头翘课,班级活动也不怎么参加,一点学生样儿都没有。”

“嗯,同意!”

难得彭雪晴和王亚东达成统一战线。

陈大河无言以对,貌似去年一年自己真没多少时间是全勤的,再想想罗李两位老爷子自作主张要把自己送出国去,不禁涌起一股哀伤,等明年在这里想不逃课都没课上咯。

今天没有安排上课,不等放学,大家就收拾好东西各自回宿舍,然后在校门口集合去郑新和家。

郑新和租的房子自然不会像陈大河租的那么大,离学校也稍微有点远,原因很简单,就是便宜,毕竟他可没有陈大河这么有钱,生活费都是靠学校发的那点补贴,给老婆孩子租的不过是一间十来个平方的耳房,平时做饭都得借用房东的厨房。

小院不大,只有一进院子,房东住在正房,此时看到郑新和领着同学们进来,老大爷连忙热情地帮着招呼,将家里的椅子都拿出来,大家就这么三三两两的坐在院子里。

郑新和的老婆是个典型的北方农妇,淳朴干练中还透着一丝彪气,看她那比自己还粗的胳膊,陈大河相信干起架来也绝对不输大老爷们,不过她也有着这个时代农村妇女共有的特质,就是以男人为天,看郑新和一回来就忙着给他拿鞋倒水就知道。

她刚才正在厨房里忙碌,抽空出来和同学们打了个招呼,倒水拿零嘴地忙活一阵后,又转身进了厨房。

郑新和的儿子只有三四岁,用这个时代的标准来衡量,老郑绝对算得上是晚育,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的,小名也叫虎子,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光着脚丫满院子乱串,不时从叔叔阿姨手里接过零嘴,带起一串清脆的笑声。

“老班,今天是什么情况啊,”陈大河嗑着瓜子,嘴里含糊地说道,“怎么想到请同学吃饭啦。”

“这不开学了么,两个月没见,就想跟大家伙儿聚聚,”郑新和哈哈笑道,“正好我家小子今天生日,就凑一块儿了。”

“哟,今儿个虎子生日啊,”王亚东瞪着眼睛,“怎么不早说啊,你看也没跟孩子买点生日礼物。”

“小娃子要什么生日礼物,”郑新和脑袋一摆,“吃顿好的得了。”

“那不行啊,”王亚东站起来就想往外走,“怎么说也是咱们班唯一的大侄子,没点生日礼物像话吗。”

陈大河连忙把他拉住,“这时候你上哪儿买礼物去,这样,大家伙凑个份子,去买点书包文具给虎子以后用,怎么样。”

“行,”

“这个好,”

……

同学们纷纷响应,这时王亚东也发现自己刚才有些不妥,自己去买礼物,那其他同学要不要买,不买不合适,买的话别人也不是条件都很好,至少他知道要往家里寄钱的就有四五个,孟浪了啊,还好陈大河解了围,大家凑份子去买礼物,心意到了还花不了几个钱,合适。

“那行,”王亚东拍拍他肩膀,“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哎哎,真不用,”郑新和连忙冲过来拉住他,“就吃顿饭的事儿,搞些虚头巴脑的干啥,别把孩子惯坏了。”

陈大河一巴掌拍掉他的手,“这是给孩子的,你嘚啵啥。”

说着就出了院门。

后面彭雪晴赶紧放下瓜子拍拍手,“你一个男的哪会挑东西,我跟你一起去。”

看着两人消失在门口,郑新和肩膀轻轻撞了一下王亚东,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任重道远啊!”

王亚东呲着牙花子横了他一眼,反手搂着他的肩膀往回走。

学校附近肯定少不了新华书店,也就半个多小时,陈大河挎着一个鼓囊囊的绿色帆布书包走了进来,彭雪晴紧跟其后,两人正好赶上开饭。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