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蔡婶看不惯蔡志明的做派不同,陈大河反而比较看好蔡志明这个人。

从他帮陈大河买录音机那些东西,还有帮王亚东的朋友牵线,就能看出他和那些搞水货的人关系不错,却又为了前途一直游离于他们之外,并不深入其中,可见是能经受住金钱诱惑的。而为了能让奥斯帮忙在领导面前说一句好话,他又能放下架子主动和陈大河结交,还连夜冒雨给陈大河拿货,这种手段圆滑交际广泛,又有自己底线原则的人,只要以后不犯什么大错,前途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现在有机会送人情,陈大河也不介意顺水推舟帮他一把,说不定以后在这片新兴的热土上,这位也会是个不小的人物呢。

现在的蔡志明对有关自己前途的事的确是非常上心,等陈大河说完之后,立刻就骑着自行车跑回去向领导汇报,快的话说不定明天就有消息,毕竟现在不缺钱的单位可能有不少,但要说不想要外汇的,还真找不出一家来。

奥利弗他们在外面并没有逛多久,还没到晚饭时间,那辆挂着香江牌照的别克商务车就开回了招待所,陈大河还在心里感叹,不愧是能逛街的女人,连这种地方都能一逛两个小时,厉害!

现在这间招待所里只有他一行六个人入住,蔡婶闲着没事,又包办了他们的晚餐,拿着叉子吃炒河粉的奥利弗愈发坚定了要将中餐带回美国的决心,只是她对陈大河说过的中美之间的饮食文化差异也有些好奇,打算等回美国之后再好好了解一下。

这间招待所真的和国内普通的酒店不一样,每个房间里都安装了冷气空调和电视机,大家吃过晚饭之后,就各自回房吹着空调看看电视。

可惜这时候的节目确实比较少,而且电视还是迷你式的十三寸黑白球面屏,陈大河躺在床上,随便调了几个台之后,就把电视关掉准备睡觉。

在床上躺了没多久,就听见房门被敲响的声音。

郁闷地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门口把房门拉开一看,原来是奥利弗穿着一件睡袍站在外面。

奥利弗刚准备说话,立刻用双手捂着眼睛,“呀,你怎么不穿衣服。”

陈大河茫然地看看自己身上,“有穿啊,这不是穿着大裤衩吗。”

“上身没穿,”奥利弗依然仅仅地捂着眼睛,“快点,把衣服穿上。”

陈大河耸耸肩,转回房拉过一件T恤套在身上,无奈地又走过去说道,“穿好了,我说难道你没去过游泳池,那里的男人穿的比我还少好吧。”

奥利弗微微张开一根手指缝,发现陈大河确实穿好衣服,才红着脸走了进来,顺手把门给关上,“那完全不一样好吗,场合都不同,而且我也从来不去那些公共游泳池的,连海滨浴场都没去过。”

“不是吧?”陈大河诧异地看着她,“美国还有这么传统的人?”

“别把美国人想得太坏,”奥利弗瞪了他一眼,“在美国还有很大一部分清教徒的,我们会有很严格的生活规则,不会轻易去做任何出格的事,包括和亲密人之外的异性接触,你没发现我从不和任何异性握手吗。”

陈大河挑挑眉头,笑着点点头,“明白。”

奥利弗看到他的怪笑,想起自己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给了一个拥抱,分明是把他归到亲密人群之内了,不禁红着脸又瞪了他一眼。

陈大河装作没看到,若无其事地帮她倒好一杯水,随后自己坐到茶几旁的单人沙发椅上,“怎么啦,不在房间睡觉跑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事吗?”

“睡不着,”奥利弗坐在小茶几旁的另一张沙发椅上,撅着小嘴,拉起睡衣的袖子,把胳膊伸到陈大河面前,“你看。”

陈大河莫名其妙地看看她,又看看眼前藕段似的粉臂,“嗯,挺漂亮的。”

“不是看这个,”奥利弗满脸通红,将手臂翻了一下,又凑近了点,“是这个。”

这下陈大河终于看清楚手臂上的几个红点,不禁哈哈大笑,“原来你是被蚊子咬了,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

这里有蚊子一点也不奇怪,毕竟是南方湿热的气候,是最适合蚊虫滋生,之前在香江住的是文华酒店,那里的环境卫生自然是做得非常到位,房间里也没什么蚊子,而这间招待所不过是刚建好没多久的一间小客栈,和五星酒店完全没办法比较,蚊子多自然是很正常的,陈大河甚至还因为在这里没有看见超级大蟑螂,对这里已经是满意得不得了。

“这个还不严重啊,”奥利弗将手臂收回去,超级不爽地翻了个白眼,“我好久没被蚊子叮过了,这里的蚊子好恐怖,我根本就睡不着。”

“没事,”陈大河站起来,从随身带着的帆布包里翻出一小盒清凉油,然后拉过奥利弗的手臂,帮她一个个红点抹好,“这种药效果很不错的,很快就能消掉了,保证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痕迹。”

“是吗,”奥利弗看着陈大河在自己胳膊上涂抹着药膏,很快就感觉到一阵清凉,立刻喜笑颜开地说道,“真的有效哦,一点都不痒了。”

“那是,”陈大河把盖子盖好,然后递到她面前,“这盒是全新的,给你留着吧,除了能治蚊虫叮咬之外,精神不好的时候在额头和两侧抹一点,也能提提神,不过要注意了,千万别沾到眼睛里面,如果沾到了要赶紧用冷水清洗,要是还感觉难受的话,就要尽快去医院,明白吗。”

奥利弗愣愣地看着陈大河递到她眼前的药盒,两眼无神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陈大河又喂了一声,才满脸通红地反应过来,然后一把抓住塞进睡衣口袋里,装作不耐烦的样子摆摆手,“知道啦知道啦。”

陈大河无奈地撇撇嘴,这姑娘不知道又在发什么神经,“好了,药膏也有了,可以回去睡觉了吧。”

“哦,”奥利弗刚起身准备出去,突然又回过头,可怜兮兮地看着陈大河,“可是这个是治疗蚊虫叮咬的,又不能驱蚊,蚊子再咬我怎么办。”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