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知道自己又被惦记上的陈大河,此时正两手插兜,踩着皎洁的月光往回走。

虽然今天跟罗老爷子聊了半宿,也没聊出个什么东西来,可就是感觉浑身轻松了许多,似乎心里有块石头被搬走一样。

“看不出来啊,罗老头竟然有做知心姐姐的潜力,”陈大河偷偷暗笑,“可惜了,最多也只能做个知心爷爷,知心姐姐这个伟大的称呼还是留给卢老师吧。”

这里距家并不远,陈大河也打算直接走回去,不走不行啊,这个点既没有公交车,也没有蹬三轮的,更没有的士滴滴摩拜神马的,只能是走路锻炼身体了。

可刚出校门,就看见自家的大揽胜停在路边,坐在驾驶位上的正是叶正根。

这时叶正根也看到陈大河,当即打火发动,将车开了过来,稳稳地停到陈大河面前。

陈大河拉门上车,诧异地看着他,“你一直在这里等着?”

“不是,”叶正根憨憨地笑了笑,“回去吃过饭才来的。”

“那还是等了半夜咯,”陈大河无语的说道,“你们也太小心了,就这么一点路,能出什么事。”

叶正根扶着方向盘,嘿嘿笑着也不说话,且不说关三走的时候有交代,单是马佳彤给他们讲述在香江遇险的事,就让他们捏了把冷汗,反正以后无论陈大河去哪里,身边肯定得有人跟着才行。

开车就是要比走路快得多,没两分钟就到了家,陈大河回到自己住的后院,发现茜茜还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可能是因为太晚,已经蜷着身体睡着了。

抬手阻止正要说话的安英出声,陈大河弯下腰将茜茜轻轻地抱起来,走到她的房间里将她放到床上,又给她盖好薄被后,才轻手轻脚地走出去,完全没发现还在熟睡的茜茜白皙的俏脸上泛起两朵红晕。

第二天陈大河依然起了个大早,这段时间他天天跟着叶正根他们练功,刚开始还有些不习惯,可练上几天后,大清早的要是不活动活动筋骨,还真感觉骨头有点痒痒。

出了一身臭汗,又泡了个药汤浴,灌了一大碗黑漆漆的药汁儿之后,才和刚刚起床的茜茜一起吃早餐。

其实这时候太阳才刚刚升起来,所以说不是茜茜起得晚,而是他起得太早,早得让茜茜都感觉有些不适应。

吃过早餐,茜茜正要出门,陈大河也挥挥手,“我跟你一起去。”

“啊?”茜茜愕然地看着他,“你去干嘛?”

“找徐老爷子有点事,”陈大河拉着茜茜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徐老今天是去家里还是去电视台?”

不管怎么样,还做的事还是得做,买下的影视剧不能闲着吧。

“我不知道,”茜茜回过神来,快走两步赶紧跟上,“每次我都是先去他家里,要么跟他在家里学习,要么跟着他去电视台,大部分时候是去电视台,有时候是北金台,有时候是中央台,也没个定数。”

“哦,”陈大河点点头,拉着茜茜就上了吉普车。

从头到尾茜茜都没问过陈大河要做什么,反正不管他干嘛,自己只需要跟着就好,陈大河最喜欢的也是她这一点。

在前面开车的是安英,叶正根则开着揽胜不远不近地吊在后面,两辆车很快就一前一后的开进了人大。

徐闻平老爷子和老伴吴红英就住在人大宿舍区的一座小院里,这时候也早已起床吃过早餐,徐老收拾好东西,准备等茜茜到了之后,就带她到中央台去看看。

对于这个李老头硬塞过来的学生,他是越来越喜欢,除了有点娇憨之外,勤奋机灵一点都不差,最关键的是有股子灵性,很多东西稍作点拨就能明白,他已经在考虑是不是收这丫头做个衣钵传人了,这个可和一般的学生不同,收了之后,徐老所有的人脉关系都是要传给她的。

虽然大门是半掩着,茜茜依然乖乖的敲门,等吴奶奶在里面喊了请进之后,才推开门领着陈大河进去。

看到跟在茜茜后面的陈大河,吴奶奶有些意外,“大河你也来啦,快到里面坐。”

“吴奶奶好,”陈大河笑呵呵地打了招呼,然后跟着进了房间。

正坐在客厅里看报纸的徐闻平抬起头,“大河来啦,过来坐。”

“徐老早上好,”陈大河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茜茜则帮忙去倒水,一起进来的安英也跟着帮忙,只有叶正根坐在外面的车里没有跟进来。

茜茜现在每天都过来,这里就像是半个家,二老也没拿她当外人看,任由她忙前忙后地跑着。

“你小子有段时候没来了吧,”徐老将手里的报纸放下,看着陈大河笑道,“去了一趟香江,给老头子带的礼物都是让茜茜带来的,今天却主动送上门来,说吧,什么事?”

陈大河囧着脸,“老爷子,我是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吗?”

徐老毫不犹豫地点头,“就是!”

陈大河立刻伸出大拇指,一脸是谄媚像,“您老明察!”

这脸皮厚的,徐老当即翻了个白眼,一旁的吴奶奶也咧着嘴呵呵直笑。

“说正事,”陈大河侧着身子,面对着徐老说道,“老爷子,我在香江那边,以琼斯公司的名义买下了那边两家影视公司和一家电视台的影视库在内地的播放权,您看看有兴趣没?”

“有这事?”徐老一听,也立刻身体前倾,面色凝重地看着他,“说清楚点,是哪家公司的?”

他也不问琼斯这么一家搞艺术品和演艺经纪的公司怎么会想到买影视剧,还是在内地的播放权,想都不用想这肯定是陈大河搞出来的,目的自然是充实内地的电视节目,这也是陈大河今天过来找他的原因。

“电影公司是邵氏和嘉禾,电视台是无线,”陈大河说道,“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挑选,所以都是打包买断,凡是他们影视库里的作品,不管是有没有公开发行的,都买下来了。”

“是他们啊,”徐老点点头,躺回靠背上想了想,“无线台的电视剧还可以,他们现在的总经理是利先生还是邵先生?”

陈大河对徐老会知道无线台的消息也不意外,毕竟是搞传媒这么多年的行家,要是连近在咫尺的香江传媒界情况都不了解,那才是笑话。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