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完揭幕仪式,翟国新一行人还安排了其他行程,但很显然,他并没有把陈大河也算进去,或者说给陈大河安排的任务就是陪好蒂埃里,所以在其他人紧张奔波的同时,陈大河却被蒂埃里带着在广阔的印度洋里畅游。

老实说毛里求斯的风景确实很不错,这里其实就是一块印度洋上的岛屿,加上周围一小串小岛组成了一个国家。

作为火山岛国,毛里求斯四周被珊瑚礁环绕,岛上地貌千姿百态,沿海是狭窄平原,中部是高原山地,有多座山脉和孤立的山峰,蒂埃里对自己的祖国感到非常自豪,拉着陈大河将所有的地方都逛了个遍,陈大河对这种国内不常见的景致也很感兴趣,想着等哪天带着茜茜过来好好玩一趟。

上山下海的玩了足足六天,顺便还去了趟八百公里外的马达加斯加,在那里受到丽莎的隆重招待,现在丽莎和蒂埃里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并得到双方家庭的认可,只等两人大学毕业后就举办婚礼。

这让陈大河想到了自己和茜茜,今年过年的时候,自己对黄老爷子给出的承诺是明年春节定亲,毕业了就结婚,貌似也快了啊,唔,回头得给老校长打个电话,请他来安排一下。

去了一趟丽莎家里,陈大河终于也知道了丽莎的家庭背景,和蒂埃里一样,她父亲是马达加斯加当地一个势力不小的部落酋长,和蒂埃里算是门当户对,而蒂埃里也对陈大河坦诚了自己的家庭关系,虽然陈大河早就从翟国新那里知道,可还是有些暗暗心惊。

和相对来说比较大的马达加斯加不同,毛里求斯就是个小国,在这个小国里,蒂埃里的家族就是类似于皇族的存在,掌控者着超过全国三分之二区域的经济和人事权,剩下的那部分也要看他们的脸色办事,难怪翟国新非得拉着他过来借蒂埃里的势,与他的父亲大伯和两位哥哥交往的都是上流社会不同,蒂埃里作为家族的第三子,恰好是那些中低阶层最佳的追捧对象,这也是为什么揭幕那天有那么多的中低阶层代表过来的原因。

回国的前一天晚上,陈大河简单的收拾好行李,便躺在房间阳台的躺椅上,吹着凉爽的海风,喝着劲道的凤凰啤酒,看着远处的波涛好不惬意。

蒂埃里敲敲门走了进来,看到陈大河的模样嘿嘿一笑,直接将手里的一只文件袋扔到陈大河身上,然后躺在另一张躺椅上。

“什么东西?”陈大河拿起文件袋拆开,发现里面只有一张纸,上面既不是英文也不是法文,歪歪扭扭的字母拼在一起完全看不懂。

“证明文件,”蒂埃里从躺椅旁的小桌里抽出一盒雪茄,减掉尾部用特制的丁烷打火机点燃,然后放到嘴里吸了一口再迅速吐出一团烟雾,品味着嘴里的余香,才慢慢说道,“本来想送你一座毛里求斯或马达加斯加的小岛,可丽莎说你来这里就跟回家没什么区别,还需要小岛吗,想想她说的也很有道理,所以我就在希腊爱琴海买了一座小岛,不大,除了海滩和人造港口,只有一座藏着山坳里的小别墅,也不贵,”

蒂埃里转过头露出一口白牙,“按你说的上限,十万美元。”

“你唬我,”陈大河不屑地将证明文件塞进文件袋里,扔到桌上说道,“爱琴海里的岛屿只卖十万块?那你再给我来两百个!”

“唬你干嘛,”蒂埃里耸耸肩,“岛屿有大有小,离海岸线有近有远,价格天差地别的好吗,现在外面的经济环境可不太好,这座岛上一个主人生意破产,挂出来大半年,价格从五十万掉到十五万都没卖出去,我找人随便砍了点价就买下了,不信你可以去查,希腊的国土局都有备案的。”

价格确实是这个价格,不过在价格之外,蒂埃里还付出了一些其他东西,比如说帮那个希腊商人打通了一条非洲的贸易通道,有了这个,想必他应该会很快重新起家,这些都是交易之外的东西,就没必要在这里说了。

陈大河不置可否,不管蒂埃里说的是不是真的,这座小岛他就收下了,就算这个价格后面加个零也没关系,反正他分到的红利都有这个的几十倍,也不差这一点。

蒂埃里继续说道,“当初公司成立的时候,那些文件你都没签字,现在也就不麻烦你了,我直接撕掉就行,以后摩卡公司就是我一个人的,咱们算是两清。”

陈大河拿眼睛瞄着他,依然不说话,以蒂埃里的性格,绝不会无缘无故说这种话,看他要玩什么花样。

“别这么看着我,好吧,确实还有点事,”蒂埃里掸了掸雪茄头上有些过长的烟灰,“老陈,做个交易呗。”

“有屁就放,”陈大河一口将杯子里的啤酒喝干,“先说话,亲兄弟明算账,办事要收费的。”

“嘿嘿,”蒂埃里咧着牙齿笑道,“帮我出出主意,摩卡公司要怎么发展,我帮你把这座岛重新装修一遍,这笔生意划算吧。”

“还给你出主意,”陈大河撇着嘴说道,“我现在自己都想找个人来给我出出主意,把那堆烂摊子好好理一理。”

“老陈,”蒂埃里笑容敛去,严肃地看着他,“你变了,以前你还是公司股东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那时候的你多为公司着想啊,要不那份股份还是给你留着吧。”

“滚蛋,”陈大河翻了个白眼,“你要是不怕你老爹把你给砍了,只管留着,反正我不吃亏。”

蒂埃里尴尬一笑,且不说前两天自己跟老爹说了收回股份的事,他还狠狠地夸了自己一把,单是从自己个人来说,也舍不得再把股份让出去。

玩笑归玩笑,办法还是要想的,陈大河眉头紧皱,手指在桌面轻敲,片刻后索性也拿起一支雪茄点燃,放到嘴里狠狠吸了一口。

“咳咳咳,……”

好呛,真不知道抽这玩意儿的人是怎么受得了的。

“哈哈哈,”蒂埃里仰头大笑,“老陈同志,雪茄不是你这么抽滴!”

说着将雪茄凑到嘴边狠吸了一口,然后迅速吐出去,咂咂嘴说道,“像我这样,雪茄吸的不是烟雾,而是残留的余香,唔,哈瓦那的雪茄就是香。”

陈大河不理他的嘲笑,照着他的样子抽了一口,确实感觉跟吸烟不一样,他上辈子是个老烟民,可哪里抽过这种高档东西,这辈子更是连烟都没抽过,出点丑也不奇怪。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