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徐闻平家蹭饭还有些不好意思,去罗东升家里蹭饭,简直就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车子停到罗东升家门前,将叶正根打发回去,陈大河毫不客气地敲响罗家大门。

开门的是秦奶奶,老人家一看到陈大河,立刻眉开眼笑,拉着陈大河就往里走,“你这孩子,来之前也不说一声,又不是没电话,你看奶奶连菜都没准备,等着啊,奶奶去给你煎个鸡蛋。”

正端着饭碗吃饭的罗老爷子抬起头来,不满地说道,“哦,给我就是青菜豆腐,这小子一来就要摊鸡蛋,你这区别对待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秦奶奶扭头瞪了他一眼,“想喝酒直说,坛子里的酱牛肉你只准吃二两,酒也只准喝一杯。”

“二两就二两,一杯就一杯,”罗老爷子立刻嘿嘿直笑,“小子过来,陪老头子喝两杯。”

陈大河直接上桌,凑过脑袋小声说道,“老爷子,想喝酒了就去我那,三十年的茅台管够,还让兰婶给你弄桌好菜。”

老爷子一听顿时有些意动,可看看厨房的方向,还是遗憾地摇摇头,“不行,你奶奶鼻子老灵了,喝酒肯定能让她闻出来。”

那就没辙了,陈大河带着几分同情几分鄙视地摇摇头,“老都老了还妻管严,不行!”

“我妻管严?”老爷子眼睛一瞪,正要组织语言反驳,秦奶奶正好一手提着酒瓶,一手端着一盘花生米走了出来,赶紧将嘴闭上。

陈大河憋着笑,赶紧接过秦奶奶手里的东西摆到桌上,随后从身后的玻璃柜里拿出两只酒杯,给罗老和自己满上。

“你们先喝着,我再去切盘牛肉。”秦奶奶说着又进了厨房。

罗东升端着酒杯小抿了一口,哈出一口酒气,“你小子这时候跑过来,有事?”

“嗯,有事,”陈大河叼着花生米,嘎嘣嘎嘣地嚼着说道,“情况有点复杂,吃完饭再跟你说。”

罗东升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他这话语气虽轻,可状态有些不对,这小子平时吊儿郎当没个正形的,遇到什么事也从没见他慌张过,难得有这么慎重的时候,看来这事儿不小啊。

心里头装着事,喝酒也不痛快,两人草草将杯里的酒喝完,陈大河顺便扒了两碗饭,便一起进了里间的书房。

秦奶奶给他们送来两杯热茶,从外面将门轻轻带上,这孩子今天话不多,多半是有正事,她就不参和了。

“说吧,什么情况?”罗东升端着茶杯,轻轻吹着面上的茶沫,却没有下嘴。

陈大河两手往上拉伸,伸了个懒腰,再将双手枕在脑后,跟摊烂泥似的躺在沙发上,两眼看着天花板说道,“老爷子,要是我跟你说,我很有钱,你怎么看?”

“有钱?”罗东升一愣,嗤笑着说道,“有钱是好事啊,老话不是说了么,有钱能使鬼推磨,反正以你小子的品行,也不会去干捞偏门的事,既然是干净钱,再多又何妨,说说看,有多少,几万还是几十万,够不够给我老头子以后顿顿喝茅台的。”

“您老心真大,”陈大河无语地瞟了他一眼,“也不多,就几千万吧。”

“哦,几千万啊,”罗东升笑着抿了口热茶,随即反应过来陈大河说的数目,一口热茶立刻喷了出来。

顾不得擦嘴角的茶水,罗东升愕然地看着陈大河,“你小子说多少?几千万?”

“嗯,”陈大河继续看着天花板,嘴里轻轻吐出两个字,“美元。”

还美元,换算成人民币岂不是过亿?

罗东升愣愣地看着他,这下也坐不住了,蹭地一下站起来,在狭小的书房里来回走动,转了三个圈之后,才凑过来低声说道,“赶紧的,快说是怎么回事?”

陈大河有钱他是知道的,文化生意做着,四进的大宅子住着,家里还找了几个帮工,能没钱吗,可他做梦都没想到,会有钱到这个地步。

这可是几千万美元,大部分的地方政府都没这么多钱,他是怎么挣来的?

“就是那个文化生意呗,”

既然都说了,陈大河也不藏着,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最后两手一摊,满脸无辜地说道,“我哪里知道这个奥利弗这么厉害,把这些艺术品能卖出这么高的价格,结果就赚这么多了。”

罗东升愣了半晌,才小声说道,“这么说,那个琼斯公司其实就是你的,奥利弗是在给你工作?”

“啊,”陈大河点点头,“我占大头,她占小头,那边所有的事情也都是她在打理。”

罗东升坐回沙发上,端着茶杯将满杯的热茶一口口喝着,陈大河也不说话,书房里一时安静下来。

一杯茶喝完,罗东升将茶杯往茶几上一放,盯着陈大河,重重地小声说道,“你好大的胆子!”

陈大河撇着嘴瞟了他一眼,“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罗东升顿时气结,指着他说不出话来,看到他那副惫懒样子,老爷子真想一巴掌抽过去,这要是自己亲孙子,干脆抽死算球,不过那小子也干不出这么大的事来。

而陈大河这小子不是亲的胜是亲的,让他不管可做不到,而且陈大河能过来找他,跟他坦白,竟然让他心里有点窃喜,关键时刻还得找我老罗吧,什么老李老孙都要靠边站,也不管这北金城里只有他在的事实。

“哼,”好半晌后,罗东升冷哼着说道,“那你过来找我是什么意思,想抽身,还是想让我帮你把业务做大?”

“都不是,”陈大河迷茫地摇摇头,“就想找个人聊聊。”

“聊聊就聊聊,”事到临头,罗老爷子也放开了,躺到靠背上舒了口气,“你小子是个明白人,如今已经是这种情况,抽身是不可能了,现在这摊子铺得这么大,想过下一步怎么办没有?”

“没有,”陈大河撑着沙发坐直身体,拿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喝了酒有点口渴,你以后也少喝点。”

“这还用你说,”罗东升将茶杯往陈大河面前一搁,意思不言而喻。

陈大河瞟了他一眼,提起沙发边放着的热水瓶给他满上,然后推了回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