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没有搭曾静姝的话,而是看着增茂行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增茂行怯生生地看了看姐姐,最后咬咬牙说道,“我还是想做生意。”

“还做生意?”曾静姝立刻横眉竖目瞪了过去,“我刚才一路都跟你白讲了是吧,回头我给你找个工作,你就进去乖乖地给我呆着!”

这大半年在琼斯公司上班,她也认识了一些政府部门的人,帮弟弟找份还算过得去工作真不是空口白话,只是以前还有些不好意思,可自从去了趟香江,她的心理产生了些变化,再加上今天弟弟出了这个事,让她决定舍下这张脸,也要帮弟弟把工作问题给解决了。

“静姝,你先别急,”马佳彤看了看满脸通红的增茂行,笑着对曾静姝说道,“你去之前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公司先借点钱给你,帮你弟弟找个门店,做个正当生意,既然茂行想做这个,你就让他做呗,就像陈总说的,这又不丢人。”

“不用借钱,”增茂行看了看姐姐,低着头说道,“我自己也赚了些钱,做启动本钱也差不多了。”

曾静姝此时也有些犹豫,瞪着弟弟说道,“差不多是差多少?”

增茂行眼里闪过一丝喜色,姐姐这么说是肯答应了?

于是连忙说道,“不差钱,我这两三个月赚了一千多块,做本钱够了。”

“这么多?”曾静姝惊讶地看着他,随即一巴掌拍在他胳膊上,“你老实跟我说,这钱怎么来的,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她现在每个月的工资早就从二十块上调到六十块,而且公司还经常发奖金,这些都让她存了起来,但就算这样加起来也只有一千来块钱,其中有一半还是去香江的时候,陈大河发给他们的购物金用剩下后没收回的,现在弟弟跟她说只用了两三个月就赚了一千多,她不想歪才怪。

“真是我自己赚的!”曾茂行都快哭了,要不是他自己数了一遍又一遍,也不敢相信自己能赚这么多钱,现在姐姐问起来,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辩解。

“你别急,”陈大河笑着摆摆手,“静姝你没做过生意,不知道这个有多赚钱,茂行两三个月才赚了一千多,还算是少的了,要是胆子再大一点,一个月甚至半个月赚这么多都不是难事。”

“是吗?”曾静姝犹豫地看着陈大河,最后还是不说话了,对陈大河的话她还是相信的,只是依然不敢相信做小贩真能这么赚?

“是啊,是啊,”增茂行也连连点头,“姐你不是给过我几次零花钱吗,我都攒着没用,总共有四五十块,后来我就用这些做本钱去找宁哥他们拿货,卖了之后又去拿,这样滚啊滚就赚这么多了,只是后来我就不敢拿太多货,每次都只进两百多块钱的,才只赚这么点钱,宁哥他们那些人赚的才叫多呢,我们那片的人都找他们拿货,都说他们一个月就能赚上万块,”

说到这儿,增茂行还有点惋惜,“可惜今天我那批货被收了,要是都能卖出去,存的就够两千块了。”

曾静姝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怎么,你是不是要去派出所把你的货都抢回来啊!”

一听老姐的怒吼,增茂行脸上的喜色立刻收了回去,低眉顺目默默检讨。

陈大河却想到增茂行嘴里的宁哥,之前他在溜冰场帮茜茜的时候,就是有一帮人出头,赶走那帮混子,后来查清楚这些人都是王亚东那位铁子手下的人,当时就是到这片来散货的,这位宁哥多半就是这批人里面的了,看来他这位铁子生意做得挺大啊。

想来也是可笑,这头的人是王亚东的兄弟,那头的供货方是蔡志明的朋友,两个中间人一个是他自己,一个蔡志明,都没有插手生意,而合作的两方都做得风生水起,曾茂行还成了他们下面的小马仔,这弯拐的也是绝了。

“行,既然你有钱,那就去开个小卖部,别再做什么小贩了,”曾静姝还是同意下来,她就这么一个弟弟,不同意又能怎么样,还不如顺着他,总比在外面做什么小贩强。

“我,”增茂行看着姐姐,弱弱地说着,“我不想开店。”

曾静姝一听,立刻火冒三丈,伸出一阳指点在弟弟脑门上,“不想开店你想做什么,继续做小贩,又让警察抓了让我去赎你!”

增茂行的脑袋被戳得一歪一歪的,苦着脸说道,“开店也就和小贩差不多,我想做批发,就像宁哥那种的。”

陈大河也好笑地拍拍曾静姝的肩膀,“别老是发火,对身体不好,听茂行好好说。”

等姐姐气呼呼地收回手,增茂行揉着被戳红的脑门,眼里光芒四射地说道,“就算开个小卖部,也就是个大点的小贩,我想做批发生意,那样拿货的话价格更低,而且走货量也不是开店能比的,虽然利润率低一些,可薄利多销,肯定能赚得更多。”

陈大河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能想到这些,看来这个曾茂行还有点想法啊。

“还批发,你懂怎么拿货,知道要找谁去拿货吗?”曾静姝瞪着他,“就算你能找到,那个什么宁哥能让你在他的地盘上散货?你的货又散给谁?”

曾茂行涨红着脸,“怎么不能啊,这地儿又不是他的,他能做我就不能做?要货也简单啊,我去跟踪他们的人,看他们从哪儿进货的,不就能找着上家啦!”

“你,你,”曾静姝指着弟弟,眼眶顿时都红了,“你还跟踪,我看你是又要去跟人打架吧,让人发现了他们能饶得了你?被警察抓了我还能去赎人,你要是被他们抓了,你让我上哪儿救你去啊!”

本来看到弟弟自己做生意能赚钱,有出息了,虽然嘴上在骂他,可心里还是高兴的,要不然也不会马佳彤一劝她就听,可现在听弟弟这么一说,结果又转回到原点,还是混子那套做事的方法,她又怎么能不生气,在香江她可是见过那些飞仔的,那种人能有什么好下场?!

“姐,姐,你别生气,”曾茂行一看姐姐都快哭出来,顿时也慌了神,手足无措地看着她,“姐你听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跟人打架,我就只做生意。”

“行了,不用说了,”曾静姝抹掉眼泪,冷声说道,“你这生意也别做了,我去求人给你介绍个工作,你还是给我上班去。”

“求人?”曾茂行蹭地一下站起来,大声叫道,“你这辈子没求过人,你,你要是去求人,我,我就死给你看。”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死,”曾静姝安如泰山地坐着不为所动,“你要真死了也行,我去给你收尸,总比你在外面被人打死,连尸体都没有的强。”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