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事情都处理完,陈大河在香江的事情也差不多结束,不过现在奥利弗也要去内地看看,还要等她的通关手续办好才能走,而之前凤凰影业的朱世林也邀请过他参加旗下公司一部新片的首映,只能再多留几天。

粤剧团的演出期限是十五天,从六月四号开始,到十九号结束,这部影片的放映就在十九号晚上,和粤剧团的演出结束只间隔一个多小时,这里面朱世林也有借一借粤剧演出的人气想法在。

现在的粤剧团在香江的名气已经不只限于戏剧界,在全社会都兴起一股粤剧风潮,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有报道过,在这些大大小小报纸的轰炸下,有时剧团的演员外出逛个街都能被人认出来,风头都快盖过一般的小明星,也难怪凤凰影业将原本定于二十号上映的影片提前一天,和粤剧演出衔接得这么紧。

这段时间奥利弗依然乐此不彼地拉着马佳彤和曾静姝四处乱逛,董建磊也满脸晦气地跟着她们做保镖兼搬运,本来奥利弗还想拉上陈大河,却被他果断拒绝,一来是对逛街之类的无爱,现在香江的城市景观也吸引不了他,二来他可不想落到董建磊的一样的下场,好家伙,这位上过战场杀过敌的前特种兵每次逛完回来都是头冒冷汗脸色苍白,由此可见陪她们逛街的恐怖,嗯,回去后再给他多发点奖金,这份罪还是先独自承担一下吧!

陈大河自己也没闲着,每天就在各大书店里泡着,把跟新闻传媒相关的书买了一大堆,这些都是买给茜茜的,虽然去年拜托奥利弗在美国那边也买了不少,而且更专业,但东西方文化上还是有不小的差异,那些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参考,反而香江这边的书实用性更强一些,他也不懂做主持人需要学什么东西,想到前世那些主持人大部分都是多才多艺,就把自己觉得能用得上的都给买了下来,装了好几个大行李箱,请新华社那边帮忙寄回去,他们有专门的审查通道,办理起来更方便。

时间一点点的溜走,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九号晚上,等粤剧团表演完最后一场,陈大河在后台露了个面,和冼老打过招呼之后,就走到外面的演出厅里,等着电影开场。

这时戏院的清洁工正忙着打扫,观众席上空无一人,只有戏院的几个工作人员在,没过多久朱世林也走了过来,同行的依然是袁阳安和廖一全。

“大河,”朱世林远远地打了个招呼,这段时间他们和陈大河也算是混熟了,自然而然地喊起了名字,“这么早就过来了啊。”

“朱老好,廖老好,袁老好,”陈大河笑着挥挥手,“今晚是粤剧团最后一场演出,我过来看看,顺便和冼老打个招呼,明天晚上的庆功宴,你们可一定要来啊。”

“那是当然的,”朱世林哈哈大笑,“这次的演出非常成功,庆功宴我们哪能不去参加。”

廖一全也笑道,“大河,你上次说会马上安排三个剧团接上的,他们什么时候过来啊?要知道香江的观众可是意犹未尽呐。”

“就是,”袁阳安连连点头,“这几天好多观众都戏院售票口那里喊着要加场,可把戏院的孙经理给愁坏了,一天到晚地往老朱那里跑,就希望能让粤剧团多演几天。”

陈大河笑道,“这次是不行了,现在上面对赴外演出的规定还卡得很死,必须在规定的时间返回才行,不过我安排了一家昆剧团在下个月过来,就是不知道合不合香江戏迷的胃口。”

“昆剧?”袁阳安眼睛一亮,猛地点头说道,“合合,当然合,昆剧可是好东西,我跟你说,香江的戏迷那都是真正的戏迷,欣赏水平绝对不低,哪怕听不懂唱词,但看提词板也能看个差不离,看来香江又要掀起一股昆曲风了,”

说着就扭头看着朱世安,“老朱,这次粤剧团被你们凤凰抢了先,现在还轮到我们长城了吧,老廖,你可不能跟我抢啊。”

朱世林不甘地撇着嘴说道,“抢什么抢,我们这家戏院都已经打出了名气,现在香江哪个不知道粤剧团是在这里演出的,等下个月昆剧团过来接上,宣传起来正好事半功倍,要是换去你们长城,那又得重新来过,不是白费功夫吗。”

“怎么是白费功夫呢,”袁阳安顿时急了,“老朱,你可不能吃独食啊,我不管,反正这次我们长城是非要不可。”

“还吃独食,”朱世林嗤笑一声,“我看你才是摘桃子,哦,我们都已经宣传得这么好了,你再接过去坐享其成,想得倒挺美!”

袁阳安涨红着脸就要说话,旁边的廖一全立刻打起圆场,“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好吵的,现在我们不是正在筹备三家合一的事,到时候都是一家人,还分个什么你我。”

“哼,”袁阳安瞪着朱世林,“那是以后,现在不是还没成一家吗,再说上面能不能批下来还不一定呢。”

朱世林挑挑眉头,笑着说道,“只要大家一起努力,就没有办不成的道理,要真是能三家合一,你争也没什么意义,所以还是就放这里演吧。”

“老朱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廖一全点着头说道,“只要我们能统一思想,向上面反映我们的意见,他们应该还是会认真考虑的,”

说着又看向正呆在一旁的陈大河,“大河,你在北金那边工作,又是在文化部,不知是否方便帮我们打探一下消息?”

“呃,”陈大河没想到还能扯到自己身上来,下意识地点头说道,“没问题,我回去后找人问问情况。”

他听新华社的王社长说过,这几家公司的上级都是中央广播电视局,跟文化部不是一个系统的,不过茜茜的老师徐闻平老爷子在那里倒是能说得上话,到时候可以请他问问。

所以说年轻人的想法就是简单,他才刚应下这个,朱世林马上就接过话头,“最好啊,能帮忙反应一下我们的想法,我们在这边不容易啊,被邵氏嘉禾那些电影公司压得喘不过气来,如果能合成一家整合资源,也能拍出更多更好的电影不是。”

陈大河也有点回过味来,好笑地看着三位老爷子,貌似自己这是被套路了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