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看看奥利弗略显呆滞的表情,不禁低头暗笑,她还不熟悉东方式的商业合作,只懂得西方的公事公办和锱铢必较,要知道在东方,尤其是中国,有时候人情可比利益更重要,别说自己这边开出的条件还算实惠,就是更苛刻一些,他们多半也会答应,不过那样的话心里多半会有些芥蒂,甚至很可能就没有下次的合作了。

此时双方都确定好投资的事宜,关于影片的细节也可以问一问。

陈大河看着袁阳安问道,“袁老,不知这部片子的导演确定了没有?”

袁阳安说道,“我们初步定的是陈文来执导这部片子,他的导演功力不错,也是位老导演,应该能把片子拍好。”

“陈文?”陈大河想了想,似乎没有什么印象,不过肯定不是记忆中那部神剧的导演,便犹豫着说道,“不知这位导演对内地是否熟悉,有没有拍过这种类型的片子?”

“这个,”袁阳安也有些拿捏不定,“他执导的影片不少,但这种武侠片确实没怎么拍过,也没怎么去过内地。”

听了这话,陈大河略显担忧,“既没去过内地,又不擅长武侠片,他能掌控好这部电影吗?”

袁阳安听了这话也有些犹豫,主要是刚才陈大河关于气候的话影响了他,一个导演连画面质量都不能保证,还能拍出好的片子吗,至少陈文之前就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现在既然确定琼斯公司入股,陈大河的意见还是要重视的,朱世林便拍拍大腿说道,“我看就定张鑫炎吧,他资格更老经验更丰富,内地也去过几次,之前拍的云海玉弓缘反响也很不错,有他执导肯定没问题。”

“也行,”袁阳安点点头,“那就定他吧,这是我们第一次全程在内地拍摄,确实得慎重些。”

陈大河也笑着不说话了,这才对嘛,在听到张鑫炎三个字的时候,立刻就和记忆中有些模糊的名字对上了号,让历史回到原来的轨道才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张鑫炎会怎么拍他就不去操心了,谁知道他是怎么找到那些身手不凡现在却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的演员的。

几人坐在那里闲聊着,因为有邹先生和朱世林袁阳安三人在的原因,不时有各家电影公司和电视台的人过来敬酒,连带着陈大河在影视界的人面前也露了把脸。

在另一个角落,房龙好奇地看着与邹先生坐在一起的陈大河,“师兄,你说那个年轻人什么来头,竟然能和邹先生平起平坐。”

这可不是在公司办公室之类的私人场合,随便怎样都没关系,刚才金宝和房龙一起过去敬酒,也只是站着聊了几句,要想坐下来,恐怕要长城三公主或李小龙那个级别的人才够格,无论是金宝和他还是最近红得发紫的发哥都还差了一些。

金宝往那边瞟了一眼,视线重新投向酒场里的人群,轻声说道,“听邹先生说是从大陆过来的,少管那么多,反正以后也没什么机会打交道,不得罪就行。”

房龙撇撇嘴,“我得罪他干嘛。”

随即把这个年轻人抛在脑后,又把视线放到女明星堆里。

酒会持续到十点多,就开始陆续有人退场,邹先生也没久坐,笑着说了句以后有机会合作的话,也起身告辞,和金宝房龙几人一起离开。

陈大河看着他的背影淡淡一笑,这是看自己投了长城的电影,也在打找自己投资的主意呢,不过以后要是房龙主演的电影倒是可以投一投。

想到投资,陈大河突然想起一件事,正好朱世林和袁阳安也走开了,便拉着奥利弗说道,“奥利弗,还有个事,也是跟投资有关的,我只提供消息,至于要不要投,你说了算。”

“又来,”奥利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陈,你自己说说,在香江你投了多少项目了?”

呃,陈大河尴尬地笑了笑,耸耸肩说道,“那就算了吧,反正也只是一家电视台,赚也赚不了多少钱,做不做都没关系。”

香江原本有三家电视台,前年的时候佳艺已经关门倒闭,现在就还剩一家无线一家丽的,丽的也就是后来的亚视,上次他去找邵先生买电视剧的时候,本想着也把丽的的影视库也买下来,可想想好像这时候的丽的还真没什么好剧,倒是后来邱德根接手之后的亚视拍出不少好剧,甚至一度压倒无线的风头,所以才没有行动,就想着要么等以后亚视出了好剧再买,要么干脆自己投资,支持他们的制作部把那些好剧拍出来。

可现在奥利弗似乎有了抵触情绪,那投资就算了吧,等以后亚视兴起之后再来买剧也不迟,至于投资电视台他确实兴趣不大,说实话,搞电视台的看上去是风光,可要说到赚钱,还真不如那些搞实业的。

他打起了退堂鼓,奥利弗却来了兴趣,睁大眼睛看着陈大河,“你确定是电视台?有一家电视台可以投资?”

陈大河愣愣地看着她,怎么一说起电视台,这位大小姐就这么兴奋,难道她也是传说中的泡剧女郎?

点着头说道,“我也是听说的,现在香江只有两家电视台,一个是无线,属于香江本地台,另一个是英国丽的呼声公司开办的丽的电视台,不过因为收视率不怎么好,效益也不高,所以可能会有出手的打算。”

奥利弗皱着眉头喃喃自语,“电视台,丽的呼声,电视台,丽的呼声,丽的呼声,等等,”

她突然眼睛一亮,猛地打了个响指,笑嘻嘻地看着陈大河,“这个项目不错,我会找人做个市场调查,合适的话可以拿下来。”

陈大河诧异地看着她,“你似乎对电视台很感兴趣?”

“有吗,”奥利弗遮掩地装作莫名其妙的样子,“我只是对这个项目感兴趣而已。”

“好吧,”陈大河耸耸肩,“你喜欢就好。”

这时酒会也差不多结束,冼老带着一帮粤剧团的人过来,郑重其事地敬了陈大河一杯酒,对他表示感谢。

陈大河连连说着不敢,然后二话不说,将端了一个晚上的红酒一口喝干,又扯了几句客套话之后,便和奥利弗他们一起离开。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