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位老人家可都是国宝级的人才啊,也是当世缂丝工艺仅存的几位传承人,这时缂丝厂生产一条三百个工时的普通和服腰带,就能从日本换回几十吨钢材,或是一辆丰田汽车,由此可见这门手艺的珍贵性,对这样一心为公的老工艺人,陈大河向来是十分尊敬的。

而吴老几人对陈大河打招呼的态度也非常感动,这年头的手艺人何曾受到尊敬过,尽管他们在行内是泰山北斗,地位尊崇,可对外行人来说,就是几个会织布绣花的老头子,可能会看在年纪大的份上尊称一个您字,可要说心里有多尊敬,那还真是未必,对比一下眼前的陈大河,不禁对他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至于后面的其他人,应该都是拉来凑数的,何厂长也就没多做介绍。

陈大河也随即指着站在一旁的奥利弗笑道,“何厂长,吴老、李老、马老,我来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此次专程过来拜访贵厂的客人,美国琼斯文化公司总经理奥利弗琼斯小姐。”

早就注意到这位外国女人的何厂长几人连忙上前问候。

奥利弗将双手紧贴着小腹,微微躬身含笑点头说道,“你们好,很高兴见到你们。”

陈大河帮她做着翻译,同时对几人解释道,“何厂长,这位奥利弗小姐是位清教徒,由于宗教习惯一般不与人握手,请别介意。”

本来心里就没什么芥蒂的何厂长几人连忙笑着点头,“礼节不一样嘛,懂,懂。”

后面的马佳彤、曾静姝和董建磊三人陈大河也一一做了介绍,来头自然是琼斯公司北金分公司的员工。

介绍完之后,何厂长连忙把人往里面引,顺便安排一个人带着司机去休息。

到了里面,先是参观缂丝厂的生产车间和展览室,说是车间,其实就是几间相连的大屋子,里面摆放了几台缂丝织机,几个工人师傅正坐在织机上忙碌着,身边还有人在帮他们拿线,同时也是在跟着学习。

虽然这里看上去没有现代化工厂的感觉,可这里本来就是用老式房子改造的,庭园之中到处都透着一丝古韵,反而与缂丝这门艺术特别贴合。

此时奥利弗的视线都集中在一位年轻师傅手里的飞梭上,看着飞梭在她手中翻飞,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难道她手里装上马达了吗?

何厂长和马老他们看到这一幕,不禁心里暗暗得意,总算没枉费把最好的师傅派出来,这下就被震住了吧!

虽然很想去问,可看见缂丝师傅正专心忙碌,奥利弗只得压下心里的疑问,跟着何厂长他们继续参观展览室。

在展览室里,陈大河和奥利弗也看到了他们精心制作出来的缂丝作品,看着那一幅幅色彩艳丽,精美绝伦的缂丝图,奥利弗连连赞叹,“难怪亚当斯先生对缂丝艺术品念念不忘,一心想把自己最喜欢的油画用这种神奇的工艺复制出来,这种艺术的确是非常的漂亮。”

随后看着陈大河,“陈,为什么这么好的艺术品,不在我们公司的产品目录里面呢?”

很显然,奥利弗对这些缂丝艺术品有些意动了。

陈大河露出一丝苦笑,他最初也想将这种缂丝艺术品收录进来,可一来价格太高,远远超出其他的刺绣作品,以他当时的财力还买不起,二来缂丝艺术品的产量实在是太少,现有的产量还不够满足出口日本需求的,再加上这类艺术品主要是在东方市场,尤其是日本新加坡这几个国家比较受欢迎,卖到美国去的话还不知道市场反应怎么样,运作的风险太大,了解之后就没再打过这些东西的主意,只是在后来发现缂丝厂有货的时候,才偶尔采购一两件而已,还都是普通的款式,远没有这里的展品精美。

不过现在倒是可以考虑多收购一些好的缂丝艺术品了,反正现在也有钱,就算卖不出去也没关系,自己留着收藏也是不错的选择,这东西的价值和增值速度在国内丝毫不比古董差。

好吧,这家伙眼里只有钱,跟他谈艺术就是白瞎。

冲奥利弗示意一下,陈大河转头笑着对何厂长说道,“何厂长,琼斯小姐想向贵厂长期采购缂丝作品,不知是否可以?”

“当然可以,我们可是求之不得啊。”何厂长眼里露出一丝喜色连声答应,他们这么郑重其事地接待奥利弗,不就是为了能打通琼斯公司这条路子吗,虽然缂丝厂的效益也不差,但谁还嫌钱多呢,隔壁那条街的苏绣厂不就是因为接了琼斯公司的单子,每个月都能创汇好几万美元,效益还盖过了缂丝厂,而缂丝可是比刺绣更珍贵的,如果能把这条渠道做好,到时候厂里的效益还不翻几翻!

如果是去年何厂长还不敢随便答应,正好今年上面放开了政策,给了他们一定的自主性,允许缂丝厂在完成出口日本的任务之余自行组织生产,这才敢答应下来。

“陈同志,”何厂长笑着问道,“不知你们是想订制呢,还是直接采购我们的成品?”

“都可以,”陈大河笑了笑,“如果有合适的成品我们也可以要,另外还会下单订制一些作品。”

可旁边的马老却皱着眉头说道,“陈同志,本来合作是件好事,但我们有一个要求,如果他们不能答应的话,恐怕这个生意就做不成了。”

陈大河闻言一愣,不明白马老为什么会这么说,何厂长也立刻反应过来,苦笑着说道,“陈同志,不是我们苛刻,是这样的,缂丝工艺非常复杂,尤其是制作大型作品的时候,一旦稍有纰漏,可能就前功尽弃,所以我们对订制作品的客户有一点要求,就是不能催!”

一听这话,陈大河郑重地点点头,“这点完全没有问题,我也会和琼斯小姐解释,从我个人来说,是非常赞同贵厂这种对于艺术要求严谨的态度的,只有这样,才能做出精美无暇的缂丝作品。”

何厂长二话不说,抓起陈大河的手就死劲地摇,“谢谢理解,谢谢!”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