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倒也是啊,事后治肯定不如事前防,而且蚊子嗡嗡嗡的也吵得人睡不好觉。

陈大河摸着额头想了想,突然伸手就是一巴掌,啪地一下打死一只蚊子,“咦,好多血,肯定是你的。”

奥利弗恶狠狠地盯着他的手掌心,“死得好!”

随后郁闷地摸着刚被咬出来的一个红点,又拿出清凉油给自己抹上,“怎么就不咬你呢。”

“什么心态啊!”陈大河无语地看着她,“这样,我去给你找盘蚊香过来。”

说着就到洗手间冲了冲手,然后准备出去找蚊香。

“不要,”奥利弗噘着嘴耸耸鼻子,“我不喜欢闻那种气味。”

陈大河瞟了她一眼,“我算是知道为什么蚊子专咬你了,就是让你身上的香水味吸引过去的。”

奥利弗丢了个白眼球给他,“我是来请你解决问题的,不是让你给我找原因的,难道我不用香水蚊子就不会咬我?”

陈大河挑挑眉头,“不能!”

“那怎么办,”奥利弗垮着小脸,“难道我睡不了吗?”

“让我再想想,”陈大河摸着脑袋,“防蚊的东西有哪些来着,”

“啊,我知道怎么办了,”陈大河笑着打了个响指,“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回来。”

话音刚落,就急冲冲地拉开门跑了出去。

说是很快回来,这一去就是一个多小时,奥利弗左拍右打,被蚊子烦得不行,最后竟然跑到床上躲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在外面,紧张兮兮地盯着飞来飞去的蚊子。

又等了一会儿,陈大河终于开门进来,手里拿着一包白纱样子的东西,后面还跟着两个人。

“呀,”在他身后跟着进来的曾静姝发出一声尖叫,快速退了出去。

董建磊抱着几根竹竿,茫然地看看门口,又看看陈大河,在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出去呢。难道走错房间了?可刚才那间不就是奥利弗的么?

马佳彤整理好东西,也准备过来帮忙,刚出房门就看见曾静姝满脸通红,手足无措地站在陈大河房间门口,还气呼呼地看着里面。

“怎么了这是?”马佳彤好奇地问道,“干嘛不进去啊。”

曾静姝红着脸不说话,只是拉着马佳彤也不让她进。

陈大河无语地看着还在床上发愣的奥利弗,这事闹的,幸好自己不在房间,要不然真说不清了。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不好,索性干咳两声,若无其事地说道,“已经给你的房间弄了个蚊帐,可以回去休息了。”

没错,陈大河找的防蚊神器就是蚊帐,有了这个东西,再厉害的蚊子也无从下嘴,刚才就因为要出去找已经关了门的供销社买这东西,才耽误这么多时间,还害的奥利弗爬上他的床。

“哦,哦,”奥利弗手脚慌乱地掀开被子下床,低着头就往外跑。

等在外面遇到曾静姝,才强作镇定地笑了笑,也不记得她听不懂英文,自顾自地说道,“别误会,我就是在躲蚊子,对,躲蚊子。”

虽然曾静姝听不懂,可这时也反应过来,陈大河刚才人都不在房间,两人能做什么事,看来多半是自己误会了,刚想说话,发现奥利弗已经转身回房,随后啪地一声把门给关上。

马佳彤感觉莫名其妙,这两人是怎么了,一个比一个奇怪,刚想问曾静姝怎么回事,却被她拉着就往里面走,“我们去帮陈总支蚊帐吧。”

曾静姝他们以前在家里都是支过蚊帐的,刚才又连续支了几个,现在动作更是熟练,几分钟就把蚊帐支好,然后各自回房去睡觉。

曾静姝最后离开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对着陈大河小声说了一句,“你可是有未婚妻的,不许乱来啊。”

完了之后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红着脸又跑了出去,只留下陈大河一人满脸的凌乱,乱来什么啊我?!

回到房间后,直到马佳彤再次追问,曾静姝才把刚才的事给说了一遍。

马佳彤也是满脸无语,用手指头顶着曾静姝的脑门,“在想什么啊你,老板是那样的人吗,”

曾静姝刚想认错,马佳彤又小声嘀咕着,“肯定是那个女人想勾引他,以后咱们两个得防着点,替茜茜把老板看好。”

曾静姝一愣,随即认同地猛点头,两女躲在蚊帐中叽叽喳喳,直到深夜才迷迷糊糊睡去。

尽管有了蚊帐,避免了蚊子的打扰,可这一觉三个女人还是都没有睡好,早上起来的时候哈欠连天,看得陈大河连连摇头,忍不住也打了个哈欠,唉,睡眠不足啊,可惜上午还有正事,不能继续补觉。

这天一早,美信公司的代表吴念平也赶到了深阵,他过来的阵仗可比陈大河几个隆重多了,一行七八辆小汽车几乎将招待所门前的空地停满,出面招待的也是深阵新上任的副市长,而刚刚履职,集市长书记于一身的吴书记也将在中午从广洲赶到深阵,与他们举行正式会谈,并签订投资协议。

下午的谈判会陈大河并没有参加,只有奥利弗和马佳彤两人与吴念平一起,代表还没有正式成立的这家公司与市府进行会谈。

由于主要条款都已经在昨天差不多谈定,今天的会谈只不过是走个形式,不到一个小时,双方就签订了投资协议。

而代表新公司签字的,自然是陈大河推出的总经理马佳彤,她在这次回北金之后,也会很快赶过来深阵,全面负责这边的事情,尽管在能力和经验方面还有所不足,但有美信公司派出的那些职业经理人帮忙,也不会有多大的问题。

这边的投资算是彻底敲定,吴念平留下几辆车十来个人之后,也在当天返回了香江。

可奥利弗的考察之旅并没有完结,她和陈大河赌的是内地的投资前景,而不是这一次的投资项目,所以在会谈结束,参加完深阵市府的招待晚宴之后,第二天就又收拾好东西,准备和陈大河一起继续下面的旅程。

以陈大河的性子,本来是要做飞机的,可奥利弗却说既然是考察,就要多走多看,最后只得找深阵市府的同志,请他们帮忙开了一封介绍信,陈大河拿着这封介绍信买了几张火车软卧,从广洲上了一辆绿皮火车,一路向北而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