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小马师傅的话音落下,在场的人都齐齐松了口气。

何厂长更是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要是这第一幅作品都不能做,很难想象这位琼斯小姐会重视他们的合作,可要是打响了这第一炮,后面的事就好说了。

奥利弗看着陈大河,“你来跟他们谈吧,价钱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质量,另外最好是在三年之内完成,因为到时候是那位老先生的七十岁生日,”

这时她又想起刚才陈大河还说过不能催工,于是俏脸微红,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没有催工的意思,如果确实不能完成也没关系,质量最重要。”

陈大河点点头,看着何厂长说道,“何厂长,那么这个订单你们可是接下了?”

何厂长看了小马师傅一眼,看见她轻轻点头,才转过头说道,“接下了!”

“好,”陈大河笑了笑,“不知这价格怎么定?”

“这个,”何厂长有些迟疑,苦笑着说道,“陈同志,说实话,这个价格我们现在还无法确定下来,因为这东西是要看工艺和工时的,从工艺上来说,这幅画肯定比一般的画作更复杂,从工时上来说,也需要更长的时间,我们需要经过核算才能给出报价,不过肯定会远远超过这幅骏马图的。”

陈大河抿着嘴点点头,又看着奥利弗,“他们现在还不能确定报价,需要经过核算才行。”

“没事,”奥利弗笑了笑,“可以一边准备一边核算,他们总不可能要百万美元吧。”

陈大河哑然失笑,“当然不可能,据我估计最多十万美元就绰绰有余了。”

“那就可以,”奥利弗又看了看展厅里的十几幅作品,“我能把它们都带走吗?”

“我等下问问看,”陈大河转过头看着何厂长笑道,“何厂长,那么这个订单就交给你们了,琼斯小姐会先支付两万美元的订金,另外这幅油画只能在这里保留三个月,三个月之后,我会过来将它取走。”

“好好,”何厂长惊喜地点点头,本来以为能收个一两千美元的订金就不错了,没想到竟然直接给了两万,这位琼斯小姐做生意果然豪爽,可随即想到这幅画只能保留三个月,又犹豫地看着小马师傅。

小马师傅微微一笑,看着陈大河问道,“陈同志,我们能给这幅画拍张照片吗?”

陈大河一愣,扭头看着奥利弗,“她说想给这幅画拍张照片,可以吗?”

“照片?”奥利弗确认之后,直接抓过放在桌上的画筒,从尾部鼓捣两下,竟然又抽出一卷东西来,打开一看,竟然是这幅画原始尺寸的两张照片。

看着众人惊讶的眼光,奥利弗轻笑道,“我们早就准备好了两张照片,用的是专业高清相纸,除了没有这幅画的神韵,其他的色彩完全一致。”

陈大河眉头微挑,“这个是给他们的?”

“当然,”奥利弗耸耸肩,“我们要这个又没用。”

陈大河从奥利弗手里接过照片,递到小马师傅面前,“马师傅,您看这个能不能用?”

小马师傅接过来仔细看了两分钟,才轻轻点头,“用这个就可以,不需要原画。”

“不用原画?”陈大河看了一眼桌上的油画,小声说道,“马师傅,琼斯小姐对这幅作品非常重视,如果在意境方面有所偏颇的话,可能就不会收货了。”

小马师傅一听,稍微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桌上的画,最后还是轻轻摇头,“要说意境,还是我们的国画最好,这幅画虽然也不错,但也就是一般国画的水平,还比不上大师的作品,它的优点是色彩浓厚视觉感强,有这两张照片做参照,将里面的意境还原出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既然这位小马师傅这么有信心,陈大河也不再多说什么,这样正好,如果真要把这幅价值千万美元的画作留在这里,陈大河肯定会安排两个人在这里看着,现在还省了一番功夫,随即亲自把这幅油画收了起来。

“那就麻烦马师傅了,”陈大河将画筒递给马佳彤,先道了声谢,又问道,“马师傅,不知这幅画大概需要多久完成?”

“大概一年吧,”小马师傅想了想,为了稳妥起见,又将这个期限延长了一半,“最多一年半的样子。”

“那好,我就静候佳音了。”陈大河也松了口气,就算再慢,两年时间应该也够了,完全能赶上奥利弗的要求。

“陈同志,”何厂长看他们谈好,连忙笑着说道,“我们这就算是说定了,您看什么时候可以签合同呢?”

“随时都可以,”陈大河笑道,“不过先不急,还有两个事一并处理了。”

何厂长一愣,“还有两个事,是什么?”

陈大河扭头看向董建磊,他立刻上前从手里提着的公文包里掏出一个文件袋递过来。

打开文件袋,里面是一叠设计图纸,有的简单有的复杂,陈大河一股脑地递给何厂长,笑着说道,“何厂长,既然那幅油画都能制作,那这些小玩意肯定是没问题的吧。”

这些都是从奥利弗带来的设计图中选出的精品,特意用来试水艺术品订制的。

何厂长接过来看了看,数了一下有十二张,基本上都是两尺见方的尺寸,不禁苦笑着说道,“陈同志,你们这是把我们厂未来两三年的时间都给包了啊!”

这些图纸虽然难度比不上那副油画,可还是比眼前的那幅骏马图要高的,厂里的老师傅就这么多,一个师傅带两个学徒,大概也需要五个月左右才能完成一幅,就算分三组开工,一年也只能完成六份,再算上缂制新图案有可能造成的失误,全部完成确实是需要两三年的时间。

陈大河哈哈一笑,“那不是正好,这两三年你们都不用愁订单了,还可以招募更多的学徒,壮大缂丝研究所。”

“这倒也是,”何厂长是痛并快乐着,也笑着说道,“陈同志,这些缂丝品的价格回头我一并报给你,如果做出来的东西你们能满意的话,可得多照顾下我们啊。”

“当然没问题,”陈大河笑道,“我还指望能多收几幅缂丝艺术品呢,这样吧,连同刚才那副油画一起,琼斯公司一并支付十万美元的订金,每完成一件,就结一件的款。”

“好好,”何厂长乐得合不拢嘴,又问道,“你刚才说有两件事,另一件是什么?”

“就是这里的展览品了,”陈大河指着展厅里面的一件件作品说道,“琼斯小姐想全部买走,可以吗?”

何厂长还没说话,边上的陈师傅就连连摇头,“不行不行,这些我们还要留作学习用的,都卖给他们,让我们的学徒学什么?”

马老也赞同地点着头,“这些展品确实都是非卖品,如果你们只买一两件还可以通融一下,都买是绝对不可能的,多少钱也不行。”

何厂长没有说话,只是对着陈大河满脸苦笑,显然他也是不同意。

“那好吧,”陈大河叹了口气,“那就买两件,可以吧?”

几位老师傅凑到一起低声商量了一下,最后马老说道,“可以买两件,但只能买我们指定的作品,一个是这幅骏马图,另一个就是那幅玉兰黄鹂。”

陈大河揉揉脑门,看着奥利弗苦笑道,“订制作品都没有问题,不过这里的展品属于非卖品,我努力争取也只能购买两件。”

奥利弗点点头,“两件就两件,买回去我都不卖了,就自己收着。”

陈大河耸耸肩,“那你得保管好,可别让那位亚当斯家族的贵人知道,否则可不一定能保得住。”

“呃,”奥利弗转了转眼珠,“那我不带回去了,就放你这里,想看了就过来找你看。”

“放我这里?”陈大河愣了愣,随即点点头,“也行,就放我这吧。”

他自己倒没想过买这里的作品,那批订制品因为都是美国风格的,也不怎么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小马师傅这个人,很明显,这位小师傅应该就是缂丝厂里最好的织工,等她完成这幅油画作品之后,自己干脆就把她包下来。

呃,这话怎么这么怪呢,不是包人,是包下她所有的作品,自己喜欢什么就让她做什么,岂不是比买眼前这些展品强多了。

第二天陈大河代表琼斯公司,与缂丝厂签订一份订购协议,并承诺在七天之类支付十万美元的定金款。

办完这件最重要的事之后,他们一行人终于可以返回北金,奥利弗也将从那里坐飞机返回美国。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