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邵先生,”陈大河笑道,“现在利家已经将所有的股份都卖给了邵先生,无线台由邵先生全权做主。”

“原来是这样,”徐老嘿嘿一笑,“难怪你连邵氏的影片也一起买,他们的作品尽管数量多,可真没几个适合在内地播放的,如果不是和无线绑在一起,真没必要买这些,倒是嘉禾的作品还不错,尤其是李小龙的系列电影,虽然也是打打杀杀,但从中体现出来的民族气节,还是有些可取之处。”

陈大河笑呵呵地没有说话,邵氏的影片质量自然不会像徐老说的那么差,只是在意识形态方面确实没有嘉禾的作品立意高,不过就算现在不能公开放映,等再过个几年,全民思想大碰撞的时候,比邵氏更烂的影片都能放映,那些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这些就没必要去解释了,到时候有选择的拿出一些来,闷声发大财就好,也不怕教坏小朋友。

徐老又问道,“那些影视剧的母带你都带回来了吗?”

“还没有完全好,”陈大河笑道,“嘉禾的都已经打包装运,这两天就会到,只是邵氏和无线台那边还需要整理一下,由于时间比较长了,有的母带已经有些损坏,有的则只有单本母带,需要重新拷贝,至于完好的,他们会陆续发过来,最晚会在九月底全部发到这边,这还是有新华社香江分社的王社长帮忙才有这么快,”

“哦,差点忘了,”陈大河拍拍脑袋,“王社长还让我代他像您问好呢。”

“嗯,知道了,老王确实是多年的老相识,等他干满这一届,还有见面的时候,”徐老点点头,突然咧嘴一笑,“要是让老汪知道这个消息,恐怕是坐不住的啦,这么多影片,他要是不弄些回学校,估计连觉都睡不着。”

“这个简单啊,”陈大河笑道,“到时候汪老想要什么影片,给电影学院那边拷贝一份不就行了。”

“你小子还真敢说,”徐老哑然失笑,“你以为他那个学校和你们公司一样都这么有钱啊,这么多的拷贝,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陈大河嘿嘿直笑,“也简单,如果有可以发行或上映的片子,肯定是需要拷贝的,有拷贝就有损耗嘛,到时候我把损耗做大一点,不就可以省出来了。”

“这个损耗可不小,”徐老一听,不禁指着他哈哈大笑,“你这算是挖自己公司的墙角吧。”

“不是,”陈大河严肃地摇摇头,“应该是薅资本主义羊毛。”

徐老满面笑容地一个巴掌轻轻拍过去,“叫你乱说话。”

完了拍拍沙发扶手,“走吧,跟我一起去趟电视台,选片的事还是得他们来做。”

说着便站起来往外走,陈大河和茜茜向吴奶奶道别后,也赶紧跟上。

徐老本来是可以使用学校的公车,不过后来茜茜来了之后,他就一直和茜茜一起坐这辆吉普车,也算是给公家省钱。

出了院门后,便走到门口停着的吉普车旁,准备直接拉门上车。

“老爷子,”陈大河从后面招呼一声,然后指着边上停着的揽胜说道,“坐那辆吧,那辆宽敞。”

徐老回头一看,“嚯,好大的吉普车,这是琼斯公司的车吧。”

“对,”陈大河招招手,让叶正根把车开过来,“是美国总部直接从那边发过来的,配给这边用。”

等车在面前停稳,陈大河拉开后侧门请徐老上去,然后让茜茜坐到后排,自己才上了车。

“这车不错啊,”徐老打量了一周,笑着说道,“很贵吧?”

陈大河指了指后面安英开着的吉普笑道,“能买那种十几辆吧。”

“啊?这么贵?”徐老瞪着眼睛,又打量了一圈,咂着嘴说道,“真奢侈,你小子腐败了啊。”

陈大河撇着嘴冲着他摆摆头,“那您老现在不也是在腐败。”

“臭小子,”徐老指着他笑骂道,“也就你小子敢跟我这么说话,”

随后叹了口气,看着车内宽敞的空间,豪华的内饰,感慨地说道,“要是有这么多钱用在学校上,该有多好啊。”

陈大河眨眨眼睛,这话可不好接啊,回头看了一眼茜茜,又转头看着徐老说道,“老爷子,琼斯公司给三所大学各捐了一套印刷设备,还有从明年开始每年提供一吨白纸,您看人大要不要这些?”

徐老爷子眼睛一瞪,“要,为什么不要,”

随后又有些担忧地看着他,“你能做这个决定?”

“可以,”陈大河点点头笑道,“他们美国人喜欢做慈善捐赠,来彰显自己不是万恶的资本家,所以给这边公司也预留了一部分捐赠预算,正好还剩下一些。”

“那就好,”徐老顿时眉开眼笑,“管他是真慈善还是假慈悲,咱们落下好处才是真的,什么时候可以到?”

“快啦,”陈大河笑道,“公司在南方投资开办了一家造纸厂和一家印刷厂,现在正在采购相关机器设备,回头追加一台印刷机的订单就行,快的话应该在十月份就能到岸。”

“好,好,好,”徐老连说了三个好字,满面红光地拍拍陈大河的肩膀,“小子,这份人情我记住了。”

“可别这么说,”陈大河笑着冲身后的茜茜摆摆头,“茜茜也在人大读书,捐的这些东西她也能用得到的。”

茜茜抿嘴笑着也不说话,只是痴痴地看着陈大河,她当然明白,陈大河捐的这些东西,都是为了她。

徐老也似笑非笑地瞟了陈大河一眼,“你小子,难怪老李说你是个人精,放心吧,就算没你这些东西,这丫头在这里也过得好好的,”

说着又看看茜茜,然后回过头来说道,“不过既然收了你的东西,我要是没点表示也不行,这样吧,我也学学老李,这些东西就当拜师礼了,过两天挑个好日子,我请一帮朋友过来,收茜茜做个徒弟。”

一听这话,茜茜立刻惊喜地叫道,“谢谢老师!”

徐老满意地笑着点头,陈大河也是满脸惊喜,虽然茜茜早已经拜了徐老爷子做老师,可这学生和弟子之间还是有差别的,就如同陈大河在北金的外语界挂了号一样,以后茜茜就算是在新闻传媒界挂上号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