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明虽然不明白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可还是听陈大河的话坐了下来。

“陈先生,”这时李雨欣满脸期待的看着陈大河,“我想现在就联系父亲,不知方不方便?”

“我倒是没问题,”陈大河两手一摊,笑着说道,“可现在美国还没天亮呢,李老爷子住的地方可没有电话,只能等他上班之后才能联系上他。”

“对对,是我犯糊涂了,”李雨欣悻悻然坐好,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碗碟,视线却没有焦距,脸上时悲时喜,显然在想着什么。

“正明,雨欣,”吴天华扶着桌沿,看着两人说道,“既然都不是外人,那我就直接叫你们的名字了。”

“可以可以,”李正明点点头,“那我们就叫您五哥吧?”

“还是叫我天华吧,”吴天华摆摆手,“咱们年纪差不多,没必要这么叫,”

然后指着陈大河,“大河才是老师真正的关门弟子,也是这些年真正照顾老师的人,无论是你们还是我们,都要感谢他,如果不是他,……”

刚说到这里,就被陈大河打断,“五哥,犯规了啊,我说吃饭就吃饭,别的少谈,”

说着拿起酒杯在桌子碰了碰,“来,为了庆祝你们李家一家团聚,干了。”

吴天华苦笑着摇摇头,只得陈大河是在给自己留面子,便不再说话,拿起酒杯冲着李正明晃了晃。

“好,”李正明和李雨欣都举起酒杯,冲着陈大河和吴天华示意后,都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陈大河拿起身边的公文包递给李正明,“我就叫你明哥吧,明哥,这是你们老李家的东西,你收好。”

虽然看上去陈大河比自己的女儿大不了多少,李正明还是应下明哥这个称呼,接过公文包说道,“这是什么?”

嘴上问着,同时手上把公文包拉开,里面是几张纸,还有一个小方盒子。

看着李正明把东西都拿出来,陈大河解释道,“一个是这套宅子的房契,证明都已经办好了,现在你就是这件房子的屋主,另一个是一辆别克车的证明文件,所有权一栏还空着,回头你自己填好信息就可以。”

“这,是什么意思?”李正明抬起头,眼里满是疑问。

“没什么意思,”陈大河笑道,“李老爷子出国的时候,因为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找着你们,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所以就把这套宅子交给了我,让我先看着,现在既然你回来了,自然要还给你,另外原来这里有一辆别克车,可后来没了,我也顺便给他补上,还有那个盒子里的手表,也是他交给我的,现在一并给你了,除此之外,车库里还有一辆侉子,哦,也就是三轮摩托车,虽然不是宝马的,但也是仿制品,样子差不多。”

“这个,”李正明想了想,手里的文件看也没看又塞了回去,将公文包放到陈大河面前,郑重的说道,“大河,这个既然是父亲给你的,那我不能收。”

“给你你就拿着,”陈大河拿起公文包往他怀里一塞,没好气的说道,“说句不客气的话,在我面前李老头都没说话的份,原来是李家没后人我才接着,现在既然你都回来了,那自然是要还给李家的后人,难道你想让李家祖宅流落在外啊?”

这个年轻人不是父亲的弟子吗,怎么这么大的口气?

李正明愣愣地看着他,又看向吴天华。

吴天华苦笑着点点头,“你就拿着吧,这世界上也就大河一个人能治得了老师,老师也对他毫无保留的信任,对我们这些学生来说,他的话就等于老师的话。”

李正明还是感觉有些奇怪,再想想刚才吴天华没有说完的话,隐约明白了些什么,想了想后点头说道,“好,既然你这么说,那这些东西我就收下,”

将公文包放到一边,又看着陈大河说道,“大河,论年纪我比你大,今天又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作为兄长我应该给你见面礼的,可我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回头我会准备一份礼物给你,补上这一份见面礼,到时候你可别推辞!”

如同陈大河所说,李家的祖宅确实应该由李家人继承,最多以后自己再送他一份价值更高的大礼就是。

陈大河哈哈一笑,“有东西不收才是笨蛋,你送我什么我都接着。”

李雨欣也笑道,“大河,等下次姐姐也补一份礼物给你。”

“行,”陈大河笑着点头,“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那你们可要大出血了,”吴天华指着陈大河笑道,“这小子就是个财迷,只有嫌不够,没有不收的。”

一桌人相视一眼,不禁哈哈大笑。

这时陈大河又拿出两个袋子递过去,“明哥,欣姐,这才是我自己准备的一点见面礼,都是国内手工艺术大师制作的艺术品,看看喜不喜欢。”

这下李正明和李雨欣都没有推辞,欣然接过,拿出来一看,原来是几幅刺绣之类的工艺品,图案精美色彩艳丽,确实是难得的佳作。

“明哥,”陈大河敬了一杯酒,轻声问道,“开始你们不是在美国吗,李老爷子后来托朋友找过你们好多次,只打听到你们住的地方发生了骚乱,住的地方被烧了,还死了不少人,幸好没听说里面有华人,心里才存了一丝希望,可惜远隔重洋寻人不便,直到去年才借公务的机会去美国找你们,但也一直没有消息,现在我才知道你们原来是去了英国,你们当初是怎么过去那边的?”

“哎,”李正明放下手里的酒杯,发出一声长叹,“当年我们兄妹两人寄居在布朗叔叔家里,一直等着父亲过来接我们,可没想到那天突然发生骚乱,不仅有大火,更有人祸,那些暴徒拿着枪四处乱射,杀了不知多少人,当时布朗叔叔一家开着车往外逃,我骑着摩托车跟在后面,总算有惊无险的逃了出去,等骚乱平息后回来,只看到满地狼藉,和被烧毁的房子,”

稍微顿了顿,李正明继续说道,“因为布朗叔叔的房子没有买保险,这一场大火等于让他直接破产,为了生活,他便卖掉仅剩的那辆汽车,带着全家去英国投奔亲戚,当时我怕父亲回来找不到我们,坚持不肯离开,只让他把妹妹带走,可我在那里等了好多天,一直等不得任何消息,而那里的治安不好,每天都有坏人盯着我,另外我也担心独自寄居在他人屋檐下的妹妹,最后只得去英国和他们会合,就这样,后来我们就在英国定居了。”

“哦,原来是这样,”陈大河点点头,想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在那种混乱的地方坚持了这么久,也确实太不容易,后来去了英国也是没办法的事,那边还有一个才十一二岁的妹妹呢,都不在一个国家了,难怪李老爷子一直找不着人。

看见李雨欣神情黯然的样子,陈大河赶紧招呼吃菜,顺便转移话题,天南地北的一通瞎聊,李家兄妹的脸色也好转了不少。

一顿饭吃到华灯初上,陈大河见李雨欣不时看着手腕上的手表,便笑着说道,“我看这顿饭你们是吃不安生了,这样,这里也没电话,你们回酒店收拾一下,今天晚上就去我家,那里有电话,打完电话就在那儿直接住下。”

“好,”李雨欣立刻连连点头,恨不得现在就飞过去。

李正明习惯性的说了句打扰,也没有推辞,坐着吴天华的车先回酒店,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东西,又立刻往陈大河家赶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