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一手铭牌一手手链,左看看右看看,好奇地问道,“有什么区别吗?”

“还是有点区别,”梁爷先指着檀木珠链说道,“这个东西一般出来混社团的飞仔都知道,不过只限于东亚和南洋一带,要是在这些地方遇到道上的麻烦,还能起点作用,”

然后又指着那两块铭牌,“那东西认识的人就比较少了,只有洪、青、哥佬这些派系的大佬才可能认识,如果有手链摆不平的事,就找他们的大佬,把这个拿给他看,只要不是生死大仇,都没什么问题。”

“这样啊,”陈大河先将铭牌收进裤兜里,然后用手指转着珠链,笑嘻嘻地说道,“阿公,那个都有两块,这个却只有一串,不够分啊。”

“你小子,”梁爷顿时哭笑不得,别看他说得轻巧,这串手链也不是能随随便便就可以给出去的,不过还是拍拍前面的座椅,“阿彪,把你的手链拿过来。”

“啊,哦,”前面正在开车的司机愣了愣,随即将手腕上的珠链摘下来往后递。

梁爷接过后随手丢给陈大河,“拿着吧,可得好好收着,千万别弄丢了,要是真丢了就给我打电话。”

“好嘞,”陈大河乐呵呵地接着,也不嫌弃别人戴过,直接套在自己手腕上晃了晃,等下回去冲凉的时候一起洗洗就行。

另一串也揣进裤兜里放好,那个自然是给茜茜的,回头直接把银牌挂在手链上,正好凑一套。

这时车子也开到酒店门口,陈大河没有立刻下车,而是看着梁爷说道,“阿公,您现在住的那个地方迟早都是要拆的,还是早做打算吧。”

梁爷点点头,“这我知道,无论是谁当家,都不会允许自己的地盘上有不受管辖的存在,现在是英国佬还腾不出手,等他们治理好外面,就轮到九龙城寨咯。养老的地方我也早就安排好,就在南丫岛那边,背山靠海风光无限,至于这里,先就这么住着,住了几十年的地方,有感情了,能住多久就住多久吧。”

见梁爷自己心知肚明早有安排,陈大河便不再说话,对他的安全倒是不担心,九龙城寨的其他大佬可能会被绳之以法,但这位洪门的人物他们可不敢轻动,稍有不慎弄不好整个香江都会乱起来。

站在酒店门口,看着梁爷的车远去,陈大河又将两块铭牌从口袋里掏出来看了看,“洪、青、哥佬,能让这三个帮会都很重视的,只有他们的源头天地会了,只是天地会早就四分五裂,他又是怎么扯上关系的呢?天父地母反清复明,让他帮善扑营说情,这老爷子估计心里也纠结得很吧。”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陈大河摇摇头,管他呢,现在可是新中国新社会,那些东西还是留在历史课本上就好,赚钱才是正经。

将东西揣进裤兜放好,转身便准备回房休息。

刚一回头,就看见董建磊像堵墙似的站在后面,不禁吓了一大跳,“你干嘛?”

“等你回来啊,”董建磊打了个哈欠,“她们都睡了,我在这等你。”

“有什么好等的,”陈大河越过他往里面走去,“以后别等了,做自己的事就行,饿了就吃困了就睡。”

“哦,”董建磊没精打采地点点头,“老板,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她们天天逛都不累的。”

陈大河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再忍一天吧,明天是粤剧团的庆功宴,后天一早我们就走。”

一听这话,董建磊顿时来了精神,连连点着脑袋,“好啊好啊,我明天就收拾东西,老板,这顿算是我们最后的晚餐了吧。”

陈大河满头黑线地瞪了他一眼,“是这次香江之行最后的晚餐。”

董建磊抓着脑袋嘿嘿直笑。

等电梯门打开,陈大河走进电梯,转过身说道,“就几件衣服有什么好收拾的,她们买的东西全部打包,明天送到新华社那边去,请他们帮忙寄回北金,顺便把奥利弗的签证拿回来。”

“哦,”董建磊应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老板,那么多东西都寄吗?要好多钱的,而且要是寄丢了怎么办?这些东西可贵了,花的那些钱别说在我们老家,就是在北金城里都能买好几套大宅子。”

“弄丢了就找王社长去赔,”陈大河满嘴胡扯,他以为是寄邮局啊,新华社的专用通道怎么可能会寄丢。

“这样不太好吧,”董建立还当真了,满脸纠结地说道,“王社长人还是挺不错的,找他赔有些不合适,他也没那么多钱啊。”

陈大河无语地摇摇头,这大块头估计是逛街逛傻了,自己一定要引以为戒,坚决不陪女人逛街。

打发董建磊回房,陈大河回到自己房间,先给朱世林打了个电话报平安,然后冲了个凉之后就上床休息。

第二天粤剧团的庆功宴并不是在他们下榻的那家三星酒店,因为想来参加的人太多,那里已经容纳不下,而大赚了一笔的陈大河和吴念平商量过之后,索性换到在酒店附近,美信公司旗下的一家高档西餐厅里,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当然美信也实在,包场费只收了个成本价。

今天的主角理所当然地是粤剧团的演员们,从宾客到场开始,基本上就是围着演员们在转,不停地有人拉着合影,有的甚至一直站在背景板前就没挪过脚。

和半个月前的接风宴只有粤剧界的人不同,今天的庆功宴范围扩大到社会各界,就连香江当局也派了个白人代表过来参加,内地这边自然是新华社的王社长出面,陪着他一通你好我好大家好,那人也算识趣,知道自己在的话其他人会不自在,便自觉地在宴会开始后不久就主动离开。

陈大河端着一杯红酒,独自坐在角落,看着宴会厅里形形色色的宾客,也不觉得无聊。

奥利弗带着马佳彤和曾静姝,在吴念平的带领下,穿梭在各路宾客之间,看她那挥洒自如的样子,俨然是酒会场上的老手,马佳彤也还好,虽然没怎么参加过这种宴会,但时刻想着不能给陈大河丢人,还是挺着胸膛跟着奥利弗有样学样,只有曾静姝还有些拘束,亦步亦趋地跟着马佳彤,颇有几分小媳妇的样子。

至于董建磊,完全可以忽略这个躲在角落狼吞虎咽的吃货,真难为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吃掉五个大餐盘的。

今天来的人中有不少是陈大河认识的,包括他刚签过合同的明报查先生,嘉禾的邹先生,只是无线的邵老爷子估计是为了避嫌,还是没有过来,不过邵氏影业和无线台的几位当红小生和当家花旦都有到场,显然是出自他的授意,在来的人里面,就有上次在机场偶遇的发哥,和陈大河上辈子最喜欢的三个香江女明星之一芝姐。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