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半个月前和翟国新和罗东升分别谈过之后,陈大河就在考虑这个问题。

现在只是琼斯公司以及衍生出来的业务,就让他有点焦头烂额,根本无暇顾及摩卡公司这边,甚至就在北金琼斯公司楼下的北金摩卡,他也几乎没去过。

如果说在开始的时候他就在摩卡这边投入一定的资金,并对摩卡的发展起到关键性的作用,那这一半的股份他拿得也心安理得,可就如同他自己所说,除了一开始为了拉蒂埃里下水,启动文化中心项目而分出一部分艺术品资源之外,他基本上就没做什么,却凭白占了一半的股份,也许蒂埃里现在不会介意,可谁能保证以后也不会?或者他不介意,可他背后的家人呢?

蒂埃里背后的普里亚格家族在毛里求斯的影响力根深蒂固,这样的家族或许会讲点人情,但最终还是要讲利益的,当他们发现蒂埃里的合作伙伴付出的东西和从他们这里得到的回报完全不成比例的时候,会怎么做可不好说。

毕竟主动权都在蒂埃里手上,陈大河这里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这部分股份属于自己的东西,与其等以后由别人来决断,还不如未雨绸缪,先提出来退股,保住这份关系在话,说不定以后还会有大用。

虽然这样会造成不小的损失,但在陈大河自己看来,这份钱自己本就不应该拿,现在已经得到一大笔巨款,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听到陈大河的回答,蒂埃里再次沉默下来,心里却对他有些钦佩,一家年收入过亿美元公司的股份,说不要就不要,如果是他自己可做不到,而且这份股份对外出售的话,就算这家公司没有什么资产,其价值依然不低于三亿美元,别说对他,就算对普里亚格家族来说,也绝对是个大数目。

这么大一笔钱,自己要怎么补偿他呢?

想到这里,蒂埃里猛然惊醒,原来自己心里竟然也是倾向于陈大河退出的吗?!

蒂埃里没有说话,陈大河也没吭声,看着窗外的风景,车子很快开进一个度假村,停在贵宾楼前。

将车停稳,蒂埃里转过头看着陈大河,表情严肃地说道,“老陈,说句实话,开始你说要退股的时候,我还有点愤怒,认为你是要抛弃我们共同的事业,可聊开之后,我心里竟然有点窃喜,你说我是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小人?”

“人之常情好吗,”陈大河翻了白眼,按住卡扣将安全带解开,然后拍拍他的肩膀,“谁耕耘谁收获,这才是朋友长久相处之道,老想着占别人便宜的交情是走不远的,摩卡公司这个项目虽然是我挑的头,可能成长到现在这个地步都是因为你的心血,所以摩卡应该是属于你的,至于我,已经拿到了远超过付出的回报,足够了!”

“不,还不够,”蒂埃里摇摇头,“老陈,我同意你退股,不过这部分股份需要按市场价给你补偿。”

“不至于啊,”陈大河笑道,“当初我可是一分钱没花,你给我的那张存单已经绰绰有余,没必要再算其他的。”

“我觉得很有必要,”蒂埃里坚持自己的想法,“如果这份生意能长久做下去,这部分的股份要远远大于现在的收购价值,我必须坚持商业原则,不能占你这个便宜。”

“这不是占便宜,”陈大河看着蒂埃里坚定的眼神,无奈的耸耸肩,“好吧,你爱给就给吧,不过给什么都行,就是别给钱。”

“啊?”蒂埃里有些发懵,“不给钱给什么?”

“那是你的事,”陈大河笑着拍拍他肩膀,“现在最重要的是帮我办理入住。”

“好吧好吧,”蒂埃里推门下车,苦着脸说道,“你给我出了个大难题,我得好好想想什么东西能值三亿美元的,还有这笔钱要怎么凑。”

陈大河一听,顿时腿脚发软,“你还真敢说啊老铁!三亿美元?亏你想得出来,这可不是什么有资产的正经公司,就是个做转手贸易的,至于么!”

如果是在后世的互联网时代,那些互联网公司估值的时候看的都是流量数据,什么固定资产盈利状况之类的几乎不怎么管,而现在对一家公司估值,这两块却是最重要的评估标准,摩卡公司盈利状况方面肯定没话说,可固定资产国内外的加起来连百万美元都不到,另外业务的稳定性也没有很好的保障,所以估值多少是很难确定的。

要是谈判桌上正正经经的商业谈判,这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应该能卖出这个价格甚至更高,毕竟摩卡公司的盈利能力摆在那里,可这个能用普通的商业投资来衡量吗,别的不说,单是蒂埃里的人脉关系又该值多少?

陈大河拍拍他的肩膀,“痛快点,别去想三亿美元这么不靠谱的事,还是好好想想送点什么有特色的东西吧,”

顿了顿又说道,“先说好,超过十万美元的一概不要!”

然后将背包往身后一甩,潇洒地走进贵宾楼的旋转大门。

十万?蒂埃里摊着两手,冲着陈大河的背影叫到,“这和白送有什么区别?!”

陈大河头也不回的摆摆手,然后指着接待台,示意他赶紧过来帮忙办手续。

蒂埃里嘿嘿一笑,慢悠悠的走进去,也不帮陈大河办理入住,拉着他就在休息区闲聊。

喝了两杯毛里求斯特有的凤凰啤酒,后面的三辆车才姗姗来迟,等其他人办理好入住,蒂埃里和那位毛里求斯的官员交流一个眼神,才笑嘻嘻地摁着陈大河的肩膀往外推。

访问团的其他人都愕然地看着他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有翟国新微微一笑,“这个是小陈的朋友,他带小陈回家去住了。”

刚才在车上毛方的官员已经征求过他的意见,而这次他带陈大河过来就是为了借用蒂埃里的人脉资源,对这点要求自然不会拒绝。

就算有再多的无语,众人只得堆起笑容,来掩盖内心的狂躁,这可是正式的外交活动,还有离团独自行动的操作?翟主任对这个陈大河未免也太纵容了吧。

一夜修整,第二天文化中心顺利揭幕,在揭幕仪式上,大家才明白翟主任对陈大河纵容的原因。

正常来说,参加揭幕仪式的来宾以毛里求斯各级政府人员为主,包括总统先生,文化部长和外交部长,以及其他随同官员,可在这次的仪式上,除了这些人之外,竟然还有许多毛里求斯的政商名流不请自来。

听着大使馆同事小声地跟大家一个个介绍那些人的来头,再看着他们排着队地同蒂埃里打招呼,就知道这个文化中心在当地是站稳脚跟了。

一个新事物的介入,来自高层的支持当然重要,可那些中低层的支持同样重要,文化中心的项目是由中毛两国政府推动,高层的支持肯定不会少,但对于中低层的人来说,会不会接受是另外一回事,而陈大河交好蒂埃里,再通过他在当地的影响力来争取中低层人士的支持,那么在当地文化中心的推广必定会少很多阻碍,这也是翟国新为什么非要拉陈大河过来的原因。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