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之后,话筒里又是一阵沉默,这次陈大河没有催问,而是给李老爷子一点时间,让他好好消化一下。

良久之后,才又听到李老爷子沙哑的声音,“他们,都还好吗?”

“好着呢,”陈大河努力让语气更轻松一点,“住的是北金饭店,衣着也是光鲜亮丽,一看就是过惯了养尊处优日子的。”

“那就好,那就好,”李中和的声音还在颤抖,“他们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都成家没有?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呃,”陈大河抠抠额头,“这些情况我就没问了,至于生气什么的肯定是没有,当他们得知您老还健在的时候,高兴的不得了,哭得稀里哗啦的,说实话,那时候都快把我给整哭了,哪还记得问这些,现在五哥带他们回酒店收拾东西,我让他们来我这里住,应该就快到了,等下我让他们给你打电话。”

“好,好,”李中和应了两个字,又沉默下来。

陈大河苦恼地摸着额头,安慰人这种事不是他的强项啊,接下来说点什么呢?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响动,陈大河转过头,透过窗户正好看到李正明和李雨欣两人飞奔进来,赶紧扶着话筒说道,“老爷子,他们人到了,我让他们跟你说话。”

“啊?”李中和回过神来,紧接着连连点头,“好,好。”

等李正明进来,陈大河立刻将话筒递了过去,“是李老爷子,你们跟他说吧。”

李正明连忙伸出手,可李雨欣一个箭步冲上前抢过话筒,嘴里发出一记凄厉的叫声,“爸,……”

叫完之后就稀里哗啦的哭了出来。

陈大河鼻子一酸,赶紧落荒而逃,这种煽情的时刻还是留给他们一家人吧,自己就不参和了。

回到后院,看到他眼眶红红的样子,茜茜立刻走过来挽着他,金贝儿也跳了过来,拉着他的手脆生说道,“哥哥,你怎么哭了。”

经过大半年的调养,金贝儿的个子往上串了一大截,虽然还没有赶上十一二岁的同龄人,可也不再是七八岁的小豆丁模样,脸色也红润了许多。

陈大河摸着她的小脑袋,扯着嘴角笑道,“没事,刚才外面风大,沙子吹到眼睛里了。”

“哦,”金贝儿拉着他的手,“哥哥,你快坐着,我帮你吹吹。”

“好,”陈大河苦笑着乖乖地到沙发上坐好,任由贝儿帮他吹眼睛。

“好了,”贝儿看到陈大河的眼眶恢复正常,很有成就感的向他报喜,“你的眼睛没事啦,以后要小心哦,千万别再让沙子进眼睛里了哦。”

“嗯嗯,”陈大河连连点头,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听贝儿的,去看电视吧,看完电视就去洗澡睡觉,别睡太晚,知道吗。”

“嗯,”贝儿用力的点点头,笑眯眯地说着,“听哥哥的。”

招手让郎蓉把贝儿带出去,茜茜偎着陈大河坐下来,看着外面笑道,“贝儿好粘你啊,我对她再好也没见她这么喜欢我。”

陈大河笑笑没有说话,在金贝儿心中,此时已经远在兴安岭的关三才是她唯一的亲人,关三不在她身边的时候,曾救过她的自己便成了心里最大的依靠,再加上还是个小孩子,能不粘人吗。

不过粘人归粘人,她却从不烦着自己,也非常听话,可能还是心里没有安全感吧,自然会特别在意别人的反应,直白一点就叫敏感,这就需要用时间来慢慢改变了。

有人说年轻人谈恋爱的时候,再热的天也能不怕热的挤在一起,现在茜茜就是这种状态,尽管电风扇已经开到最大档,她的额头上还是不时冒出点点细汗,尤其和陈大河贴在一起的地方更是火热一片。

她受得了陈大河可受不了,热也就算了,关键是这么一个体态柔软娇滴滴的大美女贴在身上,还不能吃,简直都快兽血沸腾怒发冲冠,赶紧借口要去洗澡溜之大吉。

洗完澡出来,走到前院的书房看了一眼,李正明两兄妹还捧着电话在聊,是真的捧着,这时候的电话也没有免提功能,两人便一起把话筒捧在手里,脑袋凑得近近的,都想听到父亲的声音。

“这么大的人了,都不知道孔融让梨的道理,”陈大河摇着头往回走,心里还在隐隐作痛,这可是国际长途啊,一分钟多少钱来着?!

这一通电话足足打了两个多小时,茜茜早已带着金贝儿去睡了,当李正明和李雨欣两人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陈大河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旁边的小桌上摆着几瓶冰啤酒和两盘小菜,对着头顶的明月自饮自斟。

“大河,”李正明走到陈大河面前,红着眼眶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

李雨欣也一起将腰弯了下来,一头青丝垂下,遮住早已哭花的脸庞。

“哟,”陈大河赶紧起身将两人扶起来,“你们这是干什么,不就打个电话吗,有什么好谢的。”

李正明直起身,紧紧握住陈大河的手,“父亲都跟我说了,如果不是你,他早就……,”

说着说着似乎又要哭出来。

“行了行了,”陈大河赶紧打断,被一个大男人拉着哭诉,他可不习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老爷子也没少帮我,总之过去的都过去了,咱们向前看,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被人这么感谢他还真有点不适应,哪怕当初救那几个老头子的时候,他们也是浑不在意,躺在床上还找他要肉吃,那才是家人相处的态度,陈大河看着也轻松,现在这种煽情反而有些生分。

“嗯,”李雨欣点点头,伸出手用力的握住两只手掌,看着他笑道,“以后你就是我亲弟弟,咱们就是一家人!”

“好好,”陈大河拉着他们往桌上招呼,“你们聊了这么久也渴了吧,过来喝杯冰啤润润嗓子。”

现在两人也不再客气,一人拿起一瓶啤酒对着嘴巴就往下灌。

一口气喝掉小半瓶,李正明将酒瓶放到桌上,对着陈大河笑道,“刚才老爸还骂了我一顿,说我不该收你那套宅子,不过收都收了,我也不打算还给你,这样,在伦敦郊区我还有一座带庄园的古堡,也没多大,就送给你了。”

“啊?”陈大河愣愣地看着他,连忙摆着手,“不是,这是老头子说的?我就跟他开玩笑的,那么贵的东西我可不能要。”

再小的古堡也是古堡,就算这个年代价格也要好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英镑,他怎么能收这东西!

“大河,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李雨欣笑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是哥哥送你的礼物,你可不能不要。”

“那亲兄弟还有明算账的呢,”陈大河拍着桌子,“一码归一码,我给你们的本来就是老李家的东西,你让我拿着也不安生,反正这个绝对不能要,我也不会收。”

“这,”李雨欣看向哥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其实他哥哥哪里来的古堡,一座这样的庄园几乎等于他的小半身家,除了那些亿万富翁,谁没事去买这个东西,主要还是他们兄妹想感谢陈大河,才想着先送给他这个承诺,等回英国之后再筹集资金去买,但现在陈大河坚决不要,他们可就为难了,要怎么回报他呢?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